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药理
    “满啦?”伏羲厝好笑的哼了哼,热气打在额头,几缕鬓发垂在额前,痒痒的。

    “恩。”死鸭子嘴硬的回答,平日没见他打开我的衣柜看啊,想到这里胆子壮了不少。

    “呵呵——”伏羲厝也不回答。

    ——————————————————————————————————————

    腊月十二,除了最初的宫宴,我没有出过王府,确切的说是没有出过熙阁院。

    伏羲厝再也没有回过景夫院,他的东西自然都慢慢的转移到了小小的静楼。不住在一起还不知道,原来伏羲厝平常的衣衫都能够把我的大衣柜装满,在我的抗议无效下,好在这家伙有点良心,只是把要经常穿戴的衣物搬了过来,可怜我的衣柜大部分都装了他的衣物。

    更为可气的是,内室的浴桶被他发现之后竟然着人换了个更大的,省得安置两个?!害得我后来趁他外出上朝的时候赶紧给自己沐浴,每天闲适自在了,大冷天泡在温水里说不出的惬意,只可惜不敢呆久了。

    再好的防范,也有出错的时候。一次,伏羲厝出门不久后就回来了,上了楼见书房无人,内室隐隐有水声,脚步跟着进了门。

    “小雨吗?”隐约听到推门的声音,我惬意的闭着双眼,靠在木桶边。心里想着小雨这丫头也太小心了,老是念叨冬季寒冷,温水很容易变凉,让我不要在水里呆久了。

    “小丫头,这水还没凉呢,过会儿再加热水吧。”这样子一说,还是没有听见回音,只觉得怪异,睁开眼睛,水汽弥漫双眼看不真切,眨了眨眼才抖落睫毛上的水珠,站起身来回身往后看。

    只见伏羲厝一脸诧异的望着我,木愣的站在屏风边,眼神渐渐变得深邃,目光灼灼直盯着我看!

    “啊——”我震惊的回过神,第一反应就是直接把整个人埋进水里,双手环抱。

    听到我的叫声,正好去膳房端茶回来的李嬷嬷赶紧上了楼,小雨提着小桶热水紧紧跟上。

    进了内室,两人只见伏羲厝一脸无措的走在桶边,口里直唤着‘夕儿’‘夕儿快出来’,没有一点回音,而桶内水面上漂浮着长长的青丝,混合着漂浮的五色花瓣显得凌乱魅惑。

    “王爷——”李嬷嬷见此情景赶紧唤了唤伏羲厝,快步走了过来,“请王爷到书房暂歇吧。”

    一旁的双儿也赶紧取来衣物。

    “夕儿在水里很久了,会不会有事?”伏羲厝焦急的声音传来,在水底死命憋气的我听得更是清楚,心里更是痛恨万分,这呆子!都不知道丫鬟仆从会怎么看我了。

    “王爷离开自然就不会有事了。”李嬷嬷想是见我在水里憋久了会真的出事儿,声音略带紧张,见过人事的老人自然知道先前出过什么事儿。

    “小姐——”小雨的声音传来,我也听到了伏羲厝出门的脚步声,只可惜我这怎样见人啊。

    “哗——”的一声我从水里出了来,脸低低的不敢看身边的人,好在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偷眼瞟见李嬷嬷一脸正襟的给我擦干身子,赶紧接过小雨手中的衣衫穿上,小雨这丫头和我也好不到哪里去,脸红红的。我只想着借口自己脸红是给憋气憋出来的!

    自那以后,我和伏羲厝相处起来多了一份尴尬,不过自从那天失态之后,伏羲厝还是在下人面前冷着一张严肃威严的脸,在场的李嬷嬷和双儿也似乎很有默契将这件事情遗忘了似的,只有我一个人耿耿于怀。

    我和伏羲厝单独相处的时间居多,心里都能感觉到对方面无其事的表象下的扭捏和小心,我更是千般堤防了。好在这个月眼看就年关了,两人也相安无事的过了,日子久了自然就淡忘了。

    一个月下来,生活太过安逸,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我就叫伏羲厝把写好的字体都放在书桌上,闲来无事我自己就会去练习,不用手把手教导了。伏羲厝倒是听话,人搬过来了,书房没有搬过来,我就从来没有见他在我的书房处理政务之类的,这让我很高兴。

    小雨说我长胖了,白净了不少,我当她是在讨好,也没有在意。府里头的女人很少,除了我,伏羲厝并没有别的姬妾,大宗朝男子及冠要到二十岁,比我前世成年还晚两年。这个月来,我才知道,这王府虽大,可自从伏羲厝跑到我这里来了之后,景夫院只是他处理政务会见政客的办公地点了。

