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掉马了(第1/3页)
    ()    日暮西沉, 碎金的阳光在水面上星星点点地铺开。

    两人之间沉默良久, 夏方觉有些词穷,半晌,才开口道:“这里风大, 我们先回去吧。”

    不知道为什么, 从棠宁口中得知她对蒋林野的心意, 他最大的感受不是郁闷或难过,而是无话可说。

    他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以为棠宁什么都不知道, 以为自己手上握着的消息是底牌。

    可她什么都知道, 仍然与蒋林野互相吸引。

    从遥远的青春期, 直到现在。

    晚饭时分,夏妈妈和夏方觉的爷爷奶奶也回来了。

    漂亮奶奶还是漂亮奶奶,棠宁觉得她肯定有指定的设计师帮忙定制旗袍, 一年四季都有最新款。

    对方大概早就知道小姑娘今晚要来家里做客,早早地给她准备了小礼物和……大把大把的糖果。

    棠宁:“……”

    小姑娘哭笑不得:“为什么刚刚夏叔叔也给我塞糖……虽然的确是快要过年了,可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呀。”

    夏奶奶摸摸她的狐狸毛, 笑:“小夏说你喜欢糖果和小零食,女孩子的喜好从小到大不怎么会变, 所以给你准备了这个。”

    微顿,像是怕她不好意思, 又像哄小孩子似的强调:“没关系呀,我也很喜欢。要不是医生现在不让我吃,我也想每天嗑糖。”

    棠宁短暂地怔了一下, 不自觉地抬起头,望向站在檐下的夏方觉。

    他原本立在门口,好像察觉到她的目光,身形微顿,也转过来。

    四目相对,他微微笑一笑,很快又移开目光。

    笑容清淡温润,如同一阵一吹就散的薄雾。

    棠宁心情突然有点复杂,可注意力很快便被夏奶奶吸引走。

    她做了新的发型,迫不及待地想跟小辈分享。

    一群人絮絮叨叨地聊天叙旧,夏方觉没再怎么开口,晚饭结束时,夜色已经很深。

    棠爸爸之前和朋友说好,要在夏家老宅留宿一晚。

    这地方离棠宁的住处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他跟小女儿商量:“你明天还有没有别的事?要不要也留下来?”

    棠宁最近一直在家里办公,明天不去公司。家里的猫有自动喂食器,只有一晚不回去,应该也没什么关系……

    “可以呀,我在这里陪您。”她挽着爸爸散步,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整晚都没看消息的手机。

    习惯性地点开社交软件,瞬间被前夫屠了屏。

    最早一条消息,是她进夏家门之前发的:

    嗯,你先去吧,好好陪陪爸爸。

    过会儿,蒋总突然想起来:

    不对啊,如果你今晚也不回家,那嘤嘤怪怎么办

    那只猫好像脑子不怎么好,要是饿坏了,会不会挠你的沙发

    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你的备用钥匙是放在门口的花盆里对吧?

    棠宁没回复,他消停下去。

    又过了一会儿,突然沮丧地道:

    看了日程表才想起来,我今晚得去参加一个饭局

    估计要很晚才能去你家

    看来那只猫要很晚才能吃上饭

    希望它不会把你的沙发抓烂

    抓烂了也没关系,我陪你再买一个新的

    棠宁:“……”

    嘤嘤怪才不会呢,嘤嘤怪聪明死了,家里那么多自助宠物机器,哪一样是它不会用的。

    参加饭局或是在别人家做客,棠宁一向习惯不看手机,所以蒋林野的消息积压了一整晚。

    她扒拉着屏幕往下滑,差不多是他开始吃晚饭的时候,他又逼逼叨叨地道:

    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我消息呢

    不想跟这些人吃饭

    我看他们的脸看烦了

    我每天这么努力地帮岳父赚钱,岳父还不喜欢我……

    他的消息停在这一条,棠宁的手指也跟着停住。

    夜风沁凉,她看着手机屏幕,顿了顿,突然笑起来。

    这家伙现在怎么老是委屈巴巴的……

    像一只没有攻击性的毛绒大动物。

    也像一个满怀惆怅的怀春少女。

    “爸爸。”她脚步微停,轻声叫,“您今晚跟老友叙旧,我可以出尔反尔,先回家吗?”

    棠爸爸向来尊重她的意见,一边答应,一边又好奇:“怎么突然又想回去?”

    棠宁摸摸鼻子,撒谎:“回去喂猫。”

    棠爸爸心知肚明,拍拍她的狐狸爪爪:“记得把早恋痕迹清扫干净,别让家长发现。”

    棠宁乐了:“爸爸,你喜欢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