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安多哈尔的稻谷11(第1/2页)
    “呸,欺负小爷的这把武器,不如你身上的铠甲是吧?”

    龙睛骤然撤剑后退,很是怨念的狠狠啐了恐惧魔王一口。

    “马拉马在哪里?!告诉我马拉马在哪里?!”

    面对着龙睛的口水,体型庞大的恐惧魔王,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只是一个劲儿的关心龙睛的马拉马。

    “我了个擦,你还来劲儿了是吧?”

    龙睛生平最恨的事儿,就是有人惦记自己的妹子。

    虽然眼前的恐惧魔王,算不上是个人类,但是恶魔这种东西,总归还是有个人形的。因此,也不是不可以将她们归类到“人”的范畴里。

    “人类,你要是交出我的马拉马,我还能够考虑放你一马。要不然的话,我一定会将你撕成粉末!”

    还不知死兆星,已经在头上闪烁的恐惧魔王,依然在仗着“他”庞大的体型,不断的逼迫着娇小的龙睛。

    “切,你莫非是以为你能赢了我不成?!”

    怒火中烧的龙睛,现在已经不再去想什么“暴露行踪”了。现在的他,只想爆发体内的圣光,将眼前的恶魔大卸八块。

    “当”

    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击声响起,龙睛借着恐惧魔王,利爪上的庞大力量,拉开了和“他”之间的距离。

    “本来一直怕暴露圣光,被弥塞拉那个小娘皮找到我。可是现在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真的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虽然说起来,恶魔的鲜血没有几个是红色的。但是被激怒了的龙睛,现在却根本没有功夫,去管自己话语里的病句。

    毕竟,即使是他知道了这个问题,难道他还能将这句话,改成“花儿为什么这样绿”不成?

    “吼!!!”

    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恐惧魔王,很快便吃到了自己种下的恶果。

    虽然说以龙睛现在的阶位,对上恐惧魔王这种,有着明显传奇辉光加持的传奇强者。他所造成的伤害,会有一个幅度不小的减免。

    但是,即使是龙睛无法造成全额的伤害,可因为他基础伤害太高,再加上五个职业的加成。他这离手而出,飞向恐惧魔王的一剑,却依然刺穿了“他”的铠甲,并且“刺刀见红”……

    “哼,区区恶魔,竟然也敢跟我在这里拼装备。莫非以为我的光之欣忭,只是拿来看的不成?”

    现在的龙睛,因为拿出了光之欣忭的缘故。可以说已经完全将安道尔伯爵给镇住了。

    天见可怜,安道尔一开始反应过来,认为龙睛并不是真正的光明使者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龙睛没有拿出,他身份象征一般的光之欣忭……

    在洛丹伦,这个世界虽然魔法发达,并且人们也都开化到了一定的程度。但是魔法这个玩意,毕竟还是少部分的特权阶级,玩弄的东西。

    一些寻常的人,包括安道尔这样的实权贵族在内。他们却是都没有见识过魔法的神奇。

    因此,即使是理论上,魔法在各种领域,都不逊色于龙睛前世的科学技术。但是那也只不过,是在掌握魔法的法师手中罢了。

    像是生活在洛丹伦的绝大部分人,对于魔法的理解,也就停留在“圣光和魔法同为神奇的力量”这一方面罢了……

    “光……光之欣忭……”

    安道尔这下子,已经不仅仅只是双腿打颤了。他现在简直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他邀请来的这头恐惧魔王是什么实力?

    老实说,安道尔伯爵对这一点上,并没有个准确的估量。

    他只知道,这头仅仅只靠着体型,就能够吓退一支整编军团的恐惧魔王,要是想要干掉他这个接受了黑暗力量的王国骑士,甚至都不用动用第二招……

    然而,即使在安道尔眼中,他完全不能战胜的魔王。在龙睛更换了武器之后,却连一招都没有抗住,便绿血洒满了街头。

    见到此情此景的安道尔,又如何还能够维持的住,他表面上的镇定?

    “阿尔萨斯王子,请您为我向光明使者求求情吧!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被那只恶魔强迫的!根本就不是出于我主观的意见啊!”

    虽然现在求情,让在洛丹伦叱咤风云了半辈子的老伯爵,感觉到有些抬不起头来。

    但是相比于丢脸,老来怕死的伯爵先生,却更关注他的小命。

    “这……”

    阿尔萨斯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犹豫。

    倒不是说他对伯爵先生的所作所为,还抱有什么样的幻想。而是这位从固执中,清醒了过来的王子殿下,忽然想起了安道尔伯爵领的实力。

    安道尔家族,作为当初从阿拉索帝国分裂出来的老牌贵族。他们家可向来都是将安道尔这一亩三分地,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