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第1/3页)
    水府我没有见过,也不想见,今后见得时候应该更少了吧。

    事实却是如此,我自己再也没有回过水府,不是因为不受待见,而是因为我遇到了我的生母,这个爱我却躲着我的母亲。

    我把足够的时间留给伏羲厝和水府的左侍郎,我知道他们说的会是我所不知道的,却也是我不关心的。

    水夕的一生算来是凄惨的,我好奇这样的府邸会是哪一般景象。

    “王妃,到了。”领路的丫头在门前止步,屋门前还有一个丫鬟,穿着上差一些,远远见到我也不行礼。

    “这是景王妃,见了还不快快行礼。”大丫鬟狠狠的瞪了一眼对面的小丫鬟。

    “见过景王妃。”小丫鬟慢吞吞的行了礼,眼神不甘的回瞪了回去。

    我没有在意这些丫鬟的小动作,只是好奇大嫂门前怎么有这些事情。

    进了内屋,大丫鬟赶紧上前掀起门帘,规矩的传唤了一声。

    “小姐,景王妃来看你了。”大丫鬟等我进去之后放下帘帐。

    屋子里头一点都不通风,闷闷的,还点着油灯,昏暗的内室让人有点窒息,屋内四处倒是干净,摆设也显得贵气。

    “景王妃来了,切身身子不便,请恕妾身不能行礼。”弱弱的女声从里间床榻传来,让房间更显得阴森,我冷冷打了一个寒噤。

    “嫂子。”我试探的向里间床榻望去,停步不再上前。

    “柳儿见过景王妃。”一年轻貌美女子走了出来,在我面前行礼问安,花枝招展,熏香扑鼻而来,让我反感。

    “不必多礼。你是?”我不知道坐月子的人是不是喜欢这种味道,但我实在是受不了,本就令人窒息的房间更是让我感到胸闷,难以呼吸了。

    “柳儿是少爷的妾室。”面前女子娉婷摇摆,身段妖娆,人如其名的柳腰身。

    “哦。”原来这就是我所见过的第一个妾室啊。静楼太过安静,景王府也就我和伏羲厝两个都未成年的少主子,我自然没有见过妾室;进宫两次,宫宴规格都是不准带妾室的,唯一可以带妾室的皇帝伏羲圣却是只有叶皇后一人。

    这个时空,妾室女子是没有资格上厅堂的,死了也只是归还娘家尸身,有点门第的则可以夫家安葬,生育有儿子的则好点。眼前这个妾室并没有卑微之色,看来是个性子强硬刚毅的女子,想来是得宠的吧。

    “哼!”轻微的,我听到内间床帐内传来一声冷哼,气息微弱。

    “产房晦气,景王妃可能受不了,敏儿还不把窗户打开。”声音严厉,正是我面前的柳儿妾室,正厉眼看着大侍女,原来嫂子身边的大侍女叫敏儿。

    “不用。”我赶紧出声阻止。这时候正值冬末,寒气入室,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来看看大嫂,坐月子的人,怎么可以吹冷风呢。”本就反感的人,见到这个柳儿妾室更是觉得碍眼。

    “是。”敏儿赶紧回到,看起来是个机灵的丫头。

    “大嫂。”绕过面前的柳儿,我走进床帐唤道。

    “劳王妃挂心了。”帷帐掀起,露出一张惨白的脸,梅氏苦撑着身体想起床。

    “大嫂不要起来,好好养着身子吧。”我赶紧过去,虚弱的人似乎身体都很轻,揽着大嫂梅氏的肩都觉得硌手。

    “多谢景王妃。”梅氏浅笑道。

    “景王妃,妾先退下了。”柳儿远远地回道,在我面前还算规矩。

    “你下去吧。”见此,我并没有说什么,妾室来看大房,这事情我怎么会不懂,更何况眼前这个恃宠而骄的柳儿。

    “大嫂。”听到大嫂的冷哼,我回头唤道。

    “让王妃见笑了。”梅氏客气的回道,“我身子弱,王妃也见到了,这些个骚猸子到我这里都开始不安分了。”梅氏心中带气的说道。

    看见梅氏这样的怨气,我第一反应就是‘怨妇’,女人啊,何苦。

    “大嫂,你先养好身体,等身体好起来了才有力气啊。小侄子还小,还需要娘亲照顾呢。”我赶紧安慰道。

    “恩,多谢景王妃关心。”梅氏身心疲弱的回道,脸色好转了很多。

    坐了一会儿,除了表示一些担忧,我并没有什么闺房话和梅氏讲,梅氏也是个得体的人,甚少在我面前抱怨什么,说话客客气气,这月子也快坐满了,如今还是这副模样,让我好生感慨。

    没坐多久,我说道想去看看娘亲,梅氏没有阻拦,说是大娘自从我出嫁不久之后就病倒了,一病不起,如今也快不行了,真是应了那句话,病来如山倒。

    出了门,小雨告诉我,我出嫁的时候她还看见梅氏身体康健,只是怀着孩子身子不便行走,这些年好不容易生了一个儿子,却落得这幅身子骨。

    梅氏生有三个女儿,只可惜我没有看到。大女儿水月安,二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