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王兄
    李嬷嬷并没有走,我的话很多时候是软弱无力的,因为我知道,她会回答什么,久了,就成了习惯和客套,毕竟伏羲厝都礼让三分的人呢。

    午膳时候,伏羲厝并没有回来。我不知道孙镜给我开的是什么药,这要黑乎乎的,浓稠不说,味道实在难闻,用过午膳后半个时辰,双儿就会准时的把熬好的药段到我面前。好在这药不是一天三次,只要午膳和晚膳之后半个时辰服用即可,可我还是吃不消。

    无奈之下,我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折腾了半个时辰,在李嬷嬷和双儿、小雨的监视下喝完了药。本来还指望小雨撑撑腰,只可惜局势压人无法抬头,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想着何时是个尽头。

    “今天天气好,出去走走吧。”虽说是艳阳天,可是寒气冻人。

    身边随时在侧的李嬷嬷和留下来的小雨跟在我身后,一行人到了望亭,肚子里的苦药味儿让我难受,凉风吹过舒适了不少。

    “李嬷嬷,”坐在软垫上,喝着李嬷嬷泡好的茶,想了片刻说道,“去让双儿把药停了吧,身子已经好了。”

    “回王妃,孙先生说这药要常服用才好,王爷交代下来的。”李嬷嬷一句话堵死了我。

    在室内冬阳暖人,让人很舒服,懒洋洋的想睡觉,可到了这外面,寒气逼人,瞌睡虫早就飞走了。梅林梅花的梅花开得正艳,小道过处,微风拂来,落英缤纷,美不胜收,梅香缭绕,沁人心脾。

    “九王妃真是好兴致啊。呵呵呵——”七王兄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望亭了。

    “七王爷。”李嬷嬷、小雨跟着行礼问安。

    “恩。”七王兄伏羲旦随意的上了台阶,并不感觉见了我这个弟媳有什么避违,李嬷嬷赶紧铺上靠垫,让他在我对面就做了下来。

    “王兄怎么会到我这里来?”对这位七王兄,像哥哥一样尊敬喜欢,自然也没有拘束感。

    “来找九弟,在景夫院没见着,这不就到你的熙阁院来了吗。”七王兄四周看了看,“怎么,九王弟不在这里?”

    “何止不在,王爷今天早朝至今,我都没有见到他。”笑了笑,原来七王兄是来找伏羲厝的。

    “哦?最近九王弟倒是很少见到啊。”七王兄接过李嬷嬷递过来的茶,“庐山云雾?”转脸笑看着我。

    “恩。这可不是转给王兄准备的。”看他的神情,我不禁好笑。

    “哦?怎么说?”七王兄见我这样说也来了兴致。

    “庐山云雾好喝,我现在一直都喝这个。”我可不会说是伏羲厝吩咐的。

    “恩,志趣相投嘛。呵呵。”七王兄干笑两声。

    “王兄喜欢赏梅吗?”被我呛了两句,我转移话题,看向一片梅林花海。

    “美景,难怪王妃喜欢。不知王妃怎么看这梅林景色?”七王兄对这个话题似乎来了兴趣。

    “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转头看见九王兄眼神带着惊诧,“这是我听一位故人说的。”赶紧解释,我可不想欺名盗誉。

    “王妃的故人好文采,好眼光。”七王兄由衷赞道。

    “难得王兄赏识。”我可不敢多说什么了,省的给自己添麻烦,真不知道要是七王兄知道我还在跟着伏羲厝习字会怎么想。

    “王妃可会下棋?”喝了一会儿茶,七王兄提议到。

    “呃,会一点。”这回我可是老实的说了,上次伏羲厝的事儿给了我教训。

    “来,咱们下一盘棋如何?”七王兄也不等着我答应,只唤李嬷嬷去取棋盘来。原来这李嬷嬷倒是在景王府常接待这些王子的,对常来王府的七王兄也熟络。

    “王兄我可说好了,我只略懂规矩,下棋可没有什么经验的。”把话挑明了,免得自己尴尬。

    “无碍,”七王兄说着抬头,看了看我,让我不自在的摸了摸脸,一脸好奇的看着他,“王妃年小,咱们王妃王兄的称呼显得生分了不少,这样吧,今后叫我旦哥哥好不好?”七王兄确实像个大哥哥的样子哄着我这样叫他,在他眼里都是个小妹妹似的,这一点从他看我的眼神可以看出来,只是我们私交不深。

