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避(第1/1页)
    020714

    “夕儿。”可恶的伏羲厝不咸不淡的回应我,霎时让我心冷几分,若不是看见伏羲厝双眼紧盯着我不放,我还真没有勇气承认自己没吃亏。

    “厝。”我只不停的唤着他的名字,看着他的眼睛里我的倒影,模糊不清。

    “傻瓜,小傻瓜。”伏羲厝紧盯着我的眼神变得得意。

    “谁傻啦?!”语气带着自己都不怎么懂得的嗔怪。

    “你不傻,你哭什么。”伏羲厝更是得意了,伸手就要抹上我的眼睑。我急忙偏过头,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浸湿了他的衣袖,瞬间晕开来。

    “谁哭了!我没哭。”像是被抓当场,死不承认。

    “好,我的儍夕儿没哭,没哭!”完了,伏羲厝还斩钉截铁的肯定到,弄得我张嘴无言。

    这一别,说来也就是几日时间,没想到的是,伏羲厝的变化更是明显。不知道皇家的孩子是不是早熟,但我知道早熟的孩子未必是好。

    深沉的伏羲厝带上了几分成熟的气息,似乎更有人情味儿了。

    面对我的靠近,伏羲厝显得比我还大方,在他的眼神了多了审视和关注。这样的伏羲厝让我觉得自己受到重视,可也不是我自己喜欢的那样,心中窃喜的同时,还是希望回道不咸不淡的日子,那才好。

    ————————————————————————————————————

    狩猎归来,伏羲厝不知道找了什么借口,帝后也没有再传唤,在我看来,伏羲厝像是成功的躲避着什么。旦哥哥的礼物我始终想着送点什么回礼才好,被伏羲厝知道这事儿的时候,脸色不怎么见好,冷冷说了一句“他倒是有这份闲心”。

    三王爷伏羲简,四王爷伏羲齐,都是早早封王的简王爷和齐王爷了。在四个王爷当中,没有嫡母的身份差别,都是皇后所出,帝都太子的候选人当然竞争激烈。

    不知道怎么了,伏羲厝以前神神秘秘的神出鬼没,静楼里多了一个他就跟多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哑巴没什么区别。现而今倒是稀罕了,算不上说说笑笑,话不多,倒是嬉皮笑脸的往人身上贴,有丫鬟嬷嬷在的时候倒是老实点,板着主子的面孔,转过身就跟牛皮糖一样黏人。

    “你别这样好不好。”我实在有点不高兴了,语言警告。

    回来几天了,伏羲厝的变化把两人的距离拉近了,反倒是我不自在了。这阵子在楼上的书房多半时候都只有我们两人。

    这时候,我早练好了伏羲厝的字体,坐在书桌边还是动不了。

    “我练好了,要起身了,你让让。”我别扭的扭了扭腰,伏羲厝的爪子还在我腰上,一手握着我的手,说是手把手教我,练完了字也不见放开。

    “嗯,字练好了,就该我了。”伏羲厝说话总是让人鸡皮疙瘩。

    “别这样!”我口气不善了。

    “呵呵,夕儿——”最近老是神经兮兮的往我脖子上凑,像野猪拱食似的。伏羲厝的反常在我看来就是一冷一热,指不定什么时候出岔子,很不放心。

    “你这是怎么啦?”这让我更是不安,未免敏感的转身正对着伏羲厝,严肃的问道,“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我肯定的说道。

    伏羲厝见此一愣,很快眼光闪烁了一下,让我更加狐疑。

    “你有事儿对不对!”这样的情况下,伏羲厝再怎么掩藏也是藏不住的。

    “夕儿,你太敏感了。”伏羲厝不当回事儿,大事化小,不理睬我的焦急逼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