69、枕边人(第1/3页)
    ()    棠宁有挺长一段时间没见过夏方觉。

    自从上一次, 她当着蒋林野的面拒绝过他之后。

    没想到爸爸之前说的老朋友, 竟然是夏家的……

    摸摸鼻子,她没说什么,将礼物分给他一半。

    夏方觉接过来, 向棠爸爸打招呼:“叔叔好。”

    棠爸爸笑:“好多年不见了, 小夏什么时候回国的?”

    三个人一起往宅子内走, 夏方觉也笑着回:“没多久,半年前才回来。”

    “现在在做什么?”

    “在大学做物理研究。”

    棠爸爸问了些简单的问题,他不疾不徐, 有问必答。

    这里离主屋已经没几步路, 夏方觉的父亲站在檐下, 看到一行人,笑着迎过来。

    最后一个问题,棠爸爸话锋一转, 问夏方觉:“你这些年,跟宁宁还有联系吗?”

    “有。”他说的是实话,有联系, 只是确实不多,“但我前几年太忙, 跟她联系不多。”

    他声音很轻,意有所指地道:“不过, 我现在有时间了。”

    停顿一下,夏方觉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棠宁。

    可她没有看他。

    小狐狸像是完没有听见他刚刚说的话,眼睛发亮, 嗓音清亮,大声向夏爸爸打招呼:“夏叔叔!”

    “宁宁。”夏爸爸笑吟吟,引他们进屋,像对待小孩子一样给她塞糖,“晚饭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开始,你饿不饿?”

    “我们也好多年不见了。”在长辈面前,棠宁像只乖乎乎的毛绒小动物,“您都不问我最近好不好,一上来就问饿不饿。”

    夏爸爸笑起来:“喔,那你最近好不好?”

    “不好不好。”棠宁像模像样地摇头,“我受伤了,左手到现在还不能动。”

    夏爸爸之前从儿子那儿也听说了这件事,夏方觉接到消息立刻扔了手上的项目,风风火火地想去临市看望小女孩,可后来被项目拖住,未能成行。

    儿子一边做项目一边在耳边逼逼叨叨,他被迫了解了小姑娘的伤势,也知道她伤得不严重,于是笑着打趣:“那宁宁真的很可怜啊,岂不是很多东西都不能吃?今天晚上的菜有点辣,要不要叫厨房单独给你做……”

    棠宁连忙打住:“不,我能吃的,我的手一点事都没有。”

    几个人笑意飞扬。

    屋内的气氛轻松下来。

    但离晚饭确实还有一段时间,夏妈妈和爷爷奶奶出门去了,要稍晚一些才会回来。晚饭之前,夏方觉带棠宁逛宅子。

    这座宅子是夏方觉爷爷奶奶在住,寸金寸土的地段,外面看起来不显眼,里面每一寸都别有洞天。

    他引她出月洞门,看来看去,忍不住问:“你的手还好吗?”

    棠宁摇头:“确实还不能动,但是不疼,过段时间拆了夹板应该就没事了。”

    他思索一阵,提醒她:“最近确实需要注意饮食。”

    世界医生的说辞就那一套,多喝水多运动,少吃辣椒多睡觉,棠宁什么道理都懂:“我知道我知道,我会注意,吃清淡一点的。”

    夏方觉失笑:“说多了你又嫌烦。我最近忙项目,一直在学校加班,爷爷奶奶的住处离学校近,所以晚上经常会回这边住。”

    他好像是在解释,为什么最近都没有出现在明郡公馆。

    可棠宁觉得他没必要跟自己解释这个:“嗯。”

    “你的左手不能动,又一个人生活。”夏方觉脚步微顿,“会不会很不方便?”

    “不会啊。”棠宁不喜欢他试探自己,干脆把路堵死,“最近一直是蒋林野在照顾我,我觉得他比医院的护工还要细心一点。”

    虽然没有报酬,但是风里雨里随叫随到任劳任怨。

    夏方觉眉峰微聚:“他到现在,仍然在纠缠你吗?小棠,你可以报警告他骚扰。”

    棠宁觉得,这人阅读理解也做得不太好。

    她叹气,尽可能温柔地告诉他:“夏方觉,我不喜欢你。”

    他微怔,不太自然地点头:“我知道。可蒋林野的事情跟这个没关系,我只是担心你的人身安。”

    “你们理科生担心人安的方式真是别具一格。”棠宁抬眼,大大方方地跟他对峙,“盗了我的微信和qq号,就能在我发生危险或者需要你的时候,第一时间从天而降吗?”

    夏方觉微微一怔。

    “近半年我发生了两次车祸,脑子像是被撞坏了一样……记忆颠三倒四,判断力好像也跟着下降。”

    周围草木繁盛,两个人不知不觉步行到水榭,正是黄昏时分,凉亭下水面粼粼,赤色的光芒荡漾着铺开,却没人关心当下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