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出游
    “夕儿——”伏羲厝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头顶传来。

    “生辰快乐!”我脑子一激灵,赶紧说道。

    “···”伏羲厝被我突然冒出来的话镇住,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今天不是你生辰吗?”

    “···”伏羲厝看着我,明显转移了注意力。

    “可惜我没什么生日礼物送给你···”说着说着,伏羲厝脸色不太好了,这可是大事,声音小得自己才听得见。

    “那夕儿怎么补偿我呢?恩?”伏羲厝脸色转变真快,真是个不吃亏的家伙!

    “呃——你想要什么?”说着说着自己心虚,实在害怕这个什么都不缺的家伙会不会狮子大开口。

    抬头只见伏羲厝眼神戏谑的看着我,不怀好意。

    “既然夕儿如此,不如就让夕儿来补偿吧。”伏羲厝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给我听。

    “你!”我气得说不出话来,前脚被我欺负,现在就轮到我了啊。

    布料伏羲厝把我打横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我侧躺好,眼神不自在的回避着他。

    伏羲厝浅笑两声走了出去,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今天据说是十九岁的生辰,这么大个青年多少事情都是清楚的吧,该死的,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作茧自缚是很可能把自己陷入无法自拔的地步,比如鬼迷心窍做出傻事的我,唤醒了沉睡的牛牛是可怕的。

    “哎!”不自觉的叹口气。

    “夕儿叹什么气呢?”转头看见伏羲厝好笑的看着我,直觉告诉我,这时候比较危险。

    “没什么,睡吧。”我躲避的往里面挪了挪,不敢看他的眼神。

    “你干什么啊?”我别扭的使劲儿往床里面挪动,伏羲厝的咸猪手老远的就把我勾了回去,身子就僵直了不感动,今晚实在是不该啊,惹了这尊大神。

    “礼物。”伏羲厝理所应当的回道,微弱的灯光透过缝隙射进来,半明半暗的帷帐内,怎么都觉得今天气氛不对。

    “没有。”我不客气的回道。

    “看看就知道了。”伏羲厝一语惊人。

    听了这句话,我懵了。身子僵直如同木乃伊,这是什么状况?这家伙到底有完没完?

    心虚自己惹到了他,不该。可这时候却是没什么可以做的事情了,我还能干什么啊。想到这里,我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了,脑子空白了,今天踩到地雷了。

    “别——你别这样。”我急得快哭出来了,像个做错事承认错误的小孩,生怕错过时间认错就晚了。

    “别怎样?”伏羲厝显然不打算放过我。

    “呜呜···”假装可怜似乎是女人的本能,求取同情,得到赦免再好不过。

    “夕儿——”伏羲厝显然不相信我的假惺惺姿态,相处久了,像我这样哭过一场的人,他见识了,怎么可能学得出来小猫的声音来哭泣呢,不到伤心处啊。

    “你,”伏羲厝越来越不规矩了,后背紧贴着胸膛,这让我觉得热度太高,“你欺负人!”装可怜不成,指责我还是会的,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平日里的淡漠和敷衍啊!

    “···”头顶没有了声音,腰上的手明显的僵了僵。

    我警觉的发现事情有转机,不过还是担心这个逮着机会不放手的家伙变出别的花样来,决定先下嘴为强吧。

    “厝——”甜腻腻的声音,让我都恶心,腰上的手再次的顿了一下,连头顶的呼吸都暂停了,“厝,”我再接再厉,希望效果好点,“我们本就是夫妻,我的就是你的,你也别急,夫妻之礼带到我们成年再说也不迟啊。”我好心的劝道。

    如果光线充足,我转头肯定能够看见伏羲厝脸上红晕,只可惜我这时候太过成熟、谨慎的话是让伏羲厝听得,过程我不重视,只要结果就行。

    “这可是你说的,什么时候就有我说了算。”伏羲厝沙哑的声音传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听起来虽然话语霸道成熟,可怎么都觉得带着点青涩。

    不过这也好,挑明了今晚上我是躲过了咸猪手的干扰,心里乐开了花,放松了不少,深吸口气给自己缓解缓解。

    没事了就会安心的睡觉,很快就和周公约会去了。我根本没有注意到,抱着我的人此刻的模样,沉思中的伏羲厝红晕退去,少年的懵懂在一步步开启,原来同床的大灰狼就是这样慢慢成长起来的,可惜我没有察觉。

