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选仆
    另外,像李福这样的奴才,恃宠而骄,见高踩低,惩治不说要处理也不说不处理,给他一把无形的刀最好不过,今后也会在我面前老实点,这也算是恩威并施了。只见上首的景王爷眼神一亮,很快恢复了平静。

    “既然也见过了,两位管事只要照旧把王府管理得井井有条就行了。别的不多说,五日之后把王府这一年来的收支账目给我过目,府里头的丫鬟仆子是长工还是短工,契约就不用了,这些人干些什么的,跟着谁的,把名册都给我看看。”说话同时只见两位管事谨慎的站在我面前认真的听着,伏羲厝在一旁也没有了刚才看好戏的表情,李福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自然规矩了不少。

    “好了,下去吧。”我也不打算跟这群人耗着,上首那位今儿不知道有要给我什么“惊喜”来着呢,这才是正理。面前的三位管事听了我的话左右为难,见上首的那位没有给什么指示也就慢吞吞的出了堂屋,李福也变得听话多了。

    看着面前的三个人走了出去,我倒是觉得今天的正事儿才开始,上首那位又恢复了悠闲地坐姿,懒散如一只慵懒的猫,不失高贵。真不知道皇朝的粮食怎么就养了这样的富贵孔雀,高傲时羽毛都翘上了头顶,懒散得猫儿都改了性了。

    “王爷,不知王爷今天来所谓何事?”一板一眼儿的跟主榻椅上的那人说到,转过头看向他。

    “坐坐。”惜字如金啊!该死的孔雀,就知道没有这么好打发。你要坐坐,坐多久?有什么好坐的,难道你景夫院就没有椅子?一下子就把他定格为赖皮角色,还得小心应对。

    一下之间我变得谨慎了起来,内厅外传来人走动的声音,隔着帷帐看见奴才的裙脚在走动,不一会儿就感觉到暖和了不少,看来伏羲厝到我这里来是一时兴起,要不怎么到了都快一盏茶的功夫了才上炭火,只是不知道这人到底要坐多久。

    “王爷不忙吗?”实在是找不到话说,我面前又没有可供消遣的东西,哪像他一边悠哉悠哉的给自己添茶,一边若无其事的样子。这几天可是我的大忙日,这斯还真会挑时候。

    “怎么,王妃想跟着我忙活吗?嗯?”怎么就觉得这家伙有点轻佻,没有刚才主子的架势,懒猫也知道捉耗子,这人怎么就只会喝茶,旁边还赔上我这个大忙人,我亏!低着头也没有和他计较了。

    “下个月宫里设宴。”呃?这关我什么事儿?转头继续听他的下文,“一起去吧。”听起来是扑宴,怎么面前的人口气带着点无奈?!

    “知道了。”没做多想,只是想早点交代清楚了,你早点离开我这个两亩三分地儿,“王爷没别的事儿了吧。”不是疑问,是肯定,我显得有点急躁了,话已出口来不及收回了。

    “哼。”伏羲厝懒懒的飘来一记复杂的视线,坐在位置上,连屁股都没有挪动一下。

    “既然王爷都交代清楚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下个月我去就是了,到时候定不会丢王府的脸就是了。若是王爷没有别的事儿就请回吧。”我已经站了起来,不知道火气怎么就控制不住,这人的赖皮功是不是太高了,总是让我找不到底线,做出了继昨晚以来第二次撵客的举动。

    只见上首的伏羲厝乌黑深邃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我,没有别的表情。被人这样看着,反倒是让我觉得尴尬了,转身咳嗽两声缓解尴尬的处境,却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这人真不是我能够打发的,我似乎就只有处于下风的命了,悲哀。

    两人一站一坐,屋里暖气弥漫,只是我心里清楚现在是冬天。等了半天才等到坐着的人发话。

    “好了。一会儿有几个丫鬟过来。”伏羲厝自发的起身,准备离去了。没做他想,心里高兴劲儿还没过,才意识到,今天可能出不去了,不仅是今天,可能今后也是吧,熙阁院只怕不会再是一天前的熙阁院了,伏羲厝的到来不知道打乱了多少秩序。

    ——————————偶滴场景分割线————————————

    没有改变的能力,我只能应对,希望小雨能够处理好小木屋的事情,我是出不去了。不多久,王府里的王管事就亲自带着一众奴仆进了我的熙阁院。交代了事情,王妃的身边不留男仆,府里头的丫鬟婆子都是有大嬷嬷掌管的,也就是站在我面前的大肚中年女人,额头光滑饱满,眼睛乌黑清明,眼角的皱纹反倒给人亲近和蔼的感觉,说起话来口齿清晰,一排整齐健康的白牙若隐若现,看不出是人到中年的妇人,人称李嬷嬷。

    交代完了事情,我让王管事忙自己的去了。伏羲厝说的几个丫鬟哪里是几个,整个前院都快装不下人了,这百十来号人让我留着干什么。

    好在李嬷嬷细心周到,对我这个不受待见突然间获宠的王妃也没有讨好的虚伪,倒是尽心的办事儿。在她的帮助下,我只为自己留下了两名丫鬟,实在抵不住她的好意提醒,留了三个粗使丫鬟分到了下房。太多的丫鬟我也记不起来,为了好安排,我身边一个小雨就很好了,贴身的丫鬟我一个都没有挑,两名丫鬟就按照规矩改了名字,取名为秋儿、双儿,这两人我也不知道要用到什么地方,好在李嬷嬷今后也是跟着我的,就让她去安排了。

    李嬷嬷安排完了事情就贴身跟着我,提到小雨怎么不在我身边,我借口说出门办事儿去了,也没有多讲,李嬷嬷倒是懂事儿的没有多问。只是说王妃身边没个丫鬟不行,就把文静小巧的双儿安置在了我身边。熙阁院的人事安排我就让李嬷嬷处理了,借力使力我还是很高兴的。

    双儿很懂规矩,没有小雨的唠叨,一看就是经过严格调教的,说实话我倒是很需要这样的丫鬟,毕竟要面对王府的一堆杂事,身边有个一心为了我着想的小雨是不够的。只可怜了我失去了自由的权利,等着小雨为我打理小木屋的活计了,相信小雨的干练,整理一套小院子是不成问题的,要不然整个熙阁院前前后后的事情也不会被小雨一个人扛在肩上几个月之久。

    多了人气的熙阁院简直变了一个样儿,大院落的气派显现了出来,没有了清冷,多了繁忙。平日里小雨一个人里里外外安安静静的打理了就罢了,现今仆从一进门,三三两两的在院里头出入,大搬家似的,不习惯这样的转变。李嬷嬷倒是看见我的不适,安排双儿服侍我进屋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