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心悸
    李嬷嬷和双儿见我坐立不安,劝过我多次,只需要精心坐等就行了。说我胆小懦弱也好,这样的场面我是不愿意参合的,太过复杂的东西让人头疼,这让我更是依恋静楼的宁静安稳。

    不安的心被这个辉煌的皇宫所烦恼,害怕宫闱的复杂,害怕帝王的尊贵与无常,亮丽的东西非我所好。我只要自己内心安稳,就很满足了,而这个皇宫让我恐慌和不安,只想着逃离。

    独自一人坐在内屋暖榻上,榻几上是李嬷嬷泡好的香茶,暖汽弥漫,我确是觉得冷。一个人静坐在屋内,神思恍惚不安,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王爷——”听到外间李嬷嬷的声音,我知道伏羲厝来了。不知道自己的反应是这么激烈,嗖的一下就从榻上下来跑到门口。

    刚走到门口的伏羲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我一手抓住了。

    我像个见到救命稻草的溺水小孩子,抓着伏羲厝的袖口不放手,眼神茫然无助的祈求着他。

    一时间,我看到伏羲厝眼里的惊诧之色,很快就消失了。头顶传来轻笑,多半是被人当笑话了,随后进来的李嬷嬷给他上了茶,而我却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后,坐在他身边,一手还紧紧拽着他的袖口不放,内心却平静了许多。

    伏羲厝还算有良心,并没有甩开我。李嬷嬷和进来的双儿见我这样,识趣的退出了屋子,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怎么啦?”伏羲厝转过身看着我,不用想,我的脸色一定不好。

    “紧张。”简单的说出实情,现在倒是安心了不少。

    “噗嗤——”正在喝茶的伏羲厝来不及吞下就喷了出来,眼里的担忧早没了。

    “真的,”我怕他不相信,赶紧解释,“皇宫太大,太富丽堂皇、金碧辉煌,可是没有一个地方是我的家。”话说到这里,我倒是想个被丢弃的小孩子,前世的孤独飘零聚上心头。

    伏羲厝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认真的听着我把话说完。

    “皇宫的房子太多,红墙太高,像个牢笼,这里面我谁都不认识,没有人真心对我笑,连你都不如,也没有自由。”只见伏羲厝眼神变得深思牟利,吞了吞口水,这才意识到这个地方说话还真是胆子大了!

    “我···”支支唔唔的,惊慌的四周看了看,伏羲厝也跟着我四周打量。我像个找到倾吐的对象,毫无顾忌的对着他大吐苦水,这时候只怕有人听了去我就惨了。

    “无碍,”他拉过我坐在他膝上,双手自然的环在我腰上。这样亲昵的动作有点不适应,但也没有推拒。

    “晚宴之后就回去,跟在我身边就好。”听了这些话,心里安稳了不少,像个找到归宿的浮萍,惊慌飘荡的心回归了。

    “那你怎么现在才来?”带着撒娇和责备,我自己都没有察觉。抬头睁着圆圆的眼睛直盯着他,等着听到答案。

    “呵呵——”我的问话彻底把伏羲厝问笑了,后背都能感觉到胸腔震动,有这么好笑吗。

    “下次不会了。”没有解释,算是不是安慰的安慰话,脸带戏谑的看着我,嘴角上翘,一副得意样儿。

    坐在他膝上,两人个头相差太大,他双臂环过我肩头,整个人都在他怀里。僵坐了一会儿感觉实在不舒服,加上一天来的紧张不安让人疲惫,向后缩进他怀里,脑袋蹭了蹭,找个舒适的位置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正在沉思伏羲厝感觉到我的动作,没想到我这么反常,拥着我的手臂紧了紧,两人各自怀着心思没有再说话。

    ————————————————————————————————————————————————————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担忧,即使是逃避,终究还是要面对的。

    皇宫的宴会华丽高贵,灯火辉煌之下,任何一个在座的都是皇朝体面的人。坐在这样的一群人之间,卑微的我实在是像个小土豆,不起眼得很。

    伏羲厝很安静,进了大殿就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而我也没有机会讲话。

    来来回回的见到不少陌生人相互熟络的打着招呼,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客气的,带着笑脸,我只觉得疏离。

    由于是皇子,伏羲厝身边不缺阿谀奉承的人。每个皇子的王妃都会受到称赞,撑足了面子。只可惜到了伏羲厝这里,这些来回走动的人每当见到身边的我都会不自觉的把刚要说出口的话憋回去,呐呐的转移话题。我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身子,配上没有成熟的孩童脸,就像个营养不良的弱女,美女如云的皇宫大殿,这样的场合实在是煞风景。