    “好啊。”我一脸同意,并没有觉得不妥,“七王兄就叫我小夕吧。”我一脸高兴地看着对面的七王兄。

    “好。”两人相视而笑。

    李嬷嬷拿来了棋盘,和上次伏羲厝下棋用的都是同样的一幅,我对府里头的东西并不熟悉,伏羲厝给了我玉牌子掌管王府内务,可我一次都没有使用过,至今也还是相安无事。

    一盘棋局下来,我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动用所有智慧,眼睛都看直了,棋盘上,最终也只是剩下了我的守门将领。七王兄也不说什么,我死不认输,他也不劝我投降,好不容易用从伏羲厝那里学来的三脚猫功夫吃掉了他的一个炮,可这也只是我唯一胜利的一个地方了。

    一局下来,在七王兄剑指王城的时候,我被逼认输了,哎,一盘棋也就一盏茶的功夫。

    “七——,旦哥哥好厉害。”大冷天的,亭子燃着火炉,可我更是额头都出汗了,到了这个异世,不能不说这事我第一次动脑经。

    “小夕再多和九弟下几次棋,旦哥哥早晚会败在你手下的。”七王兄认真地说着,眼神温和。

    “旦哥哥?”我一脸惊异看着他。

    “九弟常与我下棋,他的棋路诡异莫测,多年来我都甘拜下风,”七王兄说到这里转了脸,“九弟棋艺精湛,小夕刚才一举吃下我的炮棋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难得啊,我好不容易生理的果实,这功夫还是受益于伏羲厝那家伙啊,七王兄说得诚恳,我更是高兴,不觉更是喜欢了。

    “旦哥哥很懂王爷?”这是我不解的地方,皇室兄弟只间,能有七王兄这样的脾性,才会少很多人心猜忌吧,待人温和有礼,说话爽朗大方。

    “呵呵——”七王兄淡淡的笑了笑,回避了我的问题。

    “不早了,旦哥哥还有事,要回去了。小夕自己早些回屋子里去吧,外面天寒地冻小心着凉,知道吗?”七王兄亲昵的走到我面前,完把我当个小妹妹看待了,李嬷嬷在一边没说什么。

