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第1/2页)
    梅林倒是很大,中心修建有一凉亭,内置玉石桌椅,李福远远地走到亭前,把手上的坐垫为我们铺好。想不到这个见风使舵的奴才还真会干事,倒是让我理解了伏羲厝这样高傲的人为什么留着他在身边。

    “梅景不错。”伏羲厝放眼四周,凉亭处于台阶之上,位于梅林中心,放眼四望,整片梅林尽收眼底,是绝佳的赏梅之地。

    “要是下雪就更美了。”随着伏羲厝的目光打量四周,不知觉的感叹。

    李福动作麻利的泡好了茶,乖乖的退下了。

    “王妃倒是好兴致,”伏羲厝收回目光,眼神清明的看着我到,“为夫可否领略王妃的情趣,吟诗作对一首可好?”这家伙视乎有意这么做的。

    “才疏学浅,妾身可不敢班门弄斧。”随机应变是我如今生存之本,大清早的赏梅作诗,还以夫君自称,牙都要酸掉了。心中计较着,陡然一惊,原来我也可以这么虚伪。

    “宫宴之中,琴棋书画都有涉及。”伏羲厝不失时机的说到正题,这还是连日来第一次。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脱口而出,提到这里很快就表明自己的想法。

    没想到,这引来伏羲厝一计冷峻的目光,让我无以为是错觉,来不及捕捉。

    两人都没有说话,品茶赏梅本是绝美的景色,这个时代没有工业污染,空气环境自然是好的。身边搁着暖炉,点着熏香,暖茶的水汽热腾腾的萦绕在杯口,静下心来,也是一种享受。

    “九弟好兴致,”一醇厚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中气十足,“佳人相伴,赏梅品茶,人间快乐事啊。”

    回头一见,此人已走到亭内在我和伏羲厝之间站着,上上下下都打量着我,目光清明。我对自己的相貌并不清楚,镜子里模模糊糊的,前世的习惯让我忙于生计而忽略了女人爱美的天性,这段时间下来,我企会不知道自己还是个黄毛丫头?!确切地说,一个豆蔻年华,根本就不是个女人的王妃。

    “王兄什么时候找到这里来了。”不是疑问句,听着反倒有点不乐意,伏羲厝这个变脸男人喜怒无常,我只觉得好笑,十几岁的年龄兄弟之间显得生疏淡漠了点。

    “有道是有酒大家喝,有茶同享乐。”眼前人根本无视伏羲厝的不乐意,自己倒是常客一般坐在我们之间,李福早早的给他加上了坐垫。

    趁着这个空隙,我上下的是无忌惮的打量着他,看来是伏羲厝的某一位兄长了,皇子能够像他这样洒脱不羁的可是少见,眉宇之间和伏羲厝有些许相似。只是眼前人眉目清秀,五官标致,算不上肥头大耳,看整个体型却是属于胖子一类了。浓眉大眼却不显得严肃冷峻,肉肉的脸紧绷有致,不同于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堕落,大腹便便,身形高大,虎背熊腰的,第一感觉就是很有安感。

    最让我中意的是,他有一头很乌黑亮丽的头发,伏羲厝的头发也很不错,但是相比起来此人满头青丝细软柔和。记得前世的人说过,头发软的人心软,面前人给我的感觉不自觉的多了一份亲切随和。

    “王兄急急赶来可是有事?”伏羲厝口气并不算好,惹得我在一旁都有所察觉,收回目光,心情没有了沉重,反倒觉得这人来的是时候。

    “王弟品茶赏梅也该叫上为兄我,本王兄可是孤家寡人一个。不知道面前这位是···”

    “这是我的王妃,夕儿。”伏羲厝不等说完就快回答到,眼神扫过我,只觉得不舒服,像是警告,也不知道警告我什么,就因为我多看了人家两眼?!

    “哦?”面前男人再次明目张胆的看过来,一脸和煦,笑盈盈的,声音沉稳,让我觉得听他说话远远比伏羲厝轻松多了,也没有留意伏羲厝那一声‘夕儿’有多过于亲切。

    不自觉的,我对着面前男人抬眉一笑,嘴角笑意还未落下,就觉得一计冷光扫过,顿时一个激灵,四下搜寻却只以为是错觉。

    “呵呵呵呵,小王妃可是个乖巧的可人,”回头看了看冷面男人,“难怪王弟逗留府中,原来心疼爱妻啊。”这位王兄说话无所顾忌,活脱脱的要来个夫妻恩爱秀似的。

    “王兄也可请求父王赐婚,早享齐人之乐。”不冷不淡的声音我只觉一真不舒服,同是兄弟,怎么就觉得有云泥之别呢?!

    “那倒是···”

    “七王爷请用茶。”李福的声音插了进来,看看上上来的茶和我们是不同的,我对茶一无所知,不觉多看了两眼,可惜闻不到味道。

    “王妃可是喜欢此茶?”估计是我小姑亮的形象让他同情,眼巴巴的望着茶杯中的热茶,原来是个七王爷,倒是一副关心小妹妹的大哥哥样儿。

    再一次的,一盏茶功夫,此人好感度一路飙升,对比坐在对面的伏羲厝,更是让人喜欢。前世的我总是羡慕有哥哥的姐妹们,多一个手足为你在家里撑起一片天,让你依靠,让你撒娇,血浓于水的亲情是多么的温馨,不象我一个人抗,总是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