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窃听
    “不知道。”说出这句话心中忐忑,无异于拔虎须。

    果真诚实也是错,纵然是实话实说,错误的时间说错了话呵。

    伏羲厝立马冷了脸,浑身冰冷。

    “谢谢你。”知道自己得罪了人,可是这时候我真的想说声谢谢。

    看着伏羲厝愕然的神情,我不以为意。

    “谢谢你为我遮风挡雨,熙阁院算是个好地方。”我没有注意自己的措辞,可是伏羲厝敏感的抓住了我的话头。

    “谢本王?”伏羲厝眼神牟利的看着我,松了双臂,倾身后仰,“谢本王什么?谢本王给了你‘还算是个好地方’的熙阁院?”伏羲厝特意加重了这几个字,咬牙切齿,让我误以为是错觉。

    “不管怎么说,王爷给我的庇佑也不少了,不是吗?”我不挑明伏羲厝所作所为,他做过什么我不知道,不过我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伏羲厝懒散的倚靠在靠背椅上,对我的话不置可否。我起身面对他,看着他的眼睛说道:“闹中取静,我已经很满足了,所以谢谢王爷。”

    “哼!”伏羲厝冷冷转过头,并不打算和我深谈,而我说这些也都是自己的猜测。

    我也不打算多说,转身离开。

    “过来!”伏羲厝冷不丁的厉声叫住我,长臂一伸,狠狠的把我拽了过去。

    “啊!”小屁/股直直坐在他腿上,那叫一个疼啊。

    “夕儿知道什么了?恩?”伏羲厝毫不留情的掐着我的下颚,迫使我抬起头对望着他,双眼直直的看着我,眸光锐利。

    我回望着他,说不出话来。事实上,我确实不知道说什么,因为我并不知道什么,女人的直觉总是对潜在的危险特别敏感。

    伏羲厝见我不回答,无所惧的回望着他,也淡了眼神,放弃了逼问。

    “别怕。”末了,伏羲厝浅浅叹息一声,揽着我腰的手伸到后背安抚的拍着我。

    第一次真心的乖巧的靠在他怀里,像个温顺的小绵羊,平静的表面在我和他只见裂开了一条缝,一条让我不愿意面对的裂缝。

    两人之间静默的相依偎,很多话想问却说不出口,想提却不敢提。不是我没有胆量,而是我真的不知道面对,更不知道彼此的分量。亲情的凉薄淡漠,夫妻的客气以对,让我怎么开得了口?!

    ————————————————————————————————

    一个月之后,春天的皇城生机盎然,不管是街头小巷,还是繁华锦道,在我的眼里总是抹上了神秘深沉的面纱,轻松的日子惬意温暖,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咸菜店面只顾出售廉价的出坛甜味菜,在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的情况下,小巷道的阿婆们最是喜欢了,老小孩儿,还真是返老还童,喜欢甜食。

    伏羲厝很忙,好多个晚上我睡着了才回来,总是和我挤一张床。两人之间很少说及家事,可笑的是我们是名义上最亲密的一家人,可是我很听话的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伏羲厝也明显的收敛了他的情绪,他习惯性的冷漠潜移默化的让我觉得两人的关系原本如此。

    在百无聊奈中,我争取到了一项权利,先斩后奏的我,带着李嬷嬷到小厨房做了吃食,等到伏羲厝这个重规矩,讲究主仆观念的人回来时,李嬷嬷无奈的汇报让我陡然觉得自己也有任性叛逆的时候,不过伏羲厝的放纵让我目瞪口呆,结果是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书房是我最爱呆的地方,闲的时间多,谋取的后路并没有给自己带来预料中的麻烦,不争着出头会是平静的开始,甚至更长久,而我要的也就这么简单。

    苏合香的味道飘散在书房,我却喜欢微开着窗,越淡越好。

    “李嬷嬷——”我朝着楼下唤道。由于我喜欢宁静,这段时间更是如此,也就不让李嬷嬷随身伺候,刚开始还行不同,不过后来却在伏羲厝的默许下许可了。

    “王妃。”李嬷嬷进屋回道。

    “王爷什么时候回来?”看到李嬷嬷似笑非笑的眼神,不是我想他了,只是心里记挂着事儿,总是不安宁,越是宁静的这个时候,我越是心烦,敏感到自己都觉得怪异。

    “王爷进宫还没有回来。”现在都傍晚时分了,由于新年后当今陛下年后体弱明显,御医随身伺候,皇城神秘的背后更是让人对这位鞠躬尽瘁的老皇帝多了猜想,不知道多少眼睛看着,这也是我莫名不安的来源。

