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娘亲
    水府我没有见过,也不想见,今后见得时候应该更少了吧。

    事实却是如此,我自己再也没有回过水府,不是因为不受待见,而是因为我遇到了我的生母,这个爱我却躲着我的母亲。

    我把足够的时间留给伏羲厝和水府的左侍郎,我知道他们说的会是我所不知道的,却也是我不关心的。

    水夕的一生算来是凄惨的,我好奇这样的府邸会是哪一般景象。

    “王妃,到了。”领路的丫头在门前止步,屋门前还有一个丫鬟,穿着上差一些,远远见到我也不行礼。

    “这是景王妃,见了还不快快行礼。”大丫鬟狠狠的瞪了一眼对面的小丫鬟。

    “见过景王妃。”小丫鬟慢吞吞的行了礼,眼神不甘的回瞪了回去。

    我没有在意这些丫鬟的小动作,只是好奇大嫂门前怎么有这些事情。

    进了内屋,大丫鬟赶紧上前掀起门帘,规矩的传唤了一声。

    “小姐,景王妃来看你了。”大丫鬟等我进去之后放下帘帐。

    屋子里头一点都不通风,闷闷的,还点着油灯,昏暗的内室让人有点窒息,屋内四处倒是干净,摆设也显得贵气。

    “景王妃来了,切身身子不便,请恕妾身不能行礼。”弱弱的女声从里间床榻传来,让房间更显得阴森,我冷冷打了一个寒噤。

    “嫂子。”我试探的向里间床榻望去,停步不再上前。

    “柳儿见过景王妃。”一年轻貌美女子走了出来,在我面前行礼问安,花枝招展,熏香扑鼻而来,让我反感。

    “不必多礼。你是?”我不知道坐月子的人是不是喜欢这种味道,但我实在是受不了,本就令人窒息的房间更是让我感到胸闷,难以呼吸了。

    “柳儿是少爷的妾室。”面前女子娉婷摇摆,身段妖娆,人如其名的柳腰身。

    “哦。”原来这就是我所见过的第一个妾室啊。静楼太过安静,景王府也就我和伏羲厝两个都未成年的少主子,我自然没有见过妾室;进宫两次,宫宴规格都是不准带妾室的,唯一可以带妾室的皇帝伏羲圣却是只有叶皇后一人。

    这个时空,妾室女子是没有资格上厅堂的,死了也只是归还娘家尸身,有点门第的则可以夫家安葬,生育有儿子的则好点。眼前这个妾室并没有卑微之色,看来是个性子强硬刚毅的女子,想来是得宠的吧。

    “哼!”轻微的,我听到内间床帐内传来一声冷哼,气息微弱。

    “产房晦气,景王妃可能受不了,敏儿还不把窗户打开。”声音严厉,正是我面前的柳儿妾室,正厉眼看着大侍女,原来嫂子身边的大侍女叫敏儿。

    “不用。”我赶紧出声阻止。这时候正值冬末,寒气入室,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来看看大嫂,坐月子的人,怎么可以吹冷风呢。”本就反感的人,见到这个柳儿妾室更是觉得碍眼。

    “是。”敏儿赶紧回到,看起来是个机灵的丫头。

    “大嫂。”绕过面前的柳儿,我走进床帐唤道。

    “劳王妃挂心了。”帷帐掀起,露出一张惨白的脸,梅氏苦撑着身体想起床。

    “大嫂不要起来,好好养着身子吧。”我赶紧过去,虚弱的人似乎身体都很轻,揽着大嫂梅氏的肩都觉得硌手。

    “多谢景王妃。”梅氏浅笑道。

    “景王妃,妾先退下了。”柳儿远远地回道,在我面前还算规矩。

    “你下去吧。”见此,我并没有说什么,妾室来看大房,这事情我怎么会不懂,更何况眼前这个恃宠而骄的柳儿。

    “大嫂。”听到大嫂的冷哼,我回头唤道。

    “让王妃见笑了。”梅氏客气的回道,“我身子弱,王妃也见到了,这些个骚猸子到我这里都开始不安分了。”梅氏心中带气的说道。

    看见梅氏这样的怨气,我第一反应就是‘怨妇’,女人啊,何苦。

    “大嫂,你先养好身体,等身体好起来了才有力气啊。小侄子还小,还需要娘亲照顾呢。”我赶紧安慰道。

    “恩,多谢景王妃关心。”梅氏身心疲弱的回道,脸色好转了很多。

    坐了一会儿,除了表示一些担忧,我并没有什么闺房话和梅氏讲,梅氏也是个得体的人,甚少在我面前抱怨什么,说话客客气气,这月子也快坐满了,如今还是这副模样,让我好生感慨。

