撵客(第1/2页)
    “王爷不准备回自己的院子吗?”言下之意就是让你这个碍眼儿的人早点滚蛋,心里想着小雨还在饥渴状态,我就老大的不舒服,对这个人也没有了耐性。

    “哼,哪个院子不是本王的。“语气中尽显狂傲不羁,言下之意就是熙阁院也不过是在他名下,他回哪里不都是一样。寄人篱下的感觉显得特别的强烈,前世的卑微破茧而出,好不容易得来的生活再也回不到宁静的时候了。

    “景王爷贵气,小小的熙阁院池子小容不下大富大贵之人。还是请景王爷给我们留点儿一亩三分地,高抬贵手了。”说完还不忘把街上戏园子里看到的请安姿势扶了扶。远远地主榻椅上那审视的目光让人不敢忽视。心里暗自嘀咕着别把自己搞的下不了台,就算伏羲厝这个王府里头的人都不了解以前的水夕,现在的我只要不主动承认,根本不会有什么人怀疑自己的,就连小雨不也给糊弄过去了吗。

    “哼。”远远地传来轻哼声,这人除了哼哼就不会别的了吗,一次可以理解为轻视,两次可以理解为蔑视,可三次就只会理解为无视。抬眼见伏羲厝对整个房间东张西望的不住打量,表情不可一世。这样也好,草窝容不下凤凰,这只高傲的孔雀哪里会看上我这块草地。

    “王爷请回吧,我这里也不多送了,时辰不早了。”我毫不客气的把一肚子火发出来,怎么说我也是住了几个月的主人,换场地也得有个先来后到,何况小雨冰凉凉的手在我手心儿里怎么都暖不热乎,一脸可怜样儿的小丫头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我,吃惊、不可置信的表情写在脸上,隐隐带着点埋怨和可惜。

    “伏羲厝也不回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换上了一个翠绿色的玉块,像普通的书面一样大小,一块整玉若是真品应该价值不菲吧。”心里暗自嘀咕着。

    “过来,”命令的口气不容置疑,眼睛盯着我的方向,表情也变得严肃了不少。

    “景王爷还有什么事情吗?”放开小雨的手,坦然越过帷帐到了主榻椅面前,和面前的人保持着安的距离。这时候才注意到光下巴白脸男人也在内厅的一侧远远地静立着,低眉垂眼。

    “拿着,”递过手上的玉块,白皙的手指骨节分明有力,看起来保养得很好。不明白是什么东西,我也没有随便接东西的习惯,眼神疑惑的看向他,余光瞟见一侧的光下巴男人不是先前的吃惊,反而是更大的震惊表情,我的疑惑就更大了。

    “这是什么?”面对美玉,晶莹剔透,光线下看得清清楚楚,可是我相信不仅仅是一块玉这么简单,面前的人今晚上的表现让我很容易感觉出来,他过的和我完是两种生活,穷奢极欲对他很贴切。

    “它是你的了,景王府的当家主母掌管的东西。”眼神戏谑,表情却不改先前的严肃。一语惊醒梦中人,还真是一语双关啊。这是给我权利还是让我承担责任让我为他办事?我相信是后者居多,只不过总是自己疑神疑鬼的防范着,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接着就接着吧。

    “小福子,回去。”伏羲厝见我接过了翠玉,起身整了整衣衫,一旁的光下巴男人拿过不知道什么动物毛做的领口大披风,来去自如的在我的熙阁院行走。

    “噗嗤!”我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对我来说我不但没有损失什么,反倒是莫名奇妙的撵走了贵客得到了糖,赚了。年纪轻轻的青少年不十七八岁的样子,居然叫身边年到中年的老奴“小福子”,亏他想得出来。

    “小姐,你还笑。看看你都把王爷撵走了。”小雨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赶忙上前扯着我的衣袖不依的训着我的短处,这丫头的心思也就这么一点,单纯的可以,脸还带着点喜色,眼光不住的我手上的翠玉看去。呵,当家主母,这个词太过于陌生了,掌管王府大不了就是财务支出和仆从调度,实在难以猜出他真正用意。

    ————————————————偶滴场景分割线——————————————

    收好了翠玉,想着明天开始就要管理王府的大小事宜,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小木屋里的食材都准备好了,赶着就要开工做几坛子咸菜了,这关键时刻伏羲厝半路杀了出来,何况这景王府的打理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那些报账和名单什么的我一点都不清楚,明摆着是一摊子出力不讨好的事儿!

    心里闷闷的,陪着小雨吃了晚饭,在小雨的一再唠叨下洗漱完了就上床睡觉了。

    躺在大大的紫檀木雕花床上帘帐轻拢,关了窗户的房间空旷安静,一个人习惯了孤独,夜深人静的时候思考起来就非常的理智。今天的晚膳不像表面一样简单,一直以来的不闻不问不是装出来的,思来想去觉得太累了,一天的劳累早就让我疲惫不堪,大脑皮层动用过多对自己不好,翻转过身早早的进入梦乡。

    一大早的起了床,今天睡得晚了一点。匆匆洗漱也没有来得及吃早饭,急急忙忙来到后门,还好赶上了丫鬟换班的时候,两人出了门径直来到小木屋。

    小木屋的繁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