    “哦——”我叹一声气,转头看向窗外,万家灯火暖春风,只是傍晚时分,我却觉得微带凉意。

    “王妃,该用晚膳了。”李嬷嬷浅笑。

    “不用了,我吃不下。”回头我看着她道,“嬷嬷先下去吧。”

    “是——”李嬷嬷犹犹豫豫的退下了,不住的抬头看我。

    ————————————————————————————————————————

    掌灯时分,我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捧着手里的书,小雨回来给我讲了后巷的大致情况就退下了。夜很静,静得只闻得到春天夜风夹杂的青草味,后院的草地勃勃生机,梅树却枯败凋零。

    心里烦躁莫名,丢了书起身来到露台,略微的凉意让我恢复了一丝神智,对未来的无奈感侵袭着我的心,呆呆的不知道万家灯火何处所归······

    “在想什么?”柳腰被人从后环抱住,低沉的声音听得出带着一丝疲惫。

    “王爷回来了。”几个月以来,两人的相处方式就这样墨守成规,一个温顺乖巧,一个自有主见,很配。

    “嗯——”伏羲厝不回答我,低头深埋进我的颈项,很重。

    没出声,肩头很沉重,静默无言。

    “怎么没用晚膳?”伏羲厝清冷的声音在耳侧响起,凉唇贴着耳垂,痒痒的。

    “不饿。”确实是不饿,心里闷闷的哪里还吃得下啊。

    “恩。”伏羲厝也不多说,腰上一只爪子向下,来回抚摸着我的腹部,碰巧的是,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咕’回响。

    “呵呵——”伏羲厝好笑的在耳侧轻笑,手拍拍我的小腹,“还说不饿,这是怎么了?”沉闷后轻松的谐谑我。

    “我用膳去了。”急急的转头,撞到伏羲厝一脸坏笑的表情,难得一见。

    四目相望,我抬着头看着伏羲厝,微弱的光线下刚好可以看清他的脸。心中陡然生起闷气,把不安和惶恐都积聚到一起,双手听从内心的想法,用力推开紧贴在身上的人。

    “哼!”重重的冷哼一声。看到伏羲厝一时之间惊愕和不知所措的表情,我心里舒坦了不少。头也不抬的往屋内走,脚步明显轻快了许多。

    “夕儿——”身后远远飘来伏羲厝的声音,听起来让我心里更是痛快了不少。

    “你不饿吗?”我神志不清的回身对着伏羲厝说道,一高兴不计后果。

    “好。”伏羲厝浅笑。今晚是我和他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见过他丰富的表情最多的一次。

    ————————————————————————————————————

    伏羲厝有心事是绝对不会和我说的,而我,也是闷在心里,两人之间的信任仅仅是维持在表面的情分上。我不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到了什么地步,但是相敬如宾不相睹似乎更能说明两人间的情感关联。

    虽然两人相安无事的共处一室,只是隐约间我还是能够察觉到伏羲厝眉目上的隐忧,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心里反倒是沉甸甸的。

    眼看春天将要过去,热夏即将到来,不知道夏季会不会多雨,梅林只有等到冬天才有生机,而我像个等死的鱼,致死都不知所向,割断了外界的联系。

    这两月甚少出熙阁院,小雨和我汇报的时候时间都很紧,李嬷嬷打发到一边也相隔不远,不敢过多说些什么,匆匆了事,想探听的消息无非都来自于市井流言。这时候,我想到了旦哥哥,那个温文尔雅,心宽体胖的旦哥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三春湖一游回来之后就没有见到过他,伏羲厝和旦哥哥关系匪浅,作为旁人我也能够看出来,可是我却在熙阁院中再也没有见到过他,确切的说是他再也没有来看过我。

    “哎——”想到这里,长长的叹一口气。

    静楼成了王府主人真正居住的地方,多少消息还是流通的很快的。女仆居多的熙阁院,男仆很少看见,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单独行走在这个院子里的男仆,就连李福身边也会跟着个小跟班。王府的规矩很严,很多细节上我都能够体会到,时间久了也就不觉得了,只是现在回想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丫鬟老嬷嬷们谈论的话题多办事刺绣、食材、布料等生活上的,想要知道外界的变动还真是难,不过王府来过什么贵客之内的我倒是听到过。

