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當物
    是啊,安感。堂堂的景王妃,大宗皇朝最受宠的九王爷的妻子,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风光、艳羡,可我只感觉背脊一阵凉意。与其说是妻子,不如说是棋子,多么可笑的讽刺。环顾四周,几个月以来所熟悉的环境,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张桌椅,给了我几十个温暖夜晚的床铺,这个时候在我眼里都加盖了一层入冬的薄冰。

    整理好了那些不实用的奢侈品,细细问过小雨,每件东西的价值是多少,默默记在了心里。看着满满的几大箱物件,小雨眼眶红红的,我自己倒是不觉得什么,反倒是看见了自己的第一桶金的样子,想想心里都觉得高兴。

    前世的我,打小工赚来的钱在包里面还没有放热乎就又拿去付账了,现在看着几大箱子的物件,白花花的银子就摆在了自己面前,拿这些资本完足够我另谋生路了。

    打整好一切,我却遇到了一个难题。熙阁院的大门我没有出去过,出了大门都不知道往左还是往右走,王府里的人和事岂是我能够知晓得清楚的。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悄悄离开比较好,吃过午饭之后,我和小雨商量着怎么才能不动声色的走出这个院子,这么多的东西搬出王府肯定是不行的。

    思来想去,小雨倒是提醒了我,说是熙阁院的杂草要运出去,到时候就可以鱼目混珠把这些东西拿出去变卖了。小雨的主意倒是不错的,于是我也就变成了熙阁院里头的粗使丫头,自己倒是很容易的混过关了。

    跟着马车从王府后院出去的时候,只记得小雨的一句话在我心里留了一个疙瘩,“奇了怪了,不是平日里把关都很严的吗?今天这么容易就过去了啊”。

    晚上,怀里揣着当铺的银票,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嫁进王府的嫁妆还真不愧是王妃的家当,足足的两万两银票就这样踹在了我的怀里。那些东西掌柜的清点之后也只是登记了物件,箱子原原本本的存进了库房。

    那家当铺是西市的一家中等当铺,之所以选择一个中等的当铺,我是做过考量的。京城里面太过见了世面的当铺一眼就会看出我的来头,两个丫头打扮的女子当掉一些女子的首饰衣物是常见的事情,多半是哪家落魄的小姐或者妇人生活拮据了。之所以没有选择死當,那也是考虑到自己将来赚回了钱好把东西赎回来,再怎么说也是水夕的嫁妆,我不至于把事情做得这么绝,要是里面的东西被我落下了,卖给了当铺,到时候不就是给自己埋下了祸根吗,再说,赚钱这条路我只能赢。

    回到熙阁院的路上,我一路上一再的问小雨,有没有什么东西像那只羊脂玉做的梅花簪子一样有些个贵重的意义。好在小雨这丫头平日里做事细心体贴,说是很多东西都是水府里准备的嫁妆,我前面的姐姐嫁人准备的东西都相差无几,毕竟是嫡出,就算我是景王妃也是庶出的女儿,身价在水府也高不到哪里去,更何况我并不受待见,能够和先前嫁出去的姐姐一样的嫁妆都是看在王妃的位置上的,这些事情王府里的人都很清楚。

    吃晚饭的时候,小雨和我说不出的开心,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就完成了。小雨说要庆祝,在厨房多要了两个菜,说是王妃今天在后花园累了点。听到这里,看着桌上多出了碎屑一样的青椒炒肉丝和黑乎乎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菜,更加坚定了我赚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