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上(第1/1页)
    九王爷府邸的中秋夜宴,皇后半席来访。

    “四位皇儿中秋团聚,手足情深,哀家甚感欣慰。”叶皇后端坐上位。

    “母后万福。”四位皇子端坐两旁,毕恭毕敬的回礼,家眷们起身跪拜。

    “中秋团圆之际,本是合家团圆的日子,可惜了你们父皇身体微恙,哀家代皇上来看你们。”叶皇后环视四周,“九儿媳多日不见倒是长得标致了不少。”也皇后陡然将话锋转向我,浅笑着向我伸出手来。

    “母后。”在众人神色各异的注视下,我按照皇后的指示起身走向皇后,俯低了头。

    “还是如此怕生?”叶皇后柔软无骨的手握住我,将我牵至身边坐下。这让我手足无措,一时僵硬着不敢言语。

    “无碍,今日也是家宴,你身为景王府王妃理当如此。”叶皇后见我犹豫不定,说道,“来,陪陪母后。”

    我顺着皇后的意思坐在了她身边,这让我如坐针毡。这可是帝都的皇后啊,纵横前朝后宫数十年的皇后,下一任君主都忌惮的女人!

    我的不安写在脸上,求救的眼神看向伏羲厝,两人的目光瞬间交会,让我静下心来,因为伏羲厝也不明了的看着我。

    在都不明白的举止下,装聋作哑我最爱做局外人,哪怕是名义上的景王妃。

    皇后的气场是强大的,坐在身边的我也能感到静而不动可窥万物的气势。这让坐在身边的局外人更是觉得女人的敏感实际上是一件好事。

    强悍的女人身边容不得与之相媲美的女人,甚至是男人,因为他们害怕男人会嫉妒。

    一场中秋夜宴,景夫院成为众矢之地。这样的关注,让外界甚是怀疑,谁都不清楚帝后的态度。

    ————————————————————————

    “夕儿——”伏羲厝躺在被窝里,伸手从背后揽过我的腰,贴向他的胸膛。

    “何事?”我们不做声。

    “陪陪我。”伏羲厝的声音听不出起伏。

    “嗯。”我偏过头继续睡觉,若无其事。

    过了好一阵,伏羲厝浅叹口气,揽着我腰的手动了动。

    “夕儿可是不担心?”伏羲厝试探着问我。我正值迷迷蒙蒙之际,这该死的伏羲厝叨扰我睡不着觉。

    “担心作何?我本庶人,不求权。”我好气的白了伏羲厝一眼,可惜很暗中,这家伙并不是好歹。

    “王妃好脾性。”黑暗中,伏羲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我的事不干己惹到了他,听此一言,瞌睡都跑了大半。

    “我无能为力。”想了想,黑暗中的眼珠转了转不敢得罪这尊大佛。

    “为何?”伏羲厝紧逼着我不放。

    “我爱不起你,自然无能为力,哪有为何。”我只觉得伏羲厝今晚不打算放过我,第一次觉得这厮惹人嫌。

    “爱我?”伏羲厝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来了精神,身体更是向我紧贴了几分,腰上的手紧得我难受。

    “松开我,不舒服。”腰都要断了,这厮听话都只听半段的啊。

    “你先说!”伏羲厝耍起了霸道,莫名其妙。

    “先松手。”勒得我浑身都起热了,额头出微汗,呼吸不畅。伏羲厝像只火球,大热天薄被下,还让不让人呼吸了。

    “先说!”伏羲厝死缠着不放,还来了劲儿了。

    “你让我说什么?无话可说——啊!”这一声叫,声音不小,估计楼下的值夜丫头都听见了。伏羲厝手上的力道紧了不少,还当真不放过我了。

    “你要我说什么?”我也不高兴了。

    “前一句话!”伏羲厝死咬着不放。

    “我说什么了,你到底要干嘛?!”我也气上了,在被窝下狠狠地拧了伏羲厝的手,估计是青了。

    “啊!”伏羲厝喊疼,手立马就松开了。

    微弱的灯光下,伏羲厝的脸色一瞬间表现出来的脆弱,让我觉得自己产生了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