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楼(第1/2页)
    刚开始,我还不敢直接住进来,静楼毕竟名义上是个书房,按照李嬷嬷的安排,王妃是有自己的住处的,小小的静楼用来长久居住于理不合。

    几日下来,白天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在静楼度过,有时伏羲厝也会过来留宿,我们之间形成了短暂的默契——互不干涉。小雨是个机灵的丫头,很多时候都会自己拿主意了,只要我前一天晚上给她讲了咸菜的做法,第二天她就会很快的做好。

    一日,我实在不放心小雨这丫头能不能按照我说的去做,于是支走了随身伺候的李嬷嬷,那天双儿受了风寒在房里休息,我悄悄的出后门到了小木屋,只见院子里摆设整整齐齐,几个坛子早就装满了腌制好的咸菜倒扣在地上的圆盘里,屋檐下挂着的风干的菜头一串串的,活像个农家小院。

    对小雨,我很是感激,没想到这么个小丫头不过12岁的稚龄就这么能干。

    今晚的夜色很好,景台上的围栏冷冰冰的,手放在上面冻人。景台是很好的观景之地,景台四面都可看见不同的方位,只可惜王府的院子太大,很多地方我也不熟悉,书房的窗户可以看见不远处也有一座楼房,显得大气尊严。另一面的景台可以看见王府后门的院落,只是二楼不够高,只能看见院子外的屋顶。景台还可以把整个熙阁院的主屋和屋后的梅林尽收眼底,这点我很喜欢,站在一边的景台上,梅林延伸到台下不远处,也是一个很好的边角赏梅佳地,这边的景台还可以和梅林之中的凉亭对望,越过丛丛梅树林,两处相望相隔。

    梅林的凉亭已经不是无名无字的了,在给静楼取名之后,伏羲厝也给这凉亭挂上了木牌,取名为望亭。估计装扮静楼的那一天他在景台上也是看见了两相对望的凉亭吧,所以就以此命名。

    望亭我再也没有去过,一是怕冷,而是景台比望亭更方便。站在景台上,望着脚下的梅树林,梅花灿烂夺目,丝毫没有畏冷的瑟缩。

    “王妃,回屋子里去吧,外头呆久了会生寒的。”李嬷嬷这个贴身的嬷嬷对我很照顾,也只是介于主子和仆人之间,带着疏离。小雨这几天已经把要做的事情都差不多做完了,念着她每天在外劳累,早早回来我就让她休息去了。因为是娘家带来的贴身丫鬟,我找了个借口让小雨每天外出行善,感谢上天对我厚待,熙阁院里也就没有人怀疑,毕竟我的时来运转在这些以伏羲厝为天的丫鬟仆人眼里确实是受了上天的照顾的。

    “李嬷嬷,今晚就不回去了,我在书房再多看一会儿书就是了。”想着明天就是初七了,几天的准备下来,我还是有自己的担心,皇城的富丽堂皇、巍峨壮观,我有着期待,也有着畏惧,皇宫那个地方不是我这个凡间贫民所能触及的地方,小心堤防才是上策,一时间心中忐忑。

    “野史。”一时不察有人进来,手中的《大宗野史》就被人抽离,抬头才见到伏羲厝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书桌对面。

    “王爷怎么到这里来了?”几日相处,伏羲厝很少在我面前冷着脸了,有空他就会过来坐坐,我除了熙阁院也没有去过别的院落,龟缩在静楼的时间居多。

    “怎么不回屋?”他不理我的问话,这人自大惯了,走到一旁的暖榻上坐下。书房是我常呆的地方,每天都会更换火炭,墙角摆上火炉,点上苏合香,一点都不觉得冷。

    “今晚在这里睡。”我懒得理他,手势书桌上的几本书,还有就是闲来自己练习的画画似的毛笔字,比起我见过伏羲厝取名字时写的那几个字,飘逸大气,有几分凌厉之气。我的毛笔字实在是汗颜,赶紧悄悄地收拾起来。

    “好。”伏羲厝起身向我走来。一时间我不明就里,他说好什么?我手里的毛笔字只有我自己认识,看的野史都是市井流传的登不了大雅之堂。这家伙霸道惯了,只要没有惹到我,我是不会有什么抗议行为的,自从咬了他一口之后他也学乖了,再也没有动手动脚了,就是留宿也只是各分一半床的关系。

    我还没有弄明白他说什么‘好’时,就见他向内屋走去,那可是我给自己准备的卧房!

    端上书桌上的灯盏,急急忙忙赶在他身后,“你不会去吗?”我实在想不通这家伙半夜跑到我这里来抢我的床,我都还没有睡过呢!

    进了卧房,放好灯盏,伏羲厝像往常一样随意的宽衣解带就上了床,弄得我一愣一愣的站在床边不知所措。

    “很晚了,就寝吧。”感情这家伙说好什么来着,就是在这里留宿啊!

    原本就内心烦躁不安,明天的事情够让人烦心了,这家伙好死不死的还来添乱,心里堵得慌。

    来来回回,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实在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乖乖的更衣上床睡觉。

    刚躺下,手脚都还没有暖和过来,伏羲厝这家伙就靠了过来,半夜的这时候还没有睡着。

    “别动。”熄了灯,屋里一片黢黑,我本能的想避开伏羲厝的靠近,没想到这家伙动作更快的拦截了我。

    “别靠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