    今日就在小丫鬟们的闲言碎语中知道伏羲厝正府中会客,想来是重要的客人,难得有空闲的伏羲厝,今天没有像往常那样一有空就呆在静楼不出去。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带着贴身服侍的人出了熙阁院,不顾李嬷嬷左右劝说,甚至冷了脸色给她看,这才让她闭嘴。

    景夫院我来过一次,吃了闭门羹,这次学乖了。

    轻手轻脚的来到花厅,据打听,在景夫院做事儿的小丫头们回答中,我在李嬷嬷的带领下来到了花厅,阻止了上前报信的李嬷嬷,小雨奇怪的看着我。

    不让李嬷嬷和小雨贴身跟随,李嬷嬷欲言又止,不过还是随了我。我独自上了台阶,越是靠近,越是能够听到隐隐约约的谈话声,大门大开着,我侧身在门廊边上,隐约能够听到屋内的谈话。

    “王爷圣明,次举果真是上上策,左侍郎这次定会答应。”一个忠厚苍老的声音说道。

    “恩。一切照旧吧。”这次我听到了伏羲厝的声音,只是这么严谨冷硬,完不是平日里的口气,多了肃穆和威严。

    “可是王妃——”老人的声音再度响起,额没有了下文。

    隔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声音。

    “不必。”伏羲厝下定决心的吐出一句话,不容更改的气势。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简短的两句话,我的心里就咯噔一下打起了鼓,一是心虚,还有就是连日来不知名的担忧在听到这些话时,强烈的想要听到下文,直觉告诉我这会解开我心中的烦闷,听到我所不知道却应该知道的事情。

    可惜的是,屋内再也没有传出声音。我正觉得奇怪,抬起头来就看见面前站着一个人,很熟悉。

    “王妃。”冷冷的声音听不出感情。想起来了,原来是上次我见过的两个侍卫,伏羲厝身边贴身跟随的跟班,上次把我拦在书房的白玉石栏桥边,只是不知道他是两个人当中的哪一个。

    这两个侍卫在府内地位高很多,一般的侍卫无法比拟,站在左边的是上影,右边的是下影。可惜单独出现的时候,我是分别不出来的。

    我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试想着,他会是其中的哪一个?上影,还是下影?

    不等我想完,伏羲厝就走了出来,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内,身后站着个胡须半白的佝偻老人,低着头,看不清楚面相。

    “回去!”伏羲厝冷不丁的近乎呵斥的口气跟我说话。

    多久了,我多久没有听到伏羲厝这样冷冰冰的近乎无情的口气了,还算安温暖的熙阁院让我忘记了伏羲厝这个人的冷厉,现在听起来是多么的震惊,仿佛一道雷劈过,让我还以为是错觉。

    惊愕过后,看着伏羲厝冷峻的毫无温情的脸,时间逆转一样,让我再次见到了比初见时更冷厉的伏羲厝。其实生活并没有改变,我只是龟壳的躲在熙阁院久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习惯了就成了自然,忘记了虚假的温暖。

    “厝——”我失口换了出来。春天的回暖,我改正了称呼,尤其是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就像旦哥哥一样,前者是纠正,后者是依恋。

    可是这时候,反倒是让两人都尴尬,在外人面前会被视为不得体,更何况伏羲厝在吓人面前都是架子很大的,我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似的。

    伏羲厝的脸没有变过,冷峻中带着肃杀的气息,让我畏惧,不自觉地后退一步。我不知道哪里惹到了他,偷听到一两句谈话就这样冷厉相向,让人心窒。

    “王妃请。”面前的上影在伏羲厝的默令下请我离开,下影站在了伏羲厝右边。

    我毫无留恋,甚至躲避不及似的转头就走,离开几步就迫不及待的小跑着往来时的路赶。后来我是一路毫无形象的跑回的熙阁院,小雨和李嬷嬷远远地甩在身后,上影一直谨慎跟随,我对他更是反感。

    回到静楼,反锁了门,羞愤的把自己裹进被窝,不让自己听到任何声音。只是自己怎么也忍不住,眼睛酸胀得厉害,呜呜咽咽的好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