    ——————————————————————————

    翌日清晨,我始终觉得亏欠伏羲厝礼物还是过意不去的。

    望着床帐顶端的绣花式样,出神的想着怎么弥补的好。

    “想什么。”沙哑的声音,带着晨间未醒的迷蒙。

    “没——”我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脸,冷战以来都渐渐忘记的脸,此时看起来才觉得他似乎变了很多,但我不会细心的去追问那些变化。

    “再睡一会儿。”伏羲厝懒懒的搂着我埋头在我肩胛准备再睡。

    “带我出门逛逛可好?”我认真的看着懒猫一样没有睡好的伏羲厝,没想到瞌睡比我还多。

    “恩?”伏羲厝显然听懂了我的话。

    “我家给你都还没有出过几次门呢,你说我亏不亏?”我好笑的回道,想堵住这家伙的嘴就要下猛药,男人不都是面子第一嘛。

    “想去哪里?”伏羲厝果然中招了。

    “随便。”爱去哪里去哪里,我怎么知道皇城有什么好去处,想了想还是补充道,“初春了,春游行吗?”

    “春游?”伏羲厝没有明白我的话,大概第一次听说春游这件事情吧。

    “踏青。”我赶紧解释道,自己说漏了嘴。

    “好。”伏羲厝眨了眨眼,没说什么。

    “你真好。”我感激的看着伏羲厝,小心地转过身正对着他,脸对着脸,越是觉得身材高大,俊脸无波的伏羲厝更美了几分,天了人情味儿,忍不住双手环住他的脖子靠近了些。

    “谢谢你。”我由衷的说道,没有注意到这种姿势多不合时宜,我更低估了一个热血青年的自制力,还有‘早晨’的时间是多么敏感。

    “夕儿——”伏羲厝声音沙哑低沉了很多,眼神也变得深邃了,如墨一般看不清晰。

    “怎么啦?”我一时高兴过了头,一男一女挨得太近很容易出状况都忘记了,怪只怪两个人同床共枕有两个月习惯了。

    “恩!”伏羲厝喉结动了动,薄唇紧抿,眼神直直看着我,不会答。

    “我——我——”我似乎意识到不对劲儿,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赶紧先开棉被散热,自己爬过伏羲厝的身体下床,不小心碰到了硬硬的东西,嗖的一下缩回了腿,床头传来一声闷哼,脸红的避开伏羲厝的目光下了床穿上了鞋子。

    “李嬷嬷——”我求救一般的声音向门口唤着。

    “王妃。”李嬷嬷带着小雨急急进了门,后面跟着两个小丫鬟,端了洗漱用具进来。

    我不知道伏羲厝在床上干了什么,睡回笼觉估计是免了,反正我是能避就避,自己做自己的。

    李嬷嬷是何等精明的人,自然看出了我的不自在,嘴角浅笑。

    用过了早膳,气氛回到了从前,我们都没有做声,练字的练字,我的进步肯定是很大的,伏羲厝的字体我有模有样的学了下来。

    “哎!”我忍不住叹气,心心念念的想着早上伏羲厝答应的事情,怎么现在还没有动静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伏羲厝就离开了,听李嬷嬷说到景夫院书房去了。

    “小姐?”小雨不明所以,一脸关心,知道我的小屁屁遭殃之后更是疼惜万分,李嬷嬷见了红肿发青的样子都变了脸色。

    “小雨,去吧李嬷嬷叫过来。”打了屁/股就等同于禁足的我这时候反倒活跃了起来,安静求生的心死灰复燃一般,不怕死的,不顾后果的想走出熙阁院看看,这时候才察觉,这日子都快发霉了。

    “是。”小雨领命去了。

    ————————————————————————————————————

    跟着李嬷嬷轻车熟路的来到景夫院,的确是豪华不可方物的地方,楼台屋阁,鳞次栉比,可以说是美不胜收,哪怕小小的花园一角都是精心设计的,主院就是主院啊。

    “王妃,到了。”李嬷嬷驻足在湖边一角。

    湖中心就是书房,唯一的通道就是白玉石栏桥,走近一看,两人极其相似,却同时相貌普通,五官并没有突出之处,只是两个皮肤麦黄五官齐、相貌平平的普通侍卫打扮。可是细看就会察觉其中不同,两人都手持长剑,一人左手一人右手,剑柄花纹雕饰精工细作,合起来是配对的两个剑柄;两人衣衫和普通侍卫无异,只是镶嵌有复杂的暗纹,布料上等,比一般仆从管事要好很多。