    这样给我带来的好处是,我呆在伏羲厝身边安静了不少,注意没注意到我的人都不会提及到我,这在午膳时分就很明显了。

    伏羲厝也不恼,脸上不见喜怒,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俊脸让我都感觉到不少女人都来得美艳目光,见到身边的我则是赶紧移开,暗自叹息。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不能够见人,一副没有长大的干扁身子骨,一天的疲累使得脸色不太好,如女童的模样穿上王妃的正装多少有点滑稽吧。

    等到帝后同时进殿,殿内的人都躬身相迎,皇后的衣角拽地,晚宴换了一身朝服,环佩叮咚,光芒灿烂,让人直不开眼。

    如同午膳一样,只是多了皇子百官,还有高高在上的皇帝。我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在伏羲厝的光芒下,我显得更是渺小。

    第一次见到皇帝,心中升起几分好奇,躲在伏羲厝身边偷眼瞧了瞧,赶紧缩回身。皇帝一身宽袖金丝绣龙金黄纹锦袍,腰系玉带坠着白玉螭龙佩,头束紫金冠,脚蹑金靴,一身装束威严不可侵犯。只可惜远远地大殿之上我看不清皇帝的五官,平视也只能看见殿上的金靴。

    悄悄缩回身坐正了,眼角私下看看,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大家这时候都在望着殿上的帝后开宴,不会注意到我。

    宫宴繁文礼节较多,这让我想起我和伏羲厝第一次共用晚膳,同样的不适应。我像个初见世面小乞丐,渺小的躲在伏羲厝的身边寻求庇佑。这时候的伏羲厝高大稳重,我根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直到现在我都安安稳稳的坐在身边,不用说话,不用对认识不认识假笑,更不用推杯换盏讲究客气。

    安过后的人总是开始四处打量,所有的陌生人当中,我见到了唯一一个认识的人,在我对面的七王兄伏羲旦同时看见了我,远远对我举杯相邀。

    这个刚开始我就视作大哥哥的人,自然的回以浅笑,拿起矮桌上的杯盏一饮而尽。这个动作无意间引来伏羲厝的一计冷光,我不解的看了看他,没什么表情。

    对面的七王兄也只是笑了笑,和身边的人饮酒聊天。只见七王兄一人坐在桌边,没有见到他的王妃,上首的人都是成双成对的,我只觉得有点好奇,也没有多问。

    宫宴的美食让我大开眼界,五颜六色的,各种糕点简直是我的最爱,形状煞是可爱,做工精细,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大殿的人都在皇帝的官方讲话之后安静的看着节目,舞娘的舞很魅惑,优美的形体加上美丽的舞姿,只让人感叹不已。纸醉金迷的大殿之内,高贵的人欣赏着世间的美娘、美酒、美食,这样的人生是我从不敢想象的。

    美食当前,喝酒的人相互敬酒,我这个小姑娘王妃无事一身轻,品尝美食是我今天感到最值得的事情。

    前世的我吃上一块桂花糕就很美味了,面前的糕点就是花样多、分量少,吃完了自己面前的,碗盘空空的自然想到伏羲厝面前动都没动过的糕点了。

    看见我一脸贪样,伏羲厝也只是笑了笑,眼神带着我所不熟悉的宠溺,很快消失了,在他心里,我似乎就是一个吃甜食的小姑娘!

    难得这家伙良心发现,亲手把我早就消灭的绿豆糕推到我面前,同桌而食的我心里甜滋滋的。一时好奇,抬头远远地越过殿中央的舞娘,可惜看不见七王兄桌上的美食,不知道会不会一样。

    饱暖思淫欲,这话说得没错,一天紧张没吃什么东西,这一下吃饱了就开始打量殿中的舞娘们了,个个水灵灵的,曼妙的舞姿妖娆魅惑,配上舞曲,简直就是享受。

    女人看美女是看得认真,男人看美女就不一样了,显得痴迷。

    我好奇的看向伏羲厝,这家伙不看还好,察觉到我看着他,侧低头看着我,眼神清明。俊脸带着浅笑,我看着看着反倒是移不开眼了,直到伏羲厝一脸戏笑的回我一眼,我才回过神来,脸烘的一下就红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甜酒的效果,脸都发烫了。

    心中不甘,恼羞成怒的回瞪了回去,伏羲厝不以为意,转头接着殿内的舞姿看。脸色太烫,自己都感觉到了,低头不语免得自己尴尬。面前的美食再也吃不下了。

    心中打鼓,看戏也没了心思,身子坐久了不知不觉就疲乏了很多,只盼着早点结束回家。

    ‘回家’?心里陡然冒出的两个字眼儿让我惊醒了不少。什么时候,我潜意识里在这个时空有了家的概念,想起来连自己都震撼吃惊,心里百味陈杂,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迷茫的看了看身边的伏羲厝,眼神飘渺不定。注意到我的异常,伏羲厝眼神带着担忧不明,很快消失了,只是用手在桌下安慰的拍了拍我放在膝上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