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归处(下)
    水熙醒来到现在,在小丫头小雨的唠叨下,小心翼翼的探听到一些消息。

    由于这个身体的本尊,以前似乎很是唯唯诺诺,胆子小,没什么主见,连身边的丫鬟都不怎么尽心,自己也没什么主子的威信。从娘家嫁到王府来,身边也就一个贴身丫鬟,别的陪嫁丫鬟都是些不入流的,到了王府直接分到了杂役房了,干的都是些粗活。

    身边的小雨也是这尊身体十二岁时候跟着的,身体本人和水熙名字同音,只是此水夕非彼水熙。水熙想着这名字也没什么,打自己前世的时候,一出生不也是别人给的名字吗,也很快就接受了。

    身边的小丫头小雨人老实单纯,想到什么说什么,很有大姐姐的奶妈妈样儿,不知道是不是这本准身体几年接触下来给她养成了这个习惯。从小雨那里知道了自己这个身体刚刚十四岁,还没有到古代女子及簈的年龄。

    了解到自己的现状,水熙进入角色也很快,不管到了哪里,只要有个安稳的家,自己都很乐意接受的。在前世,自己不也就是很希望有自己的一张小床吗。

    ——————————————偶的场景分割线——————————————

    住进熙阁院,满院子的青葱水绿,偶尔还能看见一些小鸟儿,房檐屋阁,钩心斗角,亭台水榭,小小的熙阁院,走了大半天才看完这个独立的院落。

    还以为这里会是个江南小院落,面积上只是占据了王府的一小部分。没想到,听小雨说,熙阁院是王妃的院落,王府除了王爷的景夫院,是整个王府最大的院落。

    王府,也就是外面人称的九王府,皇帝的嫡出儿子伏羲厝的府邸,也就是我的夫君。听小雨在外界打听来的话说,伏羲厝是个备受期待的皇子,从当今皇后怀孕开始,这个伏羲姓氏当政的大宗朝,在司天监的夜观天象时,说“五星出东方,皇子降世,大宗福兮”。

    难怪,次年的伏羲帝伏羲圣在第九皇子伏羲厝一出生的时候,就封这个伏羲厝为景王爷,赐府邸为景王府,主院为景夫院,当时连王妃院落都准备好了,称为熙阁院,也就是我现在住的这个院落。说到嫡出,在这个大宗王朝,现今的每一个皇子公主都是嫡出。据说,皇帝伏羲圣幼年时并没有被皇家认可,是一个宫女在大太监的帮助下悄悄逃离皇城给生下来的。当时的皇贵妃无所出,深受皇帝宠爱,后宫人人畏惧,妒性极强,早年流产之后再无子嗣,可皇帝却为了这个贵妃把才立不久的皇后都给废了。在皇权集中的时代,皇帝后宫的事情,也会影响到朝堂,当年的皇贵妃独宠,皇帝老年时候无所出,自己感叹不已,大好山河却无子嗣,活活断送在自己手里。当年的大太监忠心于皇帝,也就把当年小宫女生的皇帝独子的事情禀报了皇帝,帝大喜,贵妃知道了之后,后宫又是一片血雨腥风。后来,年少的伏羲圣独自回到了皇帝身边,亲母和大太监都无故离世。伏羲圣即位后,只封了皇后,再无任何妃嫔。也就是说,二十多年来,皇后叶氏所生的九个子女就是伏羲帝的嫡出子嗣。听说帝后相处二十多年,皇朝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事情。伏羲帝兢兢业业治国,皇后叶氏聪慧贤德,威信也高。

    这些都是问了小雨这个丫头,她三两句说不清楚,在我的指点下,到京城的书摊子上买的野史书籍回来我看到的。对这种后宫的野史,前世的哪朝哪代不是这样子,不过,传闻伏羲帝的经历,还真是佩服。出身寒微,却早早的识得了后宫的厉害,而历来后宫都有前朝为背景,立后不立妃也是需要能耐和胆量的。在这个君主专政的时空,这个帝国的政治制度,很大一部分都是为帝王服务的,要不然,以一个帝王的力量,还是很难独行的。

    从买回来的书籍上了解到,在这个大宗朝,女子的姓名很少被人提及,在家大门不出,用的都是闺名,出嫁之后就从夫了,很有点像我前世的大唐王朝。在房屋的建筑上,还有庭院的设计,衣服的款式上,都很相似。到了这个院落两天了,除了醒来的那一天见过夫君以外,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这个身体本尊,也就是我现在的这一世,娘家是水府,当今的左侍郎府邸,父亲水城志,家里有个大娘,听说生了一儿两女。除了大娘,就是三个妾室,生母就是水府的第三个妾室————李氏,李氏只生了我一个女儿,但我还没有见过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左侍郎的庶出女儿,也就是我,水夕,怎么会嫁给当朝受宠的景王爷为妻。这件事情,自从我醒过来就打听清楚了,却找不出理由,听小雨说,新婚当晚王爷,也就是伏羲厝,我的夫君,并没有在熙阁院过夜,只是掀了盖头就走了,还一脸的不在意,临走时说了一句“原来是个小丫头”,弄得当时端着酒壶准备倒酒的小雨愣在了当场。听小雨说,那一晚我一个人拿着红盖头在房里哭泣,夜深了才没了动静,早上起来就是我后来知道的事情。这些还都是我找了不成理由的理由从小雨嘴里面逃出来的,毕竟,太过显眼的说出“我不记得了”,这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况且我对身边的人都还不熟悉,又是才嫁进来的人,大家都相互观察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小雨也是个机灵的丫头,就是没什么心眼,十岁被卖进水府,跟着“我”这个不成气候的小姐,比“我”小两岁,跟了“我”两年就当了陪嫁丫鬟。我问过小雨,家里还有什么人,结果却让人很伤心,她是个南方逃难的小姑娘,跟着父母讨生活到了京城,结果兄弟姐妹早就被卖的卖,送的送了,娘死得早,后娘带着个小弟弟在家里威风八面,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她自己也不知道,总之是被家里抛弃了。

    跟着“我”这两年以来,听说,我在水府很不受人待见,大娘生的孩子都嫁人的嫁人,娶亲的娶亲了,除了我娘,另外两个妾室是没有子嗣的。小雨对“我”的了解也就是我十二岁那年开始的。听她说,“我”在家里不被人待见,逢年过节见见家里的长辈都是怯怯生生的,平日里躲在闺房里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要是谁记得水府里头有个庶出的女儿,也都是一笔带过,没什么让人待见的长处,胆子小,怕生,水府的当家主人,也就是“我”爹,一年就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见见面,给的大红包回头还被家里的小侄子给哄了去,吭也不会吭一声。“我”的生母李氏,一天只顾着烧香拜佛,对我也不上心,跟了我两年的小雨给了个评价“小夫人对你不咸不淡的”,她嘴里的小夫人也就是“我”娘李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