    没坐多久,我说道想去看看娘亲,梅氏没有阻拦,说是大娘自从我出嫁不久之后就病倒了,一病不起,如今也快不行了,真是应了那句话,病来如山倒。

    出了门,小雨告诉我,我出嫁的时候她还看见梅氏身体康健,只是怀着孩子身子不便行走,这些年好不容易生了一个儿子,却落得这幅身子骨。

    梅氏生有三个女儿,只可惜我没有看到。大女儿水月安,二女儿水月诺,三女儿水月萱,大的还不满十岁。这个女人,让我感叹世事残忍,若是没有子嗣,不知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如今这幅身子骨可还能生孩子?!这不由让我更是心冷了几分,大哥水岳岚到底是个怎样的丈夫。

    在水府,很少有人认识我,小丫头们远远地见我身后跟着敏儿都好奇的探头探脑的看过来。

    ————————————————————————————

    来到后院的佛堂,我见到了我的母亲,这个生而不养的女人。

    我没有激动的心情,来到这个时空,我没有为任何事情激动过,即使是亲身母亲,带着同样的血缘,我却感叹世间苍凉,连亲身母亲都如此,而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我遇到过,所以不在乎?!

    佛堂很安静,只有木鱼的声音敲响,晚冬的寒气逼人,佛堂门前冷风一吹更是让人寒冷,心里凉凉的不是滋味,不知道此行来看她干什么,用佛家的话说,有等于无也何尝不可。

    “景王妃,到了。”敏儿站在佛堂门口回道,小雨紧跟在我身后。

    进了佛堂,脚步轻盈,屋内跪着一个束装妇人,瘦瘦小小的身子更我很相像。

    “娘。”我平淡的唤道,站在她的身后冷淡的看着面前人的背影。

    跪着的老妇人身子明显僵了僵,愣愣的转过头来。苍老的脸颊,皱纹明显,但是脸部轮廓很美,瓜子脸,可以想见年轻时五官是多么精美,漂亮的挺鼻梁,大眼睛随着年龄的老去布满了皱纹,年老色衰的容颜给人沧桑的感觉,不像是个只知道闺妇怨的女人,带着伤痕。

    这样的女人经历过很多吧,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她沧桑,潜心修佛,看着我的神情慈爱怜惜。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李氏眼中的不忍很快消失不见了。

    “夕儿——”李氏颤颤巍巍的走近我,伸手想要抚摸我的脸,看着我陌生毫不动容的神情,手停在了半空。

    “娘,我来看你来了。”我心中不忍,却也不想被她触碰,转移了话题。

    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很不一样,不是我想的那样嫌弃女儿的女人,也不是我想的那样凶狠凉薄,总之我想过很多种,都是个不好的母亲,没有想到会是眼前这种状况。

    “好,好。”李氏消退了刚开始的激动和热情,这个女人情绪收敛得很快。

    两个人面对面了,这个时候一说一答之间就已经没有什么话说了。

    我看着面前这个沧桑的女人,她本是个大美女吧,只可惜岁月不饶人。这样的母亲让我很疑惑,为什么会十几年不教养自己的孩子?可怜于这样的身世,有父有母的人,家境也不坏,可是女儿却生来体弱而无人养育,这个女人又是何其狠心!

    想到这里,我实在没有心情去探究什么,孩子都生了,养育她就有那么难吗。水府的人让我畏惧,温文持重的年迈父亲、眉目阴柔的大哥、还有这位美丽慈目的母亲,这是怎样的家庭啊,原本幸福的小女儿却是意料之外的待遇,成长历程艰辛孤苦,甚至是被抛弃!

    我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只让我觉得虚伪和做作,人是不是都有一张面皮,保护自己,伤害别人。

    “夕儿——”李氏定定的看着我,从头至尾的看着,像一个慈母多少年不见自己的孩子一样,看着自己的孩子是胖了还是瘦了,看着自己的孩子是否健康。可惜这个时候的我没有那样的感动,没有感觉到一丝亲情,只有冷漠代之。

    见我冷淡的态度,李氏了然。

    “小雨,你先下去。”李氏转头看向正堂上供奉的佛祖,声音突然变得严厉。

    我惊讶于这个不问世事的女人,她会知道站在我身后的人就是小雨!据我所知,小雨在水府时间并不长久,她都没有说出我的娘亲是什么样子的,伏羲厝带我来之前我就探过这丫头的口风。

