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客来
    冬天很少找得到干的谷草这些东西,我也就在南面的牛街高价买了一些好一点的谷草,动物过冬时少不了谷草来作粮食的,只是卖家一个劲儿的问我买这么些东西要干什么,狠狠的敲了我一笔。把谷草放在通风的位置,过两天切好了菜,调好了味道就要用到了,小雨起初也很是不解,只是后来也照做了,问的东西多了,她自己都说不久就会知道了,也省了我不停的讲解。

    咸菜最易被人接受的就是大白菜了,成本低廉,贫民们也是很喜欢的,卖价当然是最合理的了。忙来忙去,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冬日的白昼总是短暂的,想到后门丫头换班的时间就快要到了,小雨倒是越干越起劲儿了。

    “小雨,今天就这样了吧,我们明天再来做,时间快到了,府里头的丫鬟们换班时间到了,我们该回去了,走吧。”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递给小雨一张白净的帕子拍拍灰尘。

    “小姐,就剩这一点啦,干完就走吧。”小雨头也不抬的继续忙碌着。

    “好啦好啦,明天再做吧,来,我们把它收拾了。”我也弯下身帮着小雨整理了一下,这丫头干起活儿来也没有那么讲究身份了。

    不一会儿,两个人很快就打理干净了,小雨细心的给我整了整发,理了理衣服,说是回去的时候不要让人看出什么破绽。顺利的进了后门,为了防止门卫看出破绽,我和小雨每天进出的时候都换了装扮的,人群最多的地方就是我们藏身的地方。

    回到熙阁院,绕过石雕大屏风,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担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进了主屋的院子里,四周情景总是感觉诡异得很,第一次有了对这熟悉的院落莫名的陌生感,小雨似乎也有所察觉,回头望着我,“小姐。”

    “别担心,没事儿的,啊,来,我们进去。”牵着小雨的手,用力的握了握,让她放心,其实我的心里更是十五个吊桶大水,七上八下的。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随机应变就好。

    越过四季树的孝敬廊,走上台阶,进入小小的四合院,里面一片灯火通明,四周的廊檐上都点上了灯,红通通的把整个院子都照得如同白昼。我和小雨震惊的对望了一眼,小雨的手止不住的发抖,小脸儿一片惨白。我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小雨的反应让我的心都跟着颤抖,为了保持镇静,我用力的摇了摇小雨的手,两人的手间一片汗湿,也不知道是谁的汗。

    “小雨,小雨~~~”我不住的唤着小雨,希望她恢复状态,毕竟我们两人几个月来都是相互照应的,人遇到危险的时候,不是希望有多大的力量扶持自己,而是有个人陪伴就行,那样也不会孤单。只是小雨这样子,我实在担心一会儿我们共同面对的时候会有多少麻烦,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吧,多少事情我们都要自己担当的,小雨年龄太小,实在不适合承担什么,只要在我旁边站这着就好了。

    牵着小雨的手,一路上拽着这个失神的小丫头到了堂屋,想通了之后的我反倒是一脸的轻松。堂屋的外间就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勾着腰,静静的站着如同雕塑。见到我们进来,眼神一亮,上下打量了我们的穿着,见是两个丫鬟打扮的小丫头,眼神里面多了一份吃惊,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不卑不亢的走到我面前。

    “王妃,王爷在里面等着你呢。”勾着的腰在我面前反倒是变得直直的了,眼睛倒是规规矩矩的垂到地面,神情一片清明,看不出喜乐,近了看,一张椭圆脸,却没有长胡子,说话声音的音色有点尖锐,鼻子眼睛倒是长得端正,表情肃穆。我虽然没有见过这个人,看他对我的态度,说话的口气,倒是能够猜出此人在王府里头低位不小,要不是我顶着王妃这个名分,估计他是不屑看我一眼的,就当一个丫鬟一样打发了。

    眼神停在他的脸上,他到是能够沉住气,并没有什么表情,我上下打量了一眼,能够认出我是王妃的人,这个王府怕是少之又少了吧,更何况是这样一个有点地位的奴才。小雨的手抖得更厉害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不止是手在抖,整个身体都似乎有点微微的晃动,小脸儿毫无血色,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估计是认出了这个人,毕竟在王府的吃穿用度都是小雨在跑腿,王府的管家奴才她是有见识过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害怕面前的人,还是害怕即将面对的人,听到王爷在里面等着,小雨整个人都傻愣了,我怎么拽都拽不动了。

    “小雨。”我低声唤了唤小雨,希望她能够回过神来,好好的跟在我身边,不管今天的事情会捅多大的篓子,总是要面对的,我也不认为我们闯了多大的祸。

    “王妃,”这个时候,中年男人走到了小雨面前,“王爷只让你一人进去。”言下之意就是小雨只能在外面了。

    看着面前的这个人,想到我这几个月来在王府里面,这些人不闻不问,现如今一个奴才都能够对我身边的贴身丫头命令,我冷冷的看着他:“我的人,自然跟着我。”说完,不顾他微微惊讶的表情,很快就消失在了他脸上,绕过他我牵着小雨的手进了堂屋,小鱼也跟在我身后一拖一拽的走着。

    从来没有想过堂屋在灯火通明下居然这么亮堂,空旷的空间,地转都是清一色的亮腾腾的,少了先前的昏暗,大大的灯盏整齐的摆放在两旁的木柱子旁边,主位的屏风两侧,原本是两个高教圆木茶几,比我我还高一个头呢,上面的灯盏也点亮了,若是我还得站在凳子上才能够得着,平日里也就没有用,只是点燃了堂屋两侧的纸盒灯,像两个灯笼似的,明黄明黄的我也很喜欢,只是整间堂屋显得昏暗了不少,想不到伏羲厝倒是很懂得享受,里里外外的搞得灯火通明,不愧是景王府的作风,到了哪里都一个样儿。

    堂屋的摆设并不多,原本两侧的花瓶罐子我都叫小雨收拾了,太过奢侈的摆设我也没有享用的必要,好在现在想起来,那些东西并没有被我当成嫁妆當掉,花瓶架子反倒是变成了书架了,小雨带回来的几本书我看完了就放在了上面,放眼看去,还有点书房的感觉,伏羲厝坐的主榻椅上的一侧还有我没有看完的书呢,最近忙着生计,看书也就闲了下来,后背大大的屏风在两边的灯光照应下明亮了不少,上面的花色在灯光的照映下活灵活现的了,想不到我所居住的堂屋这么浮华亮堂。

    还没来得及欣赏屏风的绘画,心思就被主榻椅上的人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