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第1/3页)
    “娘亲——”我站起身,快速的抱了抱眼前这位可怜的妇人,迅速的回转身向门外走去。

    我没有回头去看李氏的表情,那眼里的哀伤不属于我,我不该去接受,我是个自私的人,伤害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们都还有自己的路要走。

    李氏惊愕中,眼神哀伤的看着我离开,头也不回的决绝让她似乎明白了女儿的果断。

    “比我强,我若年轻时有你般决绝,也不至于失去,失去你们。”李氏苦涩的笑,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佛堂,凄美、无奈,终究归附宁静。

    ————————————————————————

    “小姐。”小雨上前唤住我急急前进的步伐。

    “走吧。”我不想说什么,不用说什么,水府,太过陌生,我不会去探究身前做过什么,谁都不欠我的,当然,我没必要去弥补什么,原谅更说不上。

    “王爷在哪儿?”走着走着才知道这偌大的水府,我没有该去的地方。

    “回景王妃,王爷尚在花厅。”敏儿回道。

    “带我去。”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最想见的人居然是他。

    到了花厅,通传一声之后,我进了门,敏锐的捕捉到我爹责备的眼神,他责备什么我不知道,伏羲厝坐在上首,表情淡淡,大哥定定的看着我。

    “王爷。”我一眼扫过,眼神定定的看着伏羲厝,此时的我不知道,我拿求救般的眼神去看他简直就是被欺负后的小绵羊,惹人怜爱。

    “夕儿过来。”伏羲厝向我伸出手,我不管不顾的走到他身边靠着坐下。

    “今日就到此吧。”伏羲厝结束了他们见的对话。

    我不知道伏羲厝和他们说过什么,我不会过问,也不想过问。

    夜晚回到熙阁院,心神不宁的我,辗转难眠。

    “怎么啦?”伏羲厝揽着我的腰,呼吸的热气扑在脸上痒痒的。

    “你睡我远点,我不舒服。”心烦气躁,身边睡个人更是不舒服。

    “···”腰上的手收了收,轻轻压在我的肚子上,手掌贴在小腹上,更是痒了。

    “你干什么!”我气恼的伸过去手把爪子甩了出去。

    莫名奇妙的火气把伏羲厝也给惹火了,冷哼一声,躺着难受,掀被,起床。

    “你——”伏羲厝站在床边见我还没有动作,帷帐掀开,昏暗的灯光照了进来,伏羲厝愤愤的看着毫无反应的我。

    “哼!”我赌气的翻转身背对着他,越是这样越是不想理他。

    伏羲厝也气上心头,转身离去。自打今天回来就觉得他们这些权臣之间必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心里窝气,没有他,我哪里会理会这些烦心事,没有亲人的日子孤单且危险。

    ——————————————————————————————

    一大早,李嬷嬷就来把我叫醒,不停的观察我的脸色,我也没说什么。

    一整天,伏羲厝我都没有看见人影,也不主动打听他的消息。

    我想要安静,想要回到从前,心静如水的日子是美好的,我想要自己的事业,女子在外很难谋生,可我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让人猜不透摸不着的地方,静楼,静楼,何时才会静下来啊。

    赌气的日子不好受,想低头面前都还没人,这时候才知道,我和伏羲厝之间是不平等的。记得有耄耋老人讲过一句话,“不是东风压西风,就是西风压东风”。而我这样算什么?施与还差不多,对,很多很多都是伏羲厝施与给我的,我只是失去了自知之明,以为做自己的就可以了,我并没有开口向他要什么。

    日子越过越安静,像我想的那样,回到从前。

    ——————————————————————————————————

    开春了,熙阁院再次变得冷冷清清,伏羲厝没有来过,李嬷嬷时常叹气,药一直都在服用,孙静来过一次,把脉之后换了药。

    “小雨——”我的字体在这段时间得到很大进展,静楼以外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伏羲厝是不是火气也太大了点,就这点事情就闹这么久的别扭。

    “小姐。”小雨诺诺的走过来。

    “怎么了?”我不管小雨这些小心思,劝我去找人这事情我还真是无法屈就。

    “你去准备准备,今天我们的菜就可以卖了。”我若无其事的说道,不理会小雨欲言又止的表情。

    “是,小姐。”小雨懂事了很多,大概是李嬷嬷教导的吧,很多时候都可以比得上双儿了。

    出了熙阁院,我轻松的到了小木屋。

    咸菜不知道能不能够卖个好价钱,至少我是不能够露面的,风险太大,小雨也不方便,雇佣工人很重要了。以前跟小雨提过,凌家是我们的邻居,凌家是个寡妇,带着一个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