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第1/2页)
    李嬷嬷和双儿见我坐立不安,劝过我多次,只需要精心坐等就行了。说我胆小懦弱也好,这样的场面我是不愿意参合的,太过复杂的东西让人头疼,这让我更是依恋静楼的宁静安稳。

    不安的心被这个辉煌的皇宫所烦恼,害怕宫闱的复杂,害怕帝王的尊贵与无常,亮丽的东西非我所好。我只要自己内心安稳,就很满足了,而这个皇宫让我恐慌和不安,只想着逃离。

    独自一人坐在内屋暖榻上,榻几上是李嬷嬷泡好的香茶,暖汽弥漫,我确是觉得冷。一个人静坐在屋内,神思恍惚不安,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王爷——”听到外间李嬷嬷的声音,我知道伏羲厝来了。不知道自己的反应是这么激烈,嗖的一下就从榻上下来跑到门口。

    刚走到门口的伏羲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我一手抓住了。

    我像个见到救命稻草的溺水小孩子,抓着伏羲厝的袖口不放手,眼神茫然无助的祈求着他。

    一时间,我看到伏羲厝眼里的惊诧之色,很快就消失了。头顶传来轻笑,多半是被人当笑话了,随后进来的李嬷嬷给他上了茶,而我却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后,坐在他身边,一手还紧紧拽着他的袖口不放,内心却平静了许多。

    伏羲厝还算有良心,并没有甩开我。李嬷嬷和进来的双儿见我这样,识趣的退出了屋子,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怎么啦?”伏羲厝转过身看着我,不用想,我的脸色一定不好。

    “紧张。”简单的说出实情,现在倒是安心了不少。

    “噗嗤——”正在喝茶的伏羲厝来不及吞下就喷了出来,眼里的担忧早没了。

    “真的,”我怕他不相信,赶紧解释,“皇宫太大,太富丽堂皇、金碧辉煌,可是没有一个地方是我的家。”话说到这里,我倒是想个被丢弃的小孩子,前世的孤独飘零聚上心头。

    伏羲厝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认真的听着我把话说完。

    “皇宫的房子太多,红墙太高,像个牢笼,这里面我谁都不认识,没有人真心对我笑,连你都不如,也没有自由。”只见伏羲厝眼神变得深思牟利,吞了吞口水,这才意识到这个地方说话还真是胆子大了!

    “我···”支支唔唔的,惊慌的四周看了看,伏羲厝也跟着我四周打量。我像个找到倾吐的对象,毫无顾忌的对着他大吐苦水,这时候只怕有人听了去我就惨了。

    “无碍,”他拉过我坐在他膝上,双手自然的环在我腰上。这样亲昵的动作有点不适应,但也没有推拒。

    “晚宴之后就回去,跟在我身边就好。”听了这些话,心里安稳了不少,像个找到归宿的浮萍,惊慌飘荡的心回归了。

    “那你怎么现在才来?”带着撒娇和责备,我自己都没有察觉。抬头睁着圆圆的眼睛直盯着他,等着听到答案。

    “呵呵——”我的问话彻底把伏羲厝问笑了,后背都能感觉到胸腔震动,有这么好笑吗。

    “下次不会了。”没有解释,算是不是安慰的安慰话,脸带戏谑的看着我,嘴角上翘,一副得意样儿。

    坐在他膝上,两人个头相差太大,他双臂环过我肩头,整个人都在他怀里。僵坐了一会儿感觉实在不舒服,加上一天来的紧张不安让人疲惫,向后缩进他怀里,脑袋蹭了蹭,找个舒适的位置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正在沉思伏羲厝感觉到我的动作,没想到我这么反常,拥着我的手臂紧了紧,两人各自怀着心思没有再说话。

    ————————————————————————————————————————————————————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担忧,即使是逃避,终究还是要面对的。

    皇宫的宴会华丽高贵,灯火辉煌之下,任何一个在座的都是皇朝体面的人。坐在这样的一群人之间,卑微的我实在是像个小土豆,不起眼得很。

    伏羲厝很安静,进了大殿就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而我也没有机会讲话。

    来来回回的见到不少陌生人相互熟络的打着招呼,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客气的,带着笑脸,我只觉得疏离。

    由于是皇子,伏羲厝身边不缺阿谀奉承的人。每个皇子的王妃都会受到称赞,撑足了面子。只可惜到了伏羲厝这里,这些来回走动的人每当见到身边的我都会不自觉的把刚要说出口的话憋回去,呐呐的转移话题。我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身子,配上没有成熟的孩童脸,就像个营养不良的弱女,美女如云的皇宫大殿,这样的场合实在是煞风景。

    这样给我带来的好处是,我呆在伏羲厝身边安静了不少,注意没注意到我的人都不会提及到我,这在午膳时分就很明显了。

    伏羲厝也不恼,脸上不见喜怒,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俊脸让我都感觉到不少女人都来得美艳目光,见到身边的我则是赶紧移开,暗自叹息。也不知道我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