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不离
    “进来吧。”伏羲厝略带沙哑的嗓音唤道。

    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李嬷嬷就带着小雨和双儿进了房来。这该死的伏羲厝没有一点自觉,掀被下床,害得我穿着中衣凉在床上。

    “好了,不用了。”在双儿和小雨的服侍下,穿衣洗漱很快就完成了。小雨这丫头一大早进门就喜滋滋的,脸色暧昧,这鬼丫头。

    “王妃,奴婢给您盘头发吧。”双儿这丫头懂事很多,手也很巧,为我盘发的技巧让我目瞪口呆,我也不挑剔,随她弄着合适就行。

    一旁的伏羲厝在李嬷嬷的伺候下很快打理干净了,由于是女主子内室,男仆没一个人进来的,期间李福送上了衣服也很快就出去候着了。

    来到饭厅用了早膳,整个院子因为多了一个男主人变得换了生气。伏羲厝死赖着不走,内厅反倒成了他处理事情的地方了,李福带着一些信函之类的东西给他看。

    我趁着早饭后的空隙,告诉小雨一些要准备的事情,并了解了小木屋的情况,看来生财之路还算顺利,顺便找个借口让小雨出门给我办点事儿,就去小木屋里忙活去了。

    “王爷不回景夫院吗?”实在想不通,晚膳也吃了、睡也睡了、早膳也用过了,这俊脸男人虽然没有用我的钱,好歹给我带来不便了,难不成还要吃了午膳再走?!

    “恩,这里很好。”又恢复了懒散的样子,慵懒的坐在主榻椅上喝着茶,内厅就我们两个人,似乎独处的时候这家伙都是这么随意慵懒的。

    “还是回去吧,这里不方便。”压下肚子里的火,用自以为最宽宏大量的心态去劝说他。

    “不用,本王理当住在这里。”理所应当的回答实在有气死人的本领,之前怎么就没有发觉?!

    “其实我们并不熟,你我二人的关系也就这样了,咱们还是分开的好。”挑明了话说,总比一再的退让来得好些。我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

    “还好。”不理我快要喷火的眼神,自顾自的玩转着手中的茶杯,像是欣赏自家宝贝无暇顾及旁人说话一样。

    “你···”气得我说不出话来,短短两天的相处,我似乎忘记了随遇而安的原则。

    面前的男人在仆人面前总是冷着一张脸,独处的时候并没有给我压迫感,一局棋下来,反倒是让我觉得相处并不难。可是我相信这不是空穴来风,安安静静躲在熙阁院过日子的想法是我最大的追求,一而再,再而三的撵人也失去了效用。面前的人也没有难为过我什么,只是习惯了孤单吧,所以对名义上的夫君也没有接纳的心思,潜意识中的回避还是有的。

    即便要共食一桌,共用一床,这对我们两人来说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本就不是我所能掌控的,无奈的接纳现实是的我很挫败,更坚定了自己独立自主的想法,惹不起躲得起的那一天总是要来的,银子会让我好好的活下来,咸菜铺子的生意肯定是要做的,还要做出成效,避人耳目。

    两个人的空间多了一份人气,言行举止也没有以前随意了,喝着热呼呼的茶水,想着两人今后的相处就觉得麻烦。不管了,相安无事就好。

    “到后院的梅林走走吧,初冬的梅花开了。”静下心来,想着两人打好关系对我也没什么坏处。要是能够不接触就更好了,心底腹诽着。

    “恩?”伏羲厝一时没想到我转变这么快,修长的手指停止了茶杯的转动。

    ——————————————————————————————

    梅林的梅花确实开了,初冬的天气冷冷的,入了后院,小池子里的水面上都结了冰片。放眼一片梅林,走在小道上,梅花开得正盛,芬芳馥郁,带着早晨的清凉空气,沁人心脾。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梅林小道上,各怀心思。

    我不喜欢身边总是跟着人,李嬷嬷这种深入骨髓的奴性我是没办法遣退她的,有了伏羲厝这名义上的夫君,这些人倒是自觉的退到一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