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理(第1/3页)
    “满啦?”伏羲厝好笑的哼了哼,热气打在额头,几缕鬓发垂在额前,痒痒的。

    “恩。”死鸭子嘴硬的回答,平日没见他打开我的衣柜看啊,想到这里胆子壮了不少。

    “呵呵——”伏羲厝也不回答。

    ——————————————————————————————————————

    腊月十二,除了最初的宫宴,我没有出过王府,确切的说是没有出过熙阁院。

    伏羲厝再也没有回过景夫院,他的东西自然都慢慢的转移到了小小的静楼。不住在一起还不知道,原来伏羲厝平常的衣衫都能够把我的大衣柜装满,在我的抗议无效下,好在这家伙有点良心,只是把要经常穿戴的衣物搬了过来,可怜我的衣柜大部分都装了他的衣物。

    更为可气的是,内室的浴桶被他发现之后竟然着人换了个更大的,省得安置两个?!害得我后来趁他外出上朝的时候赶紧给自己沐浴,每天闲适自在了,大冷天泡在温水里说不出的惬意,只可惜不敢呆久了。

    再好的防范,也有出错的时候。一次,伏羲厝出门不久后就回来了,上了楼见书房无人,内室隐隐有水声,脚步跟着进了门。

    “小雨吗?”隐约听到推门的声音,我惬意的闭着双眼,靠在木桶边。心里想着小雨这丫头也太小心了,老是念叨冬季寒冷,温水很容易变凉,让我不要在水里呆久了。

    “小丫头,这水还没凉呢,过会儿再加热水吧。”这样子一说,还是没有听见回音,只觉得怪异,睁开眼睛,水汽弥漫双眼看不真切,眨了眨眼才抖落睫毛上的水珠,站起身来回身往后看。

    只见伏羲厝一脸诧异的望着我,木愣的站在屏风边,眼神渐渐变得深邃,目光灼灼直盯着我看!

    “啊——”我震惊的回过神,第一反应就是直接把整个人埋进水里,双手环抱。

    听到我的叫声,正好去膳房端茶回来的李嬷嬷赶紧上了楼,小雨提着小桶热水紧紧跟上。

    进了内室,两人只见伏羲厝一脸无措的走在桶边,口里直唤着‘夕儿’‘夕儿快出来’,没有一点回音,而桶内水面上漂浮着长长的青丝,混合着漂浮的五色花瓣显得凌乱魅惑。

    “王爷——”李嬷嬷见此情景赶紧唤了唤伏羲厝,快步走了过来,“请王爷到书房暂歇吧。”

    一旁的双儿也赶紧取来衣物。

    “夕儿在水里很久了,会不会有事?”伏羲厝焦急的声音传来,在水底死命憋气的我听得更是清楚,心里更是痛恨万分,这呆子!都不知道丫鬟仆从会怎么看我了。

    “王爷离开自然就不会有事了。”李嬷嬷想是见我在水里憋久了会真的出事儿,声音略带紧张,见过人事的老人自然知道先前出过什么事儿。

    “小姐——”小雨的声音传来,我也听到了伏羲厝出门的脚步声,只可惜我这怎样见人啊。

    “哗——”的一声我从水里出了来,脸低低的不敢看身边的人,好在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偷眼瞟见李嬷嬷一脸正襟的给我擦干身子,赶紧接过小雨手中的衣衫穿上,小雨这丫头和我也好不到哪里去,脸红红的。我只想着借口自己脸红是给憋气憋出来的!

    自那以后,我和伏羲厝相处起来多了一份尴尬,不过自从那天失态之后,伏羲厝还是在下人面前冷着一张严肃威严的脸,在场的李嬷嬷和双儿也似乎很有默契将这件事情遗忘了似的,只有我一个人耿耿于怀。

    我和伏羲厝单独相处的时间居多,心里都能感觉到对方面无其事的表象下的扭捏和小心,我更是千般堤防了。好在这个月眼看就年关了,两人也相安无事的过了,日子久了自然就淡忘了。

    一个月下来,生活太过安逸,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我就叫伏羲厝把写好的字体都放在书桌上,闲来无事我自己就会去练习,不用手把手教导了。伏羲厝倒是听话,人搬过来了,书房没有搬过来,我就从来没有见他在我的书房处理政务之类的,这让我很高兴。

    小雨说我长胖了,白净了不少,我当她是在讨好,也没有在意。府里头的女人很少,除了我,伏羲厝并没有别的姬妾,大宗朝男子及冠要到二十岁,比我前世成年还晚两年。这个月来,我才知道,这王府虽大,可自从伏羲厝跑到我这里来了之后,景夫院只是他处理政务会见政客的办公地点了。

    膳房我也没有去过,只有每次喝药的时候双儿才会出现在我面前,这丫头近了身一股子药味儿,每天熬药也能忍得住这么难闻的药味儿,我很佩服,也很感动。

    对于喝药,我在伏羲厝面前提过几次,毕竟要想不喝这药,只能跟他说,让他开金口才能停,李嬷嬷对他可是百分百服从的。住在静楼,有伏羲厝这个大神在,李嬷嬷也没有提及王妃身段不该常住的事情,自然的,我也不敢撵人了。原本想给自己找个僻静之所,哪里会想到这般不易,每晚看着伏羲厝理所应当的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