    膳房我也没有去过,只有每次喝药的时候双儿才会出现在我面前,这丫头近了身一股子药味儿,每天熬药也能忍得住这么难闻的药味儿,我很佩服,也很感动。

    对于喝药,我在伏羲厝面前提过几次,毕竟要想不喝这药,只能跟他说,让他开金口才能停,李嬷嬷对他可是百分百服从的。住在静楼,有伏羲厝这个大神在,李嬷嬷也没有提及王妃身段不该常住的事情,自然的,我也不敢撵人了。原本想给自己找个僻静之所,哪里会想到这般不易,每晚看着伏羲厝理所应当的占据我的床铺,心里那叫一个冤屈。

    ——————————————————————————————

    “明晚宫宴,父皇母后要我们在宫中守岁。”睡在身边的伏羲厝揽腰抱着我,声音低低的。

    “我们?”习惯成自然,伏羲厝的亲昵细语像吹眠曲似的,每晚都会简短地说些闲话。

    “恩。”伏羲厝懒懒的回答。

    夜又变得静谧,之后两人再也没有说话。伏羲厝是皇帝最小的孩子,皇帝伏羲圣四子五女,三个儿子已经成婚,现今只有七王兄这位逍遥的旦王爷单身一人。伏羲厝的五个姐姐都婚配,长公主、二公主远嫁异国和亲,作为女人,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三皇子、四皇子都已为人父母,府中都有侧妃、姬妾;五公主、六公主的驸马是朝堂权臣世家之子,据说两位公主都传习了皇后的霸气,驸马未曾纳妾;七王兄我很喜欢,至今单身逍遥快活着;八公主孤身嫁给了远在南方的富商世家嫡子,据说两人感情甚好,公主十五岁嫁人,四年来至今未有子嗣,那驸马却未有再纳姬妾,确实不简单。

    想着想着,伏羲厝的哥哥姐姐还真是不少,有这么多的兄姐应该是件福气吧,不然如同我前世,孤身一人,独自寂寞,不觉想得多了,脑袋晕乎,沉沉睡去。

    恍惚间听到穿衣的声音,伏羲厝已经起床了。由于我经常赖床,加上伏羲厝本就是个要上早朝的人,大清早的总是会被闹醒,迷迷糊糊的不甚清晰,不用睁眼就知道是这家伙起床了。

    咕哝一声,转身朝里,被窝暖融融的,还留有伏羲厝的龙涎香,大脑沉甸甸的再次睡着了。

    一个回笼觉醒过来,我一般都会忘记用早膳。

    一次,伏羲厝没有上早朝,习惯早起的他也没有叫醒我,用早膳的时候才知道这段时间以来我都没有起床用早膳。那一次我被狠狠的掀被提了起来,伏羲厝身材高大不少,再加上我本人就是个黄毛丫头的身段,哪里是他的对手,门窗大开,无力寒气逼人,一下子从温暖的被窝里提出来,只着中衣,犹如被丢尽了冰窖里,瑟瑟发抖!

    更可恶的是,那一次,我还没有回过神来,伏羲厝就辣手催花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打在了我的小屁/股上,肉肉的小屁屁当时没有感觉,可后来起床穿衣的时候火辣辣的疼,我也没有说,直到用早膳的时候一屁/股坐下去犹如针扎一般弹了起来,心里那个恨啊。

    从那以后,伏羲厝吩咐下去,辰时一过,若是我还未醒来,李嬷嬷就打开门窗、帷帐,进屋子里把我给叫醒,刚开始,我很反感,却没有办法,后来也就习惯了把回笼觉的时间缩短了。

    今早,伏羲厝像往常一样穿衣下楼,隐约听见他说了些话,吩咐了些什么,迷迷蒙蒙的就睡下去了。

    “王妃——”李嬷嬷的声音如期而至,让人烦不胜烦。

    “什么时辰了?”头脑晕沉没有力气,怎么眨眼工夫就来叫起了啊。

    “王妃,今日除夕,王爷进宫了。”李嬷嬷温言道。

    “知道了。”翻身再睡下去,不想理她,眼睛都睁不开。

    “王妃——”见我根本就没有睡醒的样子,李嬷嬷声音提高八度,“王爷交代了,说是午时之前要进宫的。”这句话无异于平地惊雷,腾地一下,我起身看着站在床边踏板上的人。

    “进宫?!”我不可置信,天生当鸵鸟的人对闹市都是畏惧的,能避则避。

    皇宫那是什么地方,当今皇后的事迹辉煌得不得了,自从我宫宴回来之后,多少留意了皇后的事情,伏羲厝给的书籍中我也看懂了些许,身在王府,下人们说到伏羲厝自然就会提到他娘亲了,多少我都听到一些,总之是个女强人的角色,加上我见过的真人不怒自威的凤仪,更是对她畏惧,不敢靠近。

    “是,王爷交代了,让王妃在浮碧阁等王爷。”李嬷嬷把伏羲厝的话转达给我。

    “知道了,”这才想起昨晚伏羲厝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说的守岁的事情,“不是说晚上吗,怎么这么早就进宫?”

