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气(第1/1页)
    “这梅亭地势极佳,举目四望,一片妖娆尽收眼底。不错。”七王兄环顾四周。

    “王兄今日找我可有要事?”伏羲厝脸色并不太好,两兄弟坐在一起一温一冷的,哪里有兄弟的相似样。

    “无事,九弟近来总是在王府不出门,都不到我王府坐坐。呵呵呵。”七王兄一脸和善。

    静默了好一阵子,没有人说话,各自喝着茶。

    “王爷,午膳时间到了。”李福毕恭毕敬的站在台阶下。

    “恩。”伏羲厝脸色平静的转头对着七王兄说,“王兄一同用膳吧。”起身到我身边牵着我的手出了凉亭。

    一路上,伏羲厝走在中间,我则是躲闪的抽回自己的手总是于事无补,一旦挣扎就会被更加用力的握紧,弄得我生疼,也不好意思太过明显。就这样,看是平静无波的回到了膳堂,一路下来我的手都红肿了,这该死的家伙。

    一顿午膳下来,不久之后七王兄就走了,看起来这两人应该经常往来,伏羲厝我不清楚,但七王兄随意洒脱轻车熟路的在王府里面来回,想来是极熟络的。

    “王爷还不回去?”进了内厅,伏羲厝还死赖在主榻椅上。

    “过来。”冷面男人遣退了下人,一脸不爽,我只觉得今天这男人从梅林出来就没有好脸色,左手上的伤还隐隐作疼呢。

    走到他身边只觉冷飕飕的,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两人对望一眼。伏羲厝一脸不赖的伸手把我拉到身边坐下,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双魔爪就紧紧圈住了我的腰。

    这家伙神色难辨,在我身后也看不清他的脸,脖子上痒痒的不舒服。一时气恼,不管不顾的挣扎起来,只可怜我实在低估了男人女人间的差距,越挣扎越像个溺水的人,到后来呼吸急促,鼻尖儿冒汗,后背抵着宽大的胸膛更是热乎乎的,双手被紧紧地束缚在腰上,挪不开分毫。

    “你想干什么!”实在是气急,这家伙哪根筋不对了。

    没听到回话,一番挣扎下来整个人都被拽到他怀里了,重心不稳。这妖孽,不松手就算了,一张俊脸冷着面凑到我脸上蹭了蹭,轰!我自己都感觉到脸上温度不是一般的高,涨得通红了,这家伙发什么神经!

    一时之间没来得及思考,脑子空白,叫我怎么好意思。手上的挣扎力道放松了不少,小小的动一下也感觉不到有活动的空间,这死人今天是怎么了?!

    “呵呵···”

    听到头顶一声轻笑,羞辱的感觉陡然计上心头,只觉自己是人家手上羔羊,任人撮圆捏扁的。

    “你觉得有意思吗?!”气上心头,抬头一脸的厌恶看着这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一张俊脸早没有了先前的不悦之色,多了戏谑了奸诈,让人看了更是不爽。

    “真香。”这厮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像狗似的凑着脑袋左闻闻右嗅嗅的。

    “嗯!”一声闷哼从头顶传来,身上的藤蔓手爪子也松了开来。逼得无赖之下,我只有采取最原始的做法——咬!这死家伙活该被我咬,兔子急了都还咬人呢!

    “你!”

    “我怎么了?!活该!”赶紧脱身占到内厅中央,距离这人安的位置。主榻椅上的伏羲厝一副挫败的神情,俊脸更是冷了好几分,牟利的眼神瞪着我。

    “王爷还是回去吧,省得在我这里受气。”趁机赶人这一招估计也没什么用处,次数多了就不顶用了。

    “过来!”伏羲厝一手捂着被我咬到的手臂,坐正了身子,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带着命令,让人不得不从。

    一时觉得理亏,那一口下去我可是情急之下毫不留情,没咬断血管算是好的了。怯怯的走到他身边,一计冷眼扫过,吞了吞口水,低头不语。

    “小福子!”口气相当的不好,带着愠怒。

    “奴才在。”李福急急忙忙跑了进来,眼皮都不敢抬一下,伏羲厝的眼神冰凉凉的看着他。

    “去拿膏药来。”

    “是。”李福被吓得像个无头苍蝇,转身就准备去拿药,不想走了两步就回头,一时之间被伏羲厝的俊冷霸气给威慑住了,手脚哆嗦,六神无主的样子配上供着驼背的样子显得卑微渺小,谨慎万分的说,“王爷,哪里伤到了?您让奴才拿什么膏药啊?”仔细一看,这人双脚都有点发抖的样子,还极力隐忍。

    “噗嗤——”我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李福那模样实在是过于紧张了,伏羲厝这个变脸比翻书还快的男人的确是个不好伺候的主,只可惜李福这个光下巴男人此时太过胆小,无头苍蝇似的。下嘴的人可是我,我都还没怎么样呢,这一副卑微的下人模样倒是畏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