    小雨无声的退下了,这时候我知道她将会对我说在她认为重要的事情了,我平静以待。

    “夕儿——”李氏转头看了看我,希望我给以回答,可是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是她口中的‘夕儿’还是现在的我,我想这没什么差别吧,都是被抛弃过的人,伤害的心都不会再跳动。

    李氏见我依旧如故,也算是明白了什么。

    “是啊,你恨我吧,恨我这个娘亲。”李氏转身步幅蹒跚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身子娇小柔弱,让人看了可怜。

    我没有回答,这似乎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我并没有资格说什么,也不想说什么。

    “娘亲抛弃了你。”李氏带着深深地悔意看着我说出这句话,这一刻在我内心激起了波澜,没想到她会这样直白的说出来。这个女人,不像水城志那样似若不见,没有忏悔,没有歉疚。

    “您别这样。”对这样的母亲,我不知道该安慰还是该指责,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够再事不关己。

    “不,让我说吧。”李氏见我看着她,眼神没有愤恨,没有指责,她无奈的笑了笑,笑得好不凄凉。

    我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静静的听着她的故事,也是我的故事,听她讲那些曾经的往事,而我没有鄙视和唾弃,因为我只是个过客,以听故事的心态来面对这个关于我的故事。

    “我生下了你,但是我那时候年轻,怀着恨意,心里想着报复,我极端的把所有不该强加给你的狠心都用在了你身上,这是我的错,是我造的孽啊。”李氏边说,边忏悔。

    “所以你错了。”我没有问她为什么,这已经不重要了。

    “是啊,我错了。”历史看着我,眼神忏悔、怜惜,带着无边的悔恨和歉意,这个在佛祖身边多年的人,把歉意告诉了佛祖,今天却想着终该是讲给自己女儿的时候了。

    “夕儿——”李氏瞬间苍老了很多,近了,我才看到她耳鬓的白发隐藏在其中。“夕儿该不会再来看我了吧。”李氏确实是个神秘的人,她的理智和冷静,不知道是不是佛祖的训导,多年来变得淡薄。

    “是。”我老实的告诉她,不在留一份念想,因为我知道,一个看透世情的人,尤其是一个母亲,她的眼神没有留恋的同时,就是她放开的时候,即使现在的我还未及簈。

    “好。”李氏没有多说,看着门外冬末的天空,空无一物,却包揽万事。

    空寂的佛堂很大,小雨远远地和敏儿站在一起,见我们望向门外,看向我这边,也没有进来,等着我唤她。

    “夕儿长大啦。”李氏肯定地说道。

    我没有回话,但是我知道,当她在告诉我这些的时候,她已经认为我长大了。

    “夕儿——”李氏并没有急于告诉我她要讲的故事,眼神飘渺,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九王爷待你可好?”李氏转头认真的看着我。

    “恩?”我没想到李氏的转变这么快,同是淡漠的人,这个时候居然提到和故事不相干的人?!

    “夕儿,娘老了。”李氏叹息一声,说话没有了力气,“娘不该告诉你这些,娘不能再错了。”说完,李氏没有再说下去,似乎悟透了真理,懂得了取舍。

    室内再度陷入安静,李氏的故事在中途停止,既然想通了,决定了,我也不相干了,何苦。

    “王爷待我很好,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作为娘亲,问了这个问题,我自是要回答的,找不到答案的地方,我不想找,可是这些肯定和这个女人有关,因为她的睿智潜藏在她淡漠世事的表象之下,悟透了,也就不再是秘密了,她若知道也就会告诉我的吧。

    “夕儿——”李氏眼神深邃的看着我,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那就好。”

    虽然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这对我没有坏处,直觉告诉我,面前的女人不会骗我,给了我这样的回答,伏自然不会对我不利,只要别人不伤害我,我都不会去关心到底为了什么。政治联姻没什么不好,它没有伤到我的底线,好坏不需要去追究了。

    “谢谢你。娘。”我真心的感谢她,我的不安感很久很久的深埋在心里。今天一句话让我消除了戒心,我不想累着自己,但不会轻易的原谅别人,因为这些人,这些事都曾今真实而又彻底的伤害了水夕,伤害了这个身体,我没有借口和理由来亲近和原谅他们任何一个人。

    “夕儿——”李氏眼带泪光看着我,她的情绪因为我这一句话有了波动,我静静的看着她。

    “让我抱抱你可好?”李氏乞求的看着我,眼神充满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