    “好,”我笑了笑,心里温馨暖和。

    “旦哥哥还会来看我吗?”看着他走出了望亭,听到我叫唤,转身看了看我,笑脸盈盈。

    “恩,小夕听话,旦哥哥回来看你的。”抬头看了看庭上挂着的牌匾,转身向前院走去。

    ——————————————————————————————————————

    送走了旦哥哥,这个让我感到轻松温馨的人,望亭就变得凉飕飕的了,火炉在一旁燃烧着,可是笑意渐退的脸上恢复了冷漠。

    无心赏梅,心里恢复了孤寂。原来美景当前,也需要有个陪伴啊。

    “小姐,七王爷对您挺好的,像个大哥哥,他还会再来看您的。”小雨看着我不开心,上前提点我。

    没想到,惹来一旁默不做声的李嬷嬷狠狠的一计冷眼,赶紧退到一边不出声了。

    “回去吧。”李嬷嬷这个照顾我、监视我的人,我也不想说什么,失落的时候提不起任何兴趣,与人不和也不是我的本意。

    穿过梅林,落英点点,洒在肩上,带着一点冰凉。

    “小雨,给我磨墨吧。”到了哪里,李嬷嬷都会为我准备好热茶,这一点是我这些日子观察出来的。

    “小姐还练习这几个字啊。”一旁的小雨都认识这些字了,见我练来练去反反复复都是这些。

    “当然,这些都是王爷教导的,这字写起来很漂亮,我喜欢。”说到后来,脸上不觉起了笑意,看见自己字体越来越好,越来越像,骄傲满怀。

    “喜欢什么?”伏羲厝的声音传来,这人脚步也太轻了,进了门,快步走到我身边,李嬷嬷接过伏羲厝的白狐风衣。

    “你看我的字怎么样?”我很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字,越看就越来越像了。

    “你觉得呢?”伏羲厝好笑的看着我,站在身边还是能够感觉到寒气。

    “虽然‘貌合神离’,可是好歹我也进步不少啊。”满满的骄傲,神情自豪,神气极了,并没有把伏羲厝的戏谑放在眼里,这确实是我的进步嘛。

    “夕儿——”伏羲厝一时闪了神,看着我。

    “怎么啦?”我见伏羲厝眼神变了变,很快消失了。

    “恩,确实进步不少。”比起昨天的东倒西歪的字体,除了神韵,下笔的劲道,远看还真看不出彼此的差别。

    “对了,你今天干什么去了,这时候才回来?”我低头收拾桌上的纸张笔墨。

    没有听到伏羲厝的回答,抬头才看见,这家伙一脸浅笑,什么事情这么高兴了?

    “午膳用过了吗?让膳房送点粥过来吧。”我转身看了看李嬷嬷,只见李嬷嬷一脸笑意盈盈的给伏羲厝递过热茶。

    “是,王妃。奴婢这就去。”李嬷嬷躬身退下。

    “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高兴?”放下手中的纸张,留下小雨帮我收拾着,转身看着伏羲厝浅笑坐在书桌边靠背椅上。

    “夕儿,”伏羲厝伸长手揽过我,不顾有人在场,我赶紧推开腰上爪子。

    “小雨,你先下去吧。”遣退了小雨这丫头,我狠狠的瞪了一眼伏羲厝,这家伙还真是不老实。

    “过来。”伏羲厝脸色沉了下去,带着命令,我乖乖儿的慢步挪了过去。

    “怎么了?”这家伙板着脸的样子我还是怕的,边走边觉得自己性子懦弱可欺。

    伏羲厝一把把我搂进怀里,手臂像蔓藤一样缠了过来,身子较小,自然双脚离地的窝进了他怀里。

    “真香。”伏羲厝用鼻子在我发髻边嗅了嗅,四处游移,后颈痒痒的。伸手在我颈边拈了一片梅花花瓣,在眼前看了看。

    “去梅林了?”松手,花瓣掉落地上,手又环了过来。

    “恩。”窝在他怀里,屋里暖,身上衣没有了刚才的寒气。他的袖袍宽大,遮住了我大半身体,伸出脑袋,这时候才注意到他还穿着朝服。

    “怎么没有换衣服?”几次伏羲厝都是换过了衣服的,今天回府就直接过来了吗?

    “恩,一会儿让小福子把我的衣服搬过来。”伏羲厝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头,额头抵着我的耳鬓,脑中陡然冒出‘耳鬓厮磨’这个词汇。我一惊,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伏羲厝察觉我的异样,转头看着我。

    “怎么了?”眼神淡淡的带着关切,我回了神,也没有说什么。

    “没事。”自己心惊,伏羲厝也没有追究。

    “你刚才说什么?”这才想起伏羲厝刚才的话,把衣服搬过来,什么意思?

    “夕儿——”伏羲厝声音透着淡淡的无奈,我一时不明白,这人会有无奈的时候?!

    我坐直身体,转身认真的看了看他的表情,还以一无所获。

    “呵呵——”伏羲厝见我如此,一脸好笑。这些日子,我们两人相安无事,关系也好了些,近了些,可是心里还是不懂这家伙所思所想,今天旦哥哥对我的探问也是回避不答。

    不管了不管了,没有伤害到我,我也不会太在意的,这人至少人品不会这么坏到伤害我这个无辜吧,可谁知道呢?

    没想到,我这点小心思,对今后的岁月,给了伏羲厝一个否定的开始。一个淡漠,一个深沉,这样的结合在皇室不知道有没有过,但我无从去想,也不想去想,有没有他,我都会善待自己,好男人需要自己去找,只是这个世间分了一个人给我,没有让我选择,暂且就接受未必不是好事。

    “你说要把衣服搬过来?”我口气加重了不少,仔细回忆他刚才说的话,平时他的话我都不在意听,这次还真是给自己提了醒。

    伏羲厝眼神定定看着我,变得深沉、牟利,不说话,也不松手,就这样看着我。两相对视,我敌不过他牟利的眼神,败下阵来,转身缩回他怀里,做回了鸵鸟。

    “我衣柜放不下了。”做最后的挣扎,其实我的衣柜很大,我自己也不怎么加衣服,占据半面墙的衣柜空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