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心伤(上)
    “静儿。。。。。。”水熙疲惫的拉长了声音,希望走在前面毫不知道劳累的人能回答她。

    “螅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再可怜的样子做出来,我也不会心软的。”向静,头也不回的回答着。对她来说,不回头也能知道后面的人在干什么。

    向静口中的螅虫,也就是装可怜,拉长声音求取同情未果的人。水熙,本来名字还算中听,结果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更字不更音的被某一个实习老师笑话成——水螅。后来,思维活跃,很具有创造意识的同窗们,集体对其更名为“螅虫”表示了前所未有的赞同和支持态度。从此,“螅虫”同学“名扬四海”,理由很简单,这可是民众投票,史无前例的!

    “静儿。。。”水熙再一次勇敢的对向静同学的“冷硬”心肠做出了挑战,不过,在女人的群体中,挑战从来都不是正面的,有时候会是隐藏在正面的反面,也就是被向静同学一语道破的‘装可怜’策略。

    “行啦行啦,快点跟上,自己不带手机,到时候又要失踪了,快点,到那边看看,阿依莲的衣服打折啦,我们看看去。”向静依旧不回头地说,还一边说,一边发挥女人的逛街本事,四处扫描着商场里面的,对她来说“物美价廉”的质量保证商品,好在这次终于有了一点改变,那就是向后伸出了一只手,等着可怜的&39;螅虫&39;跟上来,免得如她所说的——失踪。

    失踪,这种事,对水熙来说,很是正常。原因很简单,水熙每一次逛街都是和向静这个死党一起。不难相信,水熙这个宅女似的人,能够走出家门,还在商场‘走南闯北’,陪着向静挑选衣服,这样的水熙明摆着就是跟屁虫一个,不认识路是相当的正常。向静同学,每次逛商场的时间从来都不会小于等于3小时,在接近三小时的情况下,那也是很无奈的原因——时间不够!而我们的‘螅虫’同学,这类的生物明显不能够胜任陪同工作,唯一可以敬佩的是,至少是每一次都陪着死党走完程的马拉松,虽然很多时候同一部电梯来回都不知道走了多少次,货比三家嘛,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女人逛街的本事,那是相当让人敬佩的,从古至今如是。

    有人说,女人逛街,就像男人逛妓院一样,要理解!

    “静儿,我实在是不行啦,要不老规矩,你在店里面多看看,我在沙发上坐一会儿,好不好,好不好嘛,就算为了我这条断腿为了陪你走完程,现在是休息,给脚踏车加油的时间,行,就这样说顶啦。”边说边跑上前去拉住静儿的手,提出要求,害怕被人反悔,一句话没有说完就自己肯定了。。。。。。

    “好啦好啦,我答应还不行吗,真是的,陪我逛街有那么累吗。”抱怨归抱怨,向静儿同学还是很厚道的答应了。

    ————————————————————————————————————————————————

    “静儿,我们回去好不好,整个商场都被你挑完了,我手上大半都是你的衣服,没有空着的手了,知足吧,你老妈已经很爱你了,要不然,同一个屋檐下,两个女人,你老妈就只能买‘声雨竹’的衣服,她可是你们家的财政部长啊!”水熙很是同情的说出了向静妈的处境。

    “恩,说来还真是。我有时候想起来都很感激我妈妈的,最近几年,我念大学了,她都很少给自己买衣服,连冬衣都只是穿以前的。我看着也不是没感觉的。”向静很有良心的说着。

    “那就把你的良心发现,好好表现出来一下,免得下次还买这么多的衣服,我可累得没力气了,你也不给我一点工资,要知道,像我这样的免费‘棒棒’可不是那么好找的,还随时陪伴左右呢。”水熙不忘抓着机会的回了一句。

    “行啦行啦,你不会比我妈还唠叨吧,你这都快进入更年期了都,真是的,这就收场,我们回去吧。”向静仰头,心情特好的朝着商场出口走去。

    “对了,我待会儿都还赶着回家呢。”水熙提了一提手中的口袋,准备分手时还给向静。

    “呵,你回家?!你哪有家,你没家。”向静闲闲的抛来一句。

    。。。。。。

    可能是向静突然意识到什么,短暂的静默之后,向静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熙,你别这样,我没有别的意思。”向静回头歉意的对着水熙说道,眼里满是愧疚。

    水熙低着头,两只手提着口袋,继续往前走着,也没有对向静做什么回答。

    “熙,你别这样,好不好,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你有家的,”向静跟着水熙的脚步在身旁急忙解释着,“哦,不,你有家,只是那算不上家,哦,不对,瞧我说的什么呀,熙,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请你别这样好不好。”向静越是解释越是条理不清楚,也不知道此时说什么比较好,总想这解释,却不知道怎么解释。

    没多久,就在向静小心的解释着,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状况下,走到了大门外面。

    “熙,你倒是说句话呀,你回答我好不好,啊,我错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回答我好不好。”向静近乎恳求的在旁边说着,希望能够挽回自己刚才对水熙的伤害,一路上连称呼都改了,亲切的叫着‘熙’,这在平时,水熙是要很卖力才能得到死党的这句话的。而往往这时侯,年级都出了名的‘螅虫’同学,会有别人很难想像,也只有当事者本人才能理解的满足感。很多时候,水熙会为了死党的这句‘熙’而高兴、兴奋好一阵子。而现在,事情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静儿,别说了,我要走了,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东西给你。明天见。”水熙简单的说完,把口袋递给了向静,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