    “回王妃,奴婢们已经准备好了,王爷说今晚在宫里守岁,早朝之后就不回来了,让王妃进宫等王爷。”李嬷嬷耐心的回答,我心里气愤伏羲厝这个大爷。

    上次进宫就等他,这次还是我等他,这大爷还真是霸道惯了。

    “什么时辰了?”很明显,我心里不好受,脸色好不到哪里去,李嬷嬷和小雨也知趣的没有说话。

    收拾妥当之后,正好赶在午时之前进了宫,不过这次倒是好,听说帝后一早就到太庙去祭祖了,回来都是晚宴时分了。

    早朝很快就结束了,伏羲厝这家伙身为皇子却没有去祭祖,这让我惊讶。

    “怎么了?”伏羲厝见我一脸讶异的看着他,解下身上的宽厚披风,递给小雨。

    李嬷嬷递上茶水,带着小雨退下了。

    “没什么。”我本就不关心这些,本不想过问,却耐不住好奇,“你不去太庙祭祖?”我还是说除了自己的疑惑。

    “呵呵——”伏羲厝一听,笑了笑,一脸戏谑的看着我,眼神深邃,“那王妃还在这里?”这话问得我一时答不上来。

    “我不一样。”想也没有想就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小小的低估了一声。哪知这话没有逃过伏羲厝的耳朵,表情立马变得严肃了不少。

    “哪里不一样?”这家伙还真是来劲儿了,不让我回避。

    “啊?”我这才意识到这话说的不得体,赶紧打圆场,“王妃是女眷,祭祖拜天是大事,更何况身在皇家,理当回避不是?”好在脑袋清醒过来,从早上起床到现在,生物钟被扰乱了的感觉很不舒服,头脑晕沉沉的厉害。

    “恩。”伏羲厝不置可否,坐在暖榻对面,和我中间隔着矮桌,“你倒是懂得不少。”听不出有什么不妥,我也没有在意。

    “那我们干什么?”我问起了滞留宫中的接下来问题。

    “夕儿想干什么?”伏羲厝好笑的看着我,嘴角微翘。这种时候,我知道自己要动动脑子了,每到看见他这样的表情,我都要想想,这家伙深沉得紧。

    “你教我下棋吧。”想起来一下午的时间,不下棋实在不知道在这个让我畏惧的皇宫大院里有什么好干的。上次望亭对弈,七王子,也就是旦哥哥输的那一场让我对伏羲厝的棋艺很好奇,想着什么时候学会了去赢了旦哥哥这个温和可亲的大哥哥定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你想学棋?”伏羲厝抓住字眼儿,放下杯盏看着我。

    “恩!”我很肯定的看了看他,定是不会说出真实目的,好歹要找给有说服面前的人,“王爷的棋艺精湛,让人很佩服,可是高处不胜寒,想必王爷也会有独孤求败之感吧,在府里头跟着王爷练练棋艺,夕儿今后也好陪您下棋不至于寂寞啊。”

    这绝对是大实话,至少前半句是。当然,最终目的还是想赢了我心目中那个温和可亲的旦哥哥,想起来就很期待。这时候当着伏羲厝的面说出来,除非我是傻子。

    “王爷,王妃。该用午膳了。”李嬷嬷的声音传了进来,自从我坐在伏羲厝身上被撞见之后,只要我和伏羲厝在屋子里,李嬷嬷都会规矩的不再进来,只是在屋外传话,听吩咐。

    “恩。”伏羲厝也不回答我,起身整了整衣衫,往门外走去,我跟着出了门来到厅堂。

    午膳过后,没想到双儿这丫头还真是端了药进来,我更是一脸诧异的看着伏羲厝。

    这药我在府里头喝了一个月了,原本就是简单的消化不良,一直就没有太在意,这下我还真不敢自欺欺人了。

    “这是什么药?”带着谨慎小心的问,一直都没在伏羲厝面前提起过,今天还真要当面问出来,这肯定不是什么帮助消化的药!

    “夕儿,先把药喝了。”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伏羲厝知道我起了疑心。

    “这是什么药?”端起碗放在矮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