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吓了一跳(第1/3页)
    钱如意点头:“你说地没错。周玉郎是不正常,他疯了。”

    “疯了?”赵大妹愣了愣:“倒是便宜了他。”

    钱如意摇头:“也未必。我倒是觉得天道好轮回,这是对他的报应。他是那样孤傲的一个人,如今却变成这样。靠一个孩子的施舍度日。若是他清醒着,你觉得他愿意这样活着,还是当初就死了呢?”

    赵大妹想了想:“也是。”

    钱如意道:“且不说这个,你这些年可还好?”

    赵大妹苦笑道:“也说不上好不好的。反正我这样的人,什么事都经历过了。总是比之前的日子好过也就是了。我在经略司附近等了许久。都不见我男人回来。就去找他了。走过了西南地很多地方,这一找就是好几年。”

    钱如意握着她的手,十分歉疚道:“郭通是陪着我们去游历的。没想到阴差和阳错,耽误了你们夫妻团聚。”

    赵大妹道:“这不管你们的事,都是命。你想啊,我不过一个乡下的破落户。如何就能轻轻松松的捡到一个将军夫人做呢?要真的那样容易,才叫老天爷瞎了眼。这些年,我别的倒是不惦记,唯独惦记我身上掉下来的那块肉。当初我走的时候,他才那么点儿一团,如今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提起郭福,钱如意心里就五味杂陈:“郭福很好,只是……”

    赵大妹顿时就紧张起来:“只是怎么了?瘸了还是拐了?断手还是断脚了?”

    钱如意摇头:“都没有。他好好的,长得人高马大,既没断手,也没断脚。”

    赵大妹一颗心落地:“这我就放心了。只要手脚俱全,活蹦乱跳的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钱如意心里却更加的不是滋味:“你这话说的,感情你只顾你自己,全然不顾别人的死活。”

    赵大妹一怔:“我怎么听着你话里有话呢?”

    钱如意懊恼的别过头去:“可别提了。也就郭福小时候,我养过他罢了。要是换成别的男娃,我吃了他的心都有。”

    赵大妹更加的不解:“到底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种拐弯抹角的人啊,如今怎么这样婆婆妈妈的?是不是郭福怎么淘气了?他要是惹着了你,我回头看见他,定然打他一顿,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你可拉倒吧。”钱如意轻蔑道:“就你,管生不管养的?你还打他?他如今一只手伸出来蒲扇一般大小,你以为还是小时候啊。”

    赵大妹真急了:“你别这样阴阳怪气的好不好?”

    不是钱如意非要阴阳怪气,实在是有些话她不好说啊。可是,再不好说的话,她这个当亲娘的也得说不是。不然还能让周唯心自己去说吗?

    要知道,周唯心肚子里头要真是郭福的种,赵大妹可就是周唯心正儿八经的婆婆。虽说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可也没有这样,还没过门儿就挺着肚子见婆婆的道理。说不得还得钱如意这个做亲娘的替她周全。

    钱如意望向赵大妹:“你知道周玉郎为什么把你捉来不?”

    赵大妹道:“一个疯子,那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我知道。”

    赵大妹望着她:“你说。”

    钱如意道:“我有个女儿。”

    赵大妹一怔:“哦……”她知道钱如意后来又生了一个孩子,但是是男是女不清楚。因此听见钱如意这样说,迟疑了片刻。

    钱如意接着道:“她怀孕了。”

    赵大妹顿时高兴起来:“呀,你都要做外婆了呀。恭喜恭喜。”

    钱如意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咱们同喜吧。”

    “对,同喜,同喜……不对……”赵大妹反应过来:“为啥是同喜啊?是你要做外婆,不是我要做外婆啊。”

    钱如意盯着赵大妹,将赵大妹盯地直发毛。

    “如意,你这是干啥啊?”

    钱如意一字一顿道:“她怀得是你孙子。”

    “哦……啊?”赵大妹惊喜道:“他们啥时候成的亲?”

    “他们没成亲。”

    “啥?”赵大妹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说啥?”

    钱如意瞪着她:“你大惊小怪做什么?”

    赵大妹急道:“这样大的事情,能不着急吗?郭通就是憨货,嘛玩意不懂的。你也什么都不懂吗?你怎么能让俩娃在你眼皮子底下,成这个样子?”

    钱如意反问道:“你是怪我没教育好自己的女儿了?”

    赵大妹连连摆手:“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既然发现了这事,就该让他俩赶紧的成亲啊。”

    钱如意道:“我倒是想。可是……”

    “可是什么?”赵大妹道:“难道我那个小兔崽子,自己做的事自己不认了么?你看我怎么收拾他?”赵大妹说着便往起撸袖子,真个就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