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论(下(第1/1页)
    “三皇兄吗?哼。”伏羲厝不以为然的样子,这让我惊讶。

    “皇后难道就不觉得三皇子可堪大任?”我问道。

    “母后城府深,手腕刚硬,不是我们所能够左右的,即便是父皇,这些年来也是妥协不少。”伏羲厝肆无忌惮的说道,这让我后背发凉。

    “帝后情深,百姓安居乐业,作为皇帝,乐观其成,夫妻之间不一定要争出输赢的。”说到这里,我看像宽阔的湖面,直觉湖水才是真正的幽深难测。

    伏羲厝不语。

    “王爷想多了。”我果断的看着伏羲厝,毫不畏惧。

    “皇后是个女中豪杰,若为男儿必有建功立业的机会。即便贵为国母,也是成功的。”这点确实让我佩服,这样的时代,作为女人,我不能懂。

    “母后确实女中豪杰,世所罕见。”伏羲厝对此沉思。

    “可是,她是皇后,下一位皇帝的生母,不再是皇后了。”看着伏羲厝,我感到好笑,“她是位成功的母亲,保护了自己的后代。这样的女人一生都不会空闲。与此同时,帝后若能相伴一生,也就罢了,若是不能,那就只剩下权力了。”

    “你?!”伏羲厝不敢置信的看着我说道。

    “皇宫容不下两位强者,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但是,如今的皇宫只有一位皇后。”我的话已经很明显。

    皇后多少年把握时局,自己的后代不可能会是自己最大的威胁,所以只能是中意的柔弱之辈。

    “夕儿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伏羲厝见我对权力的斟酌,冷哼着提醒。

    “是地,我很清楚,因为我需要你。”说到这里,我的恐慌、无助,写在脸上,深刻在眼里。

    伏羲厝的眼神瞬间闪过不知所措。

    “可是你不能,或者说现在还不行。”看着伏羲厝的脸色发黑,我知道这是触碰到了他的逆鳞。

    “王爷,逆顺应天而生,‘五星出东方,皇子降世,大宗福兮’未必指明了大宗朝堂的未来。”这是伏羲厝出生当年,帝后深信不疑的预言。

    伏羲厝的脸色不好看,对我的防备和猜忌毫无遮掩的写在脸上。

    “我不过是左侍郎的庶女,可有可无,王爷自然明白这之间的得失。”在皇权至上的时空,身份地位何等重要,官宦人家谁会不在乎。

    不知道这场婚姻怎么造成的,但是如今看来,对伏羲厝来说都是吃亏的。

    “于我不利,夕儿可知为何?”伏羲厝很清楚这之间的事儿。

    “是我负了你,可我不欠你的。”

    “嗯?”伏羲厝两眼灼灼的看着我,眼神锐利。

    “天下只有一把宝座,那好似孤独的刺,刺伤了兄弟之情,手足相残;刺穿了人的欲望,求而不得;刺没了幸福,遥不可及。”说到这里,我心中一痛,生平第一次为身为女子感到无奈。

    “可惜,我不是男儿,”我苦笑的看着伏羲厝,“无奈,百年苦乐随他人。”

    “‘百年苦乐随他人’?”伏羲厝的眼神审视的看着我,我打赌,我的示弱并没有换得伏羲厝的怜惜之情。

    “我不得不做一个小妇人,哪怕有一天你我分开了,”看着伏羲厝惊异的眼神,我并不觉得世理不容,“夫妻并非一辈子,谁能够给与保证呢,哪怕贵为亲王的您。”我冷笑一声,“王爷是有所求的人,不管结局如何,对我而言都不是好事,终究我会一无所获,反倒是跟不上你的步伐,没有能力来爱你。”

    对于我的大放厥词,伏羲厝胸腔起伏剧烈,却安静的听着我的谎言缪语。

    “王爷能够容我到现在,我已经很是感激。这场权力的争夺战,谁不是锋芒毕露,谁不是皇家贵胄,可是你们并没有觉得到手的幸福。今日一聚,京城都在关注,我若是能在此期间寻到将来的夫婿,也是给自己寻个退路。”

    “你!”我大胆的言辞,伏羲厝愤怒了。

    “来的人未必能够得到所想得到的,谁才是背后的眼睛,那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可惜没有人会后退。”我不关心权利,不代表自己不懂得,毕竟,我也要生存。

    伏羲厝偏头一想,驻足湖边,在我看来,这时候的他才是识得人间烟火的皇子,可惜,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