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第1/3页)
    次日醒来,喝了膳房送来的醒酒汤,头疼好了很多。

    王府里本就没什么人,伏羲厝一上朝,我这个看起来受宠的冷宫王妃也是个不问世事的主,熙阁院在李嬷嬷的严加管教之下,丫鬟奴婢各行其事,我更是闲得轻松。

    皇家不似普通人家,热热闹闹的大团圆,王公大臣走客送礼也忙乎的不行,繁闹的表象下并没有多少真正的过大年的喜气,反倒是忙碌和疲惫。

    听李嬷嬷说,景王府账房这两天很忙,过大年前半个月开始就陆陆续续的有贡品送来,这些我也没有在意,只当闲来无事听李嬷嬷唠叨唠叨吧。只可惜平日里规规矩矩毫不越距的李嬷嬷这两天话特别多,本就是圆胖胖的身子,一口白牙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念得我耳根子都起茧子了。

    李嬷嬷说这些自有她的用意,我也不拆穿。只要我默不做声,身边的人似乎都会像看待我的表象一样对待我,小雨是,李嬷嬷也是,身子娇小,还未及簈的黄毛丫头,成了个小媳妇儿。

    加上李嬷嬷本就是宫里有品级的嬷嬷,在王府也有地位,对我难免产生优越感吧,这两天好心的在我面前唠叨,实则是像潜移默化的教导我王妃该知道的礼仪套路,苦了我的两只耳朵。

    伏羲厝开年就很忙了,很多时候都是晚上回来,当我睡得模模糊糊的时候,身边总是小心翼翼的专进来一个人,轻手轻脚的,暖和的人肉保暖炉进了被窝,我自然不会放过,咕哝一声,自发的翻身缩了过去抱着暖炉睡觉。

    次日醒来,床上也就我一个人,房里安静极了。这过年的几天,我总是安安静静的,和平日里没什么两样,自己也没有吵闹,只是每天身边的丫鬟仆从都会说些吉利讨好的话,遇到这种情况,李嬷嬷都会替我打赏,丫鬟仆从个个乐呵呵的谢恩,其实我也不知道给了他们什么东西然他们这么开心。

    想着是过年,白日里我没什么事做,小雨这丫头也一直跟着我,这两天练字的时候居多,练得字都是伏羲厝年前写给我的,开始半个月单个的字,后来慢慢的伏羲厝见我学得奇快,就直接把一些小册子拿给我自己看着练了,说是以前他用过的,只是字体不同。

    原本还想凑合着学着认字就可以了,可是练了几张之后发现字体不同,学起来麻烦,于是我就把这个麻烦扔给了伏羲厝,叫他先临摹一遍,写好了再给我,伏羲厝起先还犹豫,到后来在我的不满下无奈的说了一句“夕儿还真懒”也就作罢了。

    每天的膳食都是膳房变着方式配合着孙镜的药方做的,滋补身体对我也没有坏处,我自然是在没有反对,由着李嬷嬷在一边瞎忙活。

    我身边的丫头也就是贴身的小雨和这个月以来一直为我熬药的双儿,李嬷嬷自是不离左右,不过府里头丫鬟们的大小事情都是她在打理,男仆很少进入熙阁院,李嬷嬷趁我午睡的时候都会离开熙阁院,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醒来她人也就回来了,想来是王府里头管事的,精明能干,只是整天跟着我这个不问世事的主子,累着她也是难免的事。

    整天事情少了,冬阳暖人,让我练字疲乏之后总是瞌睡绵绵,不知不觉就养成了午睡的习惯,小小幽静的静楼也不会有什么人来打扰,我更是乐得清静。

    这日午膳过后,双儿如期而至,我也乖乖的喝了药坐在书桌边准备练一会儿字体,半个时辰之后再午睡,小雨给我磨墨。

    “王妃,水府送来年礼,王妃要不要看看?”李嬷嬷这两天也很忙,有时都不在我身边,这才进门就急急忙忙走了过来,“水府着人传来口信,说是问王妃是否归宁?”

    “什么?”我一听归宁,这才想起娘家水府,还以为李嬷嬷又要念叨什么待客接礼的事情了呢。

    “问王妃是否归宁?”李嬷嬷低头回道。

    归宁?

    对啊,大婚之后我就来到这里,归宁是在大婚三日后就称之为归宁,只可惜那时候的我过着外人看来凄凉孤冷的日子,谁会想到我啊。

    “不是说‘出嫁之女,归以客之’吗,你去回了他们吧。”想了想,低头继续练字。都说出嫁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我这个略懂得这些世俗礼仪的人,在妇德女驯看过之后才得知,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是要被当作客人对待的,更何况我对水府也没有什么感情,这时候我还真是感激这些束缚妇女言行举止的迂腐礼仪。

    “···”相比我的淡定,李嬷嬷没有明白我到底是去还是不去,一时站在旁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嬷嬷还有事?”我好笑的看了看这位行事机敏、干练的老嬷嬷,她也会踌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

    “是,老奴这就去回。”李嬷嬷躬身退下了,我也没有去猜想她会怎么回水府的人,想来好笑,她不至于原话说给人家听吧。甩甩头,继续练字,想不到我也会有为难人的时候。

    “小姐,李嬷嬷会怎么说?”小雨忍不住好奇,刚才的事情都已经听见了,这丫头在我面前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