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主子
    多了人气的熙阁院简直变了一个样儿,大院落的气派显现了出来,没有了清冷,多了繁忙。平日里小雨一个人里里外外安安静静的打理了就罢了,现今仆从一进门,三三两两的在院里头出入,大搬家似的,不习惯这样的转变。李嬷嬷倒是看见我的不适,安排双儿服侍我进屋休息了。

    一夜之间的转变,我成为了这个景王府真正的女主人。多少风光摆在眼前,在别人看来是苦日子熬过头了,可是只有我自己清楚,来的不是时候。

    既然做也做了,管他呢。至少现在我还有五天的时间来给自己的产业添砖加瓦,什么时候缺钱了,也不怕账房不支给我,就当是给我的劳务费。只是身边多了双儿这个丫头我很不习惯,不习惯她太懂事了,好像什么都懂,规矩得让我实在觉得不自在,可能是因为我习惯了小雨的关系吧。

    此刻的我静静的坐在主榻椅上,喝着不知道什么味道儿的茶,一时间被人服侍伺候的感觉还真是不错。热腾腾的水汽从杯子里冒出来,手暖暖的,一旁的双儿静静地站在身后听候差遣的乖乖样儿。糟糕的是,我突然之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这就是所说的贵妇生活吧,数着指头过日子,心里挂念着小雨这丫头,不知道她回来之后会是怎样的惊喜样儿,只是别让我们在外面的小木屋暴露就好。

    ——————————————偶滴场景分割线——————————————

    “双儿,听说下个月宫里头有宴会?”想起伏羲厝说过的宫宴,只是说了下个月,并不知道具体哪一天。

    “回王妃,是下个月初七。”双儿中规中距的回答。

    “哦,今儿初几了?”我对时间都很难计算的,整个就是一闲人,想干什么就开始干什么的人没有时间概念是很正常的事,何况用的都是旧历表,有时候一年都可能过上两个七夕节呢,前世的我对那些老黄历都感到头疼,作为学生都是按照一周七天来算的,周末兼职是我的工作,这一世是不会有一周七天的概念的,分钟和秒钟就更不用说了。

    “今儿十一月二十八了。”呃?!双儿的话让我如梦方醒。听说一个忘记时间的人在突然知道时间的时候就会有视死如归之感,要是这个人正犹豫着跳楼,要是告诉他时间的话,他会立马跳下去。此时的我心里只有一种感觉——想死的心都有。可惜我才见到生活的样子,对自己的生活有了初步的规划,该死的伏羲厝,不到十天的时间让我准备,我岂不是要出丑。你当我不知道,这些天在外奔波,外面的人都对我这个藏在景王府的王妃充满了好奇,一个庶出的女儿能够做上你伏羲厝的正妻,就凭这点,那些茶馆的说书人都不知道唱成什么样儿了。

    “双儿,你倒是很清楚。”这不关痛痒的话,换成现在身为主子的我说出来就有些异样了。

    “呃~~王妃。”双儿对我的话不知道怎么回答,看来丫鬟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好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对了,你跟着我之前是干什么的?对王府里里外外的事情都很了解,不像是一般的粗使丫头。”我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回王妃,双儿以前是王爷院子里的大丫鬟。”呵呵,看来伏羲厝还真舍得,明说是他的人不就行了,这种丫头主子也只会是一个,而那个人不是我这个刚刚得宠的景王妃。

    “好了,看来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对王府的事情都知道怎么做,今后的事情我还要靠你多指点呢。”我客气的看着她,打量着小小的精明能干的丫鬟,外表的文静乖巧,没想到内心聪慧机灵可堪大用啊。

    “王妃您可别这么说,奴才服侍主子是应当的,主子有什么尽管吩咐。奴才定当誓死效忠王妃。”双儿一时急急忙忙的走到我面前跪了下来,这确实让我吃惊不小。

    “你这是干什么?!起来。”我急忙站起身去拉她,好在这丫头也依着身起了,“记着,我这里不兴这些跪礼,所有在熙阁院的人都是。”想到除了小雨之外,现在遇到的这些人,规矩就是一大堆,我就头疼。

    “你这些天就帮我准备准备下个月初七的宫宴吧,要是什么不懂的我自然会问你。”想想还是面对正事要紧,对伏羲厝还真是印象好不起来。

    “是,王妃。”双儿乖巧的退到一边。

    —————————————偶滴场景分割线————————————

    说是让双儿准备下个月入宫的事情,事实上没有人能够帮得了我。用午膳的时候,李嬷嬷就回来了,不同于往日和小雨吃的青菜白饭,我开始有了享用王妃用膳的待遇。五花八门的菜品让我头大,草草的吃完了饭,双儿就已经准备好了我要熟记的宫廷礼仪。一本礼仪教化书只能自己慢慢的看。

    屋外的天气太冷,再有兴致的人也不会在外间看书。我倒是很喜欢内厅的主榻椅,身后有个屏风,两侧还有高脚茶几上的灯光照射下来,给人温馨舒适的感觉,主榻椅可躺可坐,大大的,放上两个锦枕更舒适。

    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手上的书,有的生字词实在是难以猜测意思,不过好在我古文基础不差,前后照应着看,左右逢源,意思八九不离十了。只是乏味得紧,每每想休息或者放弃的时候,守在一边的双儿这个时候就变成了教导处主任似的,变相的监督着我看完一本书。

    “王妃,您歇歇就好了,宫宴不到十天了,一会儿再看也好的。”当我狠心摞下书准备放弃的时候,双儿这小丫头很会察言观色并适时提醒。

    “王妃,时间还早,您已经看了不少了,只是宫晏就是下个月初了,也不早了。”不软不硬的钉子足足可以把我定在原地。

    “王妃,这次宫宴王爷很在意。”呃?王爷在意跟我什么关系?这话有歧义,忍了。

    ——————————偶滴场景分割线————————————

    一下午就在我的磨磨蹭蹭下过去了,双儿的监督职责和本领尽显无疑。李嬷嬷不愧是王府里头的丫鬟管家头儿,一下午的时间里就把熙阁院打理得仅仅有条,比我和小雨两个人的时候多了一份大气有序,这才使我看到真正的王妃院落的风范。

    站在后院的梅树林,没想到梅枝上都长上了嫩芽,小小的花骨朵如米粒一般大小,不久之后就将如同破茧而出的蝴蝶,尽情的绽放美丽。胸口一下午积聚的闷气被眼前的景致消散,心情平复过来了,李嬷嬷此时也空了下来,我到哪里都是贴身跟着,说是规矩,我还能说什么呢,这就是做主子的感觉吧。

    “小姐。”听到熟悉的声音,高兴的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小雨正急急忙忙的向我这边奔过来,我不自禁的觉得找回了一天前的我,心里瞬时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