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客(第1/2页)
    还没来得及欣赏屏风的绘画,心思就被主榻椅上的人打断了。

    “哼!这么晚了倒是好兴致啊。“主榻椅上的人打断了我的思维,换取了我的视线,目光顺着榻后的屏风向下移到他身上。

    年轻的景王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第二次看见,不同于第一次的来去匆匆,我慢慢地打量着眼前斜躺在主榻椅上的人。不愧是王爷的身份,懒懒的斜躺在主榻椅上都带着贵气,白玉冠盘上的发髻在灯光下显得耀眼,螓首膏发。一张脸长得精致不说,那眉眼阴柔却不失刚毅,尤其是那眉峰,带着点霸气,却不刺人的眼,双眼皮长在女人眼睛上妩媚,长在这个男人眼睛上,配上那漆黑深邃的眼球,简直就是一种蛊惑,深沉无底。鼻梁在灯光下显得英挺有力,刀削一样的光滑,一张嘴唇薄薄的带着点冷意。身穿银丝白袍,一双秀有暗纹的银白靴子平整的摆放在踏板上。此时的景王爷斜躺在榻上,一手放在膝盖上,一手敲击着主榻椅,手指修长白皙,整个人高贵清雅。这时的我很难猜出他的情绪,刚才的一句话,反倒是有点不客气。

    我的这番肆无忌惮的打量,反倒是引起了他的不屑,高傲如孔雀般的哼了哼。相比之下,他的高贵倒是让我寒碜了不少,似乎都舍不得看我一眼似的,唯一的打量就是目光在我牵着小雨的那只手。

    不知此人来意,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句不冷不热的“好兴致“一时半会儿猜不出其用意,只能静静的看着他。敌不动,我不动。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下来,我低垂着眼皮,眼光却没有离开面前的人,安静的等着这个人开口。手上传来一阵凉意让我引起了警觉,回头看了一眼小雨,她的脸上除了刚才的苍白,眼神里还带了点喜意,目光放在伏羲厝身上。见我转头看她,小雨立马眼带喜意的看着我,嘴角上翘,哪里还有刚才震惊得半张小嘴的样子,紧张的神情放松了不少。我用眼神询问小雨,她倒是急着和我分开似的,手挣脱了我的手。

    “小姐,小雨这就去给主子准备晚膳。“小丫头急急忙忙的转头就走,不发匆忙繁乱,不一会儿就走出了堂屋,还不忘记把门给关上了。这丫头,前前后后的转变也实在是快,那点小心思表露无遗,连称呼都变成了主子。我这才想起来主榻椅上的人,从头到尾没有多说别的话,回身看着他,两侧的雕花木椅静静地摆放在那里,我也没有给自己找位置坐下。

    “怎么不坐下。“不是疑问,反倒是有点命令的口气。两人的静默终究是结束了,我也没有随着他的话找个位置坐下来,只是眼皮抬了抬,静静的看着他,没有了刚才的惊艳,心静如波,引起的涟漪随风飘散。

    “哼,你倒是安静啊。“口气戏谑,仔细听来还有点讽刺。不知道这个景王爷到底什么意思,我只是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的丫鬟装扮,估计早就引起了他的注意,只是从进门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喜欢哼哼的人,想来是不屑我的,我自闭的想着。

    “景王爷到来想必是有事,容我换身衣裳再说吧。“我不客气的回敬道,人一下子变成了刺猬,不安感慢慢的聚集。几个月来安静的院落无人问津,那是麻烦没有找来,我也一直安于现状,警惕的心放下了不少,眼前的人正大光明的在我的院落点起了通明灯,打乱了我与世无争的环境,有人就会有事,面对突然到来的陌生人,懂得保护自己是我一贯的做事原则。

    眼前的人对我的话眉宇间有着一丝惊讶,很快消失无痕。我不等他回答径自转身到内屋换衣了,反转身不忘记把门锁上,门榫的声响听起来异常清晰,房间内外安静得让人误以为没有人,也不在意外面的景王爷干什么,自己手脚利索的打开柜子,拿出浅白色的外衣,想想外面的景王爷穿着银白,赶紧换了一件天蓝色的衣衫换上。把换下来的丫鬟服好好的折叠好放在窗户旁的侧榻上,一手拆了丫鬟发髻,快步走到梳妆镜前用梳子理了理头发,梳成平日里的简单发髻,也就是随意的把头发往后一绑就完了,省了小雨绾发的过程。

    打开门闩出了门来,走出帷帐来到屏风前面,景王爷伏羲厝听到声响,一脸戏谑的转脸看我,眼神诡异。我满心防备,不知道今晚会出什么状况,最近忙着生计,并没有关注王府的动向,以前还听那些粗使丫鬟嘴里说到一些,现在可是一点用场都派不上。

    “小姐,饭菜一会儿就上来啦。“小雨的声音适时的免去了即将面对的尴尬,见她在一边忙乎着泡茶,热腾腾的水汽缭绕,不自觉的去了冬日的寒气。转身坐在就近的椅子上,这样看起来,景王爷倒是这个院子的主人,我反倒成了客人了,不过说来我也只是一个过客,这景王府哪个角落不是他的。自嘲的笑了笑,现如今倒是清醒了不少,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王爷,您喝茶。“看着小雨把泡好的第一杯茶笑意盈盈的递给景王爷伏羲厝,心底里一下郁闷了不少,才自嘲了一下,这下可是苦笑不得了。自己的贴身丫头也这般作态,心里老大的不爽快,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见风使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