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8章 不得寸进(第1/2页)
    第8师团在锡当城内折戟沉沙,第18师团却仍还在帕本、达昆一线的丛林中与第23集团军的三个师混战不休。

    小泽秀一是第18师团下属的步兵第56联队的一名上等兵。

    前文说过,第18师团的兵员大多都是政府收养的军人孤儿,从小便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以及****思想教育,所以这个师团的鬼子兵虽然年纪青青,但是一个个战斗经验都极其丰富,意志也无比坚定!

    小泽秀一就是这样一个军曹长。

    小泽秀一的父亲小泽雄殃于日德之战。

    那一年,小泽秀一才刚刚出生,结果他父亲喝完他的满月酒,便上了青岛前线,然后在一次突击中惨遭德军击毙。

    得知丈夫身亡,小泽秀一的母亲痛不欲生,选择了割腕自杀。

    小泽秀一由是变成了一个孤儿,受到政府的战争孤儿院收养,直到十六岁成年,他才离开孤儿院进入军队中服役。

    经过十年的服役之后,小泽秀一的军衔终于晋升成了军曹长。

    只要再往上晋升一级,他就有资格获得陆军大学的推荐资格。

    再然后,等到他从陆军大学毕业出来,命运就将会截然不同。

    只不过,一切的一切,都得等到缅甸之战结束,而且他必须得活到那一天才行。

    我必须得活着,活着!小泽秀一默默的念叨着,一边跟着大部队在丛林中穿行。

    缅甸这鬼地方,真的不是人呆的地方,各种蛇虫猛兽层出不穷,蚊蝇不仅个头更大,数量也更加多,简直是灾难!

    “呃啊!”正行进之间,一个上等兵就惨叫起来。

    那个上等兵下意识的就想要伸手去挠,跟在后面的医务兵便立刻大声喝止:“别动!”

    上等兵便僵立着不敢动,医务兵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撩起上等兵的军装,小泽秀一和其他的士兵定睛看,只见那上等兵的背上居然吊着一条足有拇指粗的吸血蚂蟥!这么大的蚂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他的军装里边去的。

    “这是皇水蛭!”医务兵神情凝重的介绍说,“如果强行扯掉,它一旦受惊,就会大量分泌抗血凝剂,伤口就会很难止血,严重一点的甚至有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一边说,医务兵一边熟练的掏出一颗步枪弹,用刀启下弹头,将火药倒出到手心,然后撒到皇水蛭的身上,再点火引燃。

    只听吱的一声,皇水蛭便立刻缩成一团,从上等兵身上脱落。

    上等兵安全了,小泽秀一长舒了一口气,道:“这该死的鬼地方!”

    “不要只顾着发牢骚,都给我提高警惕!”小队长龟田折返回来,哼声说道,“不要再次中了支那军的埋伏!”

    小泽秀一等人的脸色便一下子垮了下来。

    因为埋伏这两个字,勾起了他们的惨痛记忆。

    自从进入丛林以来,这十几天,几乎天天遭受中国军队的埋伏,有时候甚至一天之内就会遭受好几次埋伏,简直令人发指!

    “全都小心点!”龟田小队长叮嘱了一句,再次队伍中间去了。

    小泽秀一和他手下的步兵小组却放慢脚步,跟龟田小队长率领的一个步兵小组、两个机枪小组以及两个掷弹组拉开了距离。

    在龟田小队长前面,还有另一个步兵小组。

    这个阵形,是日军的最典型的三段式行军。

    正行进间,前方丛林中忽然毫无征兆的响起密集的枪声。

    “维克斯重机枪!支那军!”小泽秀一当即大声哀嚎起来,“又中埋伏了,快!”

    虽然相隔并不远,但是由于丛林的遮挡,小泽秀一根本看不清前面的情况,也就谈不上提供火力支援,于是只能够带着手下的步兵小组快速往前增援。

    丛林中道路难行,短短不到一百米距离,走了足足半分钟。

    等到小泽秀一带着手下的步兵组赶到时,呈现在他面前的却是地狱般的惨象。

    只见龟田小队长所率领的那个步兵小组、两个轻机枪小组以及两个掷弹小组,足足三十二名皇军官兵,已经全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几乎同时,在前面开路的步兵小组也闻讯赶了回来。

    两个步兵小组汇合一起,却再也不敢往丛林中深入。

    “退回去!”小泽秀一军龄比另一个军曹长长几个月,当仁不让接过了指挥,当即带着两个步兵小组准备撤出丛林。

    保险起见,小泽秀一放弃了林中的小路,而是从茂密的丛林中新开辟一条路。

    小泽秀一的想法很简单,支那军不是神,不可能事先料到他们会从丛林中走,所以多半不会遭到伏击。

    小泽秀一的想法是好的。

    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

    在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