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兄(第1/3页)
    李嬷嬷并没有走,我的话很多时候是软弱无力的,因为我知道,她会回答什么,久了,就成了习惯和客套,毕竟伏羲厝都礼让三分的人呢。

    午膳时候,伏羲厝并没有回来。我不知道孙镜给我开的是什么药,这要黑乎乎的,浓稠不说,味道实在难闻,用过午膳后半个时辰,双儿就会准时的把熬好的药段到我面前。好在这药不是一天三次,只要午膳和晚膳之后半个时辰服用即可,可我还是吃不消。

    无奈之下,我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折腾了半个时辰,在李嬷嬷和双儿、小雨的监视下喝完了药。本来还指望小雨撑撑腰,只可惜局势压人无法抬头,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想着何时是个尽头。

    “今天天气好,出去走走吧。”虽说是艳阳天,可是寒气冻人。

    身边随时在侧的李嬷嬷和留下来的小雨跟在我身后,一行人到了望亭,肚子里的苦药味儿让我难受,凉风吹过舒适了不少。

    “李嬷嬷,”坐在软垫上,喝着李嬷嬷泡好的茶,想了片刻说道,“去让双儿把药停了吧,身子已经好了。”

    “回王妃,孙先生说这药要常服用才好,王爷交代下来的。”李嬷嬷一句话堵死了我。

    在室内冬阳暖人,让人很舒服,懒洋洋的想睡觉,可到了这外面,寒气逼人,瞌睡虫早就飞走了。梅林梅花的梅花开得正艳,小道过处,微风拂来,落英缤纷,美不胜收,梅香缭绕,沁人心脾。

    “九王妃真是好兴致啊。呵呵呵——”七王兄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望亭了。

    “七王爷。”李嬷嬷、小雨跟着行礼问安。

    “恩。”七王兄伏羲旦随意的上了台阶,并不感觉见了我这个弟媳有什么避违,李嬷嬷赶紧铺上靠垫,让他在我对面就做了下来。

    “王兄怎么会到我这里来?”对这位七王兄,像哥哥一样尊敬喜欢,自然也没有拘束感。

    “来找九弟,在景夫院没见着,这不就到你的熙阁院来了吗。”七王兄四周看了看,“怎么,九王弟不在这里?”

    “何止不在,王爷今天早朝至今,我都没有见到他。”笑了笑,原来七王兄是来找伏羲厝的。

    “哦?最近九王弟倒是很少见到啊。”七王兄接过李嬷嬷递过来的茶,“庐山云雾?”转脸笑看着我。

    “恩。这可不是转给王兄准备的。”看他的神情,我不禁好笑。

    “哦?怎么说?”七王兄见我这样说也来了兴致。

    “庐山云雾好喝,我现在一直都喝这个。”我可不会说是伏羲厝吩咐的。

    “恩,志趣相投嘛。呵呵。”七王兄干笑两声。

    “王兄喜欢赏梅吗?”被我呛了两句,我转移话题,看向一片梅林花海。

    “美景,难怪王妃喜欢。不知王妃怎么看这梅林景色?”七王兄对这个话题似乎来了兴趣。

    “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转头看见九王兄眼神带着惊诧,“这是我听一位故人说的。”赶紧解释,我可不想欺名盗誉。

    “王妃的故人好文采,好眼光。”七王兄由衷赞道。

    “难得王兄赏识。”我可不敢多说什么了,省的给自己添麻烦,真不知道要是七王兄知道我还在跟着伏羲厝习字会怎么想。

    “王妃可会下棋?”喝了一会儿茶,七王兄提议到。

    “呃,会一点。”这回我可是老实的说了,上次伏羲厝的事儿给了我教训。

    “来,咱们下一盘棋如何?”七王兄也不等着我答应,只唤李嬷嬷去取棋盘来。原来这李嬷嬷倒是在景王府常接待这些王子的,对常来王府的七王兄也熟络。

    “王兄我可说好了,我只略懂规矩,下棋可没有什么经验的。”把话挑明了,免得自己尴尬。

    “无碍,”七王兄说着抬头,看了看我,让我不自在的摸了摸脸,一脸好奇的看着他,“王妃年小,咱们王妃王兄的称呼显得生分了不少,这样吧,今后叫我旦哥哥好不好?”七王兄确实像个大哥哥的样子哄着我这样叫他,在他眼里都是个小妹妹似的,这一点从他看我的眼神可以看出来,只是我们私交不深。

    “好啊。”我一脸同意,并没有觉得不妥,“七王兄就叫我小夕吧。”我一脸高兴地看着对面的七王兄。

    “好。”两人相视而笑。

    李嬷嬷拿来了棋盘,和上次伏羲厝下棋用的都是同样的一幅,我对府里头的东西并不熟悉,伏羲厝给了我玉牌子掌管王府内务,可我一次都没有使用过,至今也还是相安无事。

    一盘棋局下来,我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动用所有智慧,眼睛都看直了,棋盘上,最终也只是剩下了我的守门将领。七王兄也不说什么,我死不认输,他也不劝我投降,好不容易用从伏羲厝那里学来的三脚猫功夫吃掉了他的一个炮,可这也只是我唯一胜利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