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游(第1/3页)
    “夕儿——”伏羲厝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头顶传来。

    “生辰快乐!”我脑子一激灵,赶紧说道。

    “···”伏羲厝被我突然冒出来的话镇住,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今天不是你生辰吗?”

    “···”伏羲厝看着我,明显转移了注意力。

    “可惜我没什么生日礼物送给你···”说着说着,伏羲厝脸色不太好了,这可是大事,声音小得自己才听得见。

    “那夕儿怎么补偿我呢?恩?”伏羲厝脸色转变真快,真是个不吃亏的家伙!

    “呃——你想要什么?”说着说着自己心虚,实在害怕这个什么都不缺的家伙会不会狮子大开口。

    抬头只见伏羲厝眼神戏谑的看着我,不怀好意。

    “既然夕儿如此,不如就让夕儿来补偿吧。”伏羲厝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给我听。

    “你!”我气得说不出话来,前脚被我欺负,现在就轮到我了啊。

    布料伏羲厝把我打横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我侧躺好,眼神不自在的回避着他。

    伏羲厝浅笑两声走了出去,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今天据说是十九岁的生辰,这么大个青年多少事情都是清楚的吧,该死的,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作茧自缚是很可能把自己陷入无法自拔的地步,比如鬼迷心窍做出傻事的我,唤醒了沉睡的牛牛是可怕的。

    “哎!”不自觉的叹口气。

    “夕儿叹什么气呢?”转头看见伏羲厝好笑的看着我,直觉告诉我,这时候比较危险。

    “没什么,睡吧。”我躲避的往里面挪了挪,不敢看他的眼神。

    “你干什么啊?”我别扭的使劲儿往床里面挪动,伏羲厝的咸猪手老远的就把我勾了回去,身子就僵直了不感动,今晚实在是不该啊,惹了这尊大神。

    “礼物。”伏羲厝理所应当的回道,微弱的灯光透过缝隙射进来,半明半暗的帷帐内,怎么都觉得今天气氛不对。

    “没有。”我不客气的回道。

    “看看就知道了。”伏羲厝一语惊人。

    听了这句话,我懵了。身子僵直如同木乃伊,这是什么状况?这家伙到底有完没完?

    心虚自己惹到了他,不该。可这时候却是没什么可以做的事情了,我还能干什么啊。想到这里,我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了,脑子空白了,今天踩到地雷了。

    “别——你别这样。”我急得快哭出来了,像个做错事承认错误的小孩,生怕错过时间认错就晚了。

    “别怎样?”伏羲厝显然不打算放过我。

    “呜呜···”假装可怜似乎是女人的本能,求取同情,得到赦免再好不过。

    “夕儿——”伏羲厝显然不相信我的假惺惺姿态,相处久了,像我这样哭过一场的人,他见识了,怎么可能学得出来小猫的声音来哭泣呢,不到伤心处啊。

    “你,”伏羲厝越来越不规矩了,后背紧贴着胸膛,这让我觉得热度太高,“你欺负人!”装可怜不成,指责我还是会的,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平日里的淡漠和敷衍啊!

    “···”头顶没有了声音,腰上的手明显的僵了僵。

    我警觉的发现事情有转机,不过还是担心这个逮着机会不放手的家伙变出别的花样来,决定先下嘴为强吧。

    “厝——”甜腻腻的声音,让我都恶心,腰上的手再次的顿了一下,连头顶的呼吸都暂停了,“厝,”我再接再厉,希望效果好点,“我们本就是夫妻,我的就是你的,你也别急,夫妻之礼带到我们成年再说也不迟啊。”我好心的劝道。

    如果光线充足,我转头肯定能够看见伏羲厝脸上红晕,只可惜我这时候太过成熟、谨慎的话是让伏羲厝听得,过程我不重视,只要结果就行。

    “这可是你说的,什么时候就有我说了算。”伏羲厝沙哑的声音传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听起来虽然话语霸道成熟,可怎么都觉得带着点青涩。

    不过这也好,挑明了今晚上我是躲过了咸猪手的干扰,心里乐开了花,放松了不少,深吸口气给自己缓解缓解。

    没事了就会安心的睡觉,很快就和周公约会去了。我根本没有注意到,抱着我的人此刻的模样,沉思中的伏羲厝红晕退去,少年的懵懂在一步步开启,原来同床的大灰狼就是这样慢慢成长起来的,可惜我没有察觉。

    ——————————————————————————

    翌日清晨,我始终觉得亏欠伏羲厝礼物还是过意不去的。

    望着床帐顶端的绣花式样,出神的想着怎么弥补的好。

    “想什么。”沙哑的声音,带着晨间未醒的迷蒙。

    “没——”我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脸,冷战以来都渐渐忘记的脸,此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