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第1/3页)
    “不知道。”说出这句话心中忐忑,无异于拔虎须。

    果真诚实也是错,纵然是实话实说,错误的时间说错了话呵。

    伏羲厝立马冷了脸,浑身冰冷。

    “谢谢你。”知道自己得罪了人,可是这时候我真的想说声谢谢。

    看着伏羲厝愕然的神情,我不以为意。

    “谢谢你为我遮风挡雨,熙阁院算是个好地方。”我没有注意自己的措辞,可是伏羲厝敏感的抓住了我的话头。

    “谢本王?”伏羲厝眼神牟利的看着我,松了双臂,倾身后仰,“谢本王什么?谢本王给了你‘还算是个好地方’的熙阁院?”伏羲厝特意加重了这几个字,咬牙切齿,让我误以为是错觉。

    “不管怎么说,王爷给我的庇佑也不少了,不是吗?”我不挑明伏羲厝所作所为,他做过什么我不知道,不过我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伏羲厝懒散的倚靠在靠背椅上,对我的话不置可否。我起身面对他,看着他的眼睛说道:“闹中取静,我已经很满足了,所以谢谢王爷。”

    “哼!”伏羲厝冷冷转过头,并不打算和我深谈,而我说这些也都是自己的猜测。

    我也不打算多说,转身离开。

    “过来!”伏羲厝冷不丁的厉声叫住我,长臂一伸,狠狠的把我拽了过去。

    “啊!”小屁/股直直坐在他腿上,那叫一个疼啊。

    “夕儿知道什么了?恩?”伏羲厝毫不留情的掐着我的下颚,迫使我抬起头对望着他,双眼直直的看着我,眸光锐利。

    我回望着他,说不出话来。事实上,我确实不知道说什么,因为我并不知道什么,女人的直觉总是对潜在的危险特别敏感。

    伏羲厝见我不回答,无所惧的回望着他,也淡了眼神,放弃了逼问。

    “别怕。”末了,伏羲厝浅浅叹息一声,揽着我腰的手伸到后背安抚的拍着我。

    第一次真心的乖巧的靠在他怀里,像个温顺的小绵羊,平静的表面在我和他只见裂开了一条缝,一条让我不愿意面对的裂缝。

    两人之间静默的相依偎,很多话想问却说不出口,想提却不敢提。不是我没有胆量,而是我真的不知道面对,更不知道彼此的分量。亲情的凉薄淡漠,夫妻的客气以对,让我怎么开得了口?!

    ————————————————————————————————

    一个月之后,春天的皇城生机盎然,不管是街头小巷,还是繁华锦道,在我的眼里总是抹上了神秘深沉的面纱,轻松的日子惬意温暖,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咸菜店面只顾出售廉价的出坛甜味菜,在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的情况下,小巷道的阿婆们最是喜欢了,老小孩儿,还真是返老还童,喜欢甜食。

    伏羲厝很忙,好多个晚上我睡着了才回来,总是和我挤一张床。两人之间很少说及家事,可笑的是我们是名义上最亲密的一家人,可是我很听话的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伏羲厝也明显的收敛了他的情绪,他习惯性的冷漠潜移默化的让我觉得两人的关系原本如此。

    在百无聊奈中,我争取到了一项权利,先斩后奏的我,带着李嬷嬷到小厨房做了吃食,等到伏羲厝这个重规矩,讲究主仆观念的人回来时,李嬷嬷无奈的汇报让我陡然觉得自己也有任性叛逆的时候,不过伏羲厝的放纵让我目瞪口呆,结果是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书房是我最爱呆的地方,闲的时间多,谋取的后路并没有给自己带来预料中的麻烦,不争着出头会是平静的开始,甚至更长久,而我要的也就这么简单。

    苏合香的味道飘散在书房,我却喜欢微开着窗,越淡越好。

    “李嬷嬷——”我朝着楼下唤道。由于我喜欢宁静,这段时间更是如此,也就不让李嬷嬷随身伺候,刚开始还行不同,不过后来却在伏羲厝的默许下许可了。

    “王妃。”李嬷嬷进屋回道。

    “王爷什么时候回来?”看到李嬷嬷似笑非笑的眼神,不是我想他了,只是心里记挂着事儿,总是不安宁,越是宁静的这个时候,我越是心烦,敏感到自己都觉得怪异。

    “王爷进宫还没有回来。”现在都傍晚时分了,由于新年后当今陛下年后体弱明显,御医随身伺候,皇城神秘的背后更是让人对这位鞠躬尽瘁的老皇帝多了猜想,不知道多少眼睛看着,这也是我莫名不安的来源。

    “哦——”我叹一声气,转头看向窗外,万家灯火暖春风,只是傍晚时分,我却觉得微带凉意。

    “王妃,该用晚膳了。”李嬷嬷浅笑。

    “不用了,我吃不下。”回头我看着她道,“嬷嬷先下去吧。”

    “是——”李嬷嬷犹犹豫豫的退下了,不住的抬头看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