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鹤晴鸿醉酒(第1/2页)
    ,最快更新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最新章节!

    出来就撞到了在外面的谢化雨,她也手足无措地站着,见曾小澈出来,安慰了她一下:

    “公主别急,臣妾这就去找皇上。”

    说完就进房去了。

    谢化雨其人是真的很好,她积极地帮曾小澈想对策,去找鹤晴鸿说理,而不是在一边看她的热闹。曾小澈没敢真走,她叹了口气,默默地跪在了鹤晴鸿的书房外。

    她的计划中鹤晴鸿也是关键的一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鹤晴鸿答应。她知道自己要做的事很疯狂,自己做过的事也很疯狂,可是没有办法,辛苦也是她自找的。

    书房外的石板地把她的膝盖硌得很疼,她动都不敢动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房内才有人出来传话:

    “公主,皇上命您回府。”

    曾小澈顿了一下,坚定地说:

    “晴涟不回,晴涟有话说。”

    又过了一会儿,房内又有人出来传话:

    “皇上说,您再不回,廷杖伺候。”

    曾小澈:?!

    廷杖都搬出来了?

    不至于不至于,曾小澈站起身,灰溜溜地跑回了府。

    府里的人都很在意曾小澈的事,一个个都堵在门口等着迎接曾小澈。曾小澈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膝盖上还带了点土渍。

    “哟,被骂了吧。我就说皇上不可能答应,那么危险的事,他不会同意的。”

    刘飞殊看曾小澈的表情就猜到了结果。

    “也没有多危险,”曾小澈满不在乎地说,“当年我那么菜都从羽家人手里逃出来了,现在怕什么。”

    “他们肯定很后悔,”刘飞殊接话说,“然后他们就决定,再抓住,扒了的皮,煮的肉祭天。”

    “我皮厚,他们扒不动。”

    曾小澈拍拍兄脯说。

    天色有些暗,乌云卷柳叶,江涛承忧思。曾小澈席地而坐,依旧是那凉凉庭院,栖影遍地,花开成殇。

    墨小幽坐在她身边,捧了一杯新茶给她:

    “女子嘛,不用那么努力,凡事有他们男人顶着呢。”

    曾小澈嘬了一口茶:

    “女子更应该自立,要有自己的事业,不能什么都靠夫家。是吧,小菲?”

    她特意问了医学界赫赫有名的医女苏文菲,结果苏文菲羞涩一笑:

    “我觉得靠飞殊挺好的。”

    曾小澈:“……”

    十万点暴击!她要咬人了!!

    她就这样在地上坐着,看着天色暗下去,家家户户燃起灯火。府里也燃了琉璃灯,琉璃的颜色,是夏风影最喜欢的颜色。

    寂寞无言,唯有一支笛子而已。曾小澈卧在树下花海中,昏昏欲睡,寻那五彩斑斓的梦。

    却见一宫女匆匆报信:

    “公主,皇后娘娘邀您御花园相见!”

    曾小澈一个激灵站起了身。

    谢化雨?

    想必事有着落了?

    曾小澈来不及跟刘飞殊他们说,扔了笛子,火急火燎地往御花园赶。

    街灯明媚,晚花照人。谢化雨站在花坛中间的石板路上,等着曾小澈来。

    曾小澈披星戴月而来,看向谢化雨的眼神中带了些许期待:

    “见过皇嫂,皇嫂是有事吗?”

    谢化雨指了指远处的凉亭:

    “公主,皇上他……想跟说说话。”

    曾小澈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是鹤晴鸿想见她。直接召她就行了,何必大费周章,还“想跟她说说话”?

    今夜的鹤晴鸿,似乎有点不同。

    他托着头坐在凉亭里,一动也不动。曾小澈怕惊扰了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跪在了他面前。

    鹤晴鸿耷拉着眼皮,缓缓地转过头,开口说:

    “跪着干什么,坐过来,坐到朕身边来。”

    曾小澈:“……”

    尴尬,怕什么就来什么。不敢抗旨,她只好站起来,坐在鹤晴鸿身边的石椅上。

    曾小澈这才看清桌子上的东西,石桌不大不小,上面稳稳当当地放着一壶秋凉川。

    鹤晴鸿喝酒了。

    还是机羽国最烈的酒!

    怪不得他今天眼里没有光,十分疲惫,身形也不够挺拔,难得见他一副懒懒的放飞自我的样子。

    当个皇帝,也很累的吧。

    “晴涟,”

    鹤晴鸿睁开眼睛看着她,眼里布满了血丝,看来他比曾小澈想象中还要累。春风拂耳,鹤晴鸿轻声说,

    “是朕唯一的亲生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