    犹如两尊神一样,冷漠笔直的站在桥两端。任我怎么上下打量,两人眼睛都不眨一下。

    抬步准备上桥,李嬷嬷并没有跟上的意思,张口欲唤住我。

    “王妃请止步!”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声音中气十足。

    我止步不前,诧异的看着两人,上下打量,远远看见李福望向了我们这边。

    “王妃——”李嬷嬷欲言又止的望着我。

    看来景夫院的规矩这些人是早知道的了,而我这个挂名王妃还真是挂名挂到家了,心里莫名奇妙的不舒服。

    “知道了。回吧。”我没有说什么,打断李嬷嬷的话,转身往回走。

    这样的架势,我是不可能见到伏羲厝的,这一刻觉得两人好遥远,中间隔着深深地沟壑。

    回到静楼,心情无比沉闷。

    “王妃——”李嬷嬷高兴的走进书房。

    “什么事?”我无精打采的看着面前一脸喜色的李嬷嬷。

    “王爷在王府门口等您呢,说是传话过来,让王妃准备出门。”李嬷嬷高高兴兴的走到我身边回道。

    “真的?”这消息太让人高兴了,没想到伏羲厝答应的还真是今天就做到啊。

    “快!嬷嬷快给我换身衣服,今天要出去。”我高兴的往卧房跑去,翻箱倒柜。

    “王妃可知要去哪里?”李嬷嬷见我热忱的样子,走近帮助我快速的穿好衣物。

    初春是欣欣向荣的,绿意怏然。身穿翠绿外衫,鹅黄束腰丝带,发髻随意盘在脑后,活脱脱的春天小姑娘,巧笑艳兮,略微发育的身子若隐若现,少女纯情的模样惹人怜爱,偌大的梳妆镜前,容颜不甚清晰,但是这身打扮让我自己很是满意,李嬷嬷也吃惊不已,眼神多了沉思。

    “怎么这时候才来?”伏羲厝坐在宽敞的车内,头也不抬的旋转着手中茶杯。

    “恩。”进了宽敞华丽看起来舒适的车撵,我才知道这马车有事不少银子的杰作,可惜我痛苦的找不到坐的地方,小屁屁热乎乎的哪里都不敢坐啊。

    “你——”伏羲厝声音卡在喉咙里,看着我的眼神惊讶、深邃,带着点痴迷。

    “怎么啦?”我挑逗性的看着他,这身装扮我可是很满意的,敢说不好看试试。

    环顾四周,不理睬伏羲厝的眼光,心里愤愤不平。

    “我坐哪里?”我这样说着,眼神示意伏羲厝双膝借我用用,这时候胆子可真够大的,不过我笃定他会妥协,心里莫名的这样想,连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

    “过来。”伏羲厝一早就明白了我那眼神是什么意思,自然的摊平双膝等我大架,心里优越感陡然上升。

    我满脸笑意得逞的样子坐上了‘宝座’,眼神骄傲的看向伏羲厝,转头看到一边的窗帘帏幔,动手想要掀开看看窗外,不知道要去哪里。

    “别动!”伏羲厝警告的看着我,眼神严厉,我妥协了,心里暗骂自己软弱。

    “我们去哪里?”伏羲厝的举动实在让我没有了防备,心帖进了不少,感觉这男人还算是个好人。

    “三春湖。”伏羲厝说道

    “三春湖?那是什么地方?”我没有听说过啊?

    没想到说到这里,伏羲厝脸微红,我还误以为是马车行走起来窗帘帷幔飘动,阳光透射进来的缘故呢。

    “是踏青的好地方。”伏羲厝避开脸解释道。

    “哦。”我也没有追究,更没有留意伏羲厝的不自在。老实说,伏羲厝今天实在是在我的心里更近了一步,喜欢还是算得上的了。

    到了三春湖,春天的绿柳发出嫩芽,沿湖都是美好的风光,这是后才知道,放眼望去都是些青年男女,女子梳妆打扮个个美艳争春,真正是‘春色无边’。

    湖面微风拂过,波纹荡漾,湖水深不见底,在小小的湖边码头下了马车,我被伏羲厝抱下车,引来无数目光,可气的是不少少女艳羡的目光投过来,见到旁边的美色男人就双眼变成桃心样子了,这让我在一边的小丫头身子完被忽视,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变成了这些女人讨好的对象了,因为我很可能被人误认为他的妹妹了。事实上,这些女人的眼光看过来确定了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