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中秋(中
    “我说的哪一句话不是离经叛道的,今天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你还让不让人睡了?!”我也冷了脸,坐起身,没好气的看着伏羲厝若隐若现的脸。

    伏羲厝出奇的安静了下来,好一阵子,两人就这样僵坐着。

    “厝——”我没有看见伏羲厝黯然神伤的脸,只见他缓缓转身下床,单薄的身影让我心生不忍。

    伏羲厝并不搭理我,只身绕过屏风出了寝房。我一时心里堵气,翻身裹紧被单继续好眠。

    辗转反侧,哪里还能够睡好觉。左思右想,只觉得伏羲厝今晚行事怪异。抬起身子向帐外望去,没看见伏羲厝的影子,仔细一听也没有听见什么响动。

    “我说的哪一句话不是离经叛道的,今天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你还让不让人睡了?!”我也冷了脸,坐起身,没好气的看着伏羲厝若隐若现的脸。

    伏羲厝出奇的安静了下来,好一阵子,两人就这样僵坐着。

    “厝——”我没有看见伏羲厝黯然神伤的脸,只见他缓缓转身下床,单薄的身影让我心生不忍。

    伏羲厝并不搭理我,只身绕过屏风出了寝房。我一时心里堵气,翻身裹紧被单继续好眠。

    辗转反侧,哪里还能够睡好觉。左思右想,只觉得伏羲厝今晚行事怪异。抬起身子向帐外望去,没看见伏羲厝的影子,仔细一听也没有听见什么响动。

    一下子,我的心陡然一沉。三更半夜的,伏羲厝这家伙到底要折腾个什么劲儿啊。心里一阵不安,利索的起身披上了外衣,想着伏羲厝也没有带身衣裳就出了房门,赶紧也给他捎带上了。

    屋子里没有电灯,不知道伏羲厝有没有下楼,这静楼说大不大,可是要在这里找一个人,三更天的,光线不明,这还不是件容易事儿,到了屋中央,点上琉璃灯,光线稍微好转,四处看了一下,伏羲厝那鬼正端坐在窗边的软榻上,窗户大开。

    伏羲厝并没有搭理我,只是看着窗外黑黑的天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厝——”我轻声唤到。微弱的灯光下,看见伏羲厝警觉的微侧了头,也不转过脸来看我。

    “你——”想到这个时候不是谈话的时机,走过去给他披上了一件外衣。伏羲厝没好气的偏头不理我。

    这人今晚是跟我拧上了,还真是不打算上床睡觉了。

    “大夏天的,三更半夜还是夜深露重,大开着窗户也不怕受凉。”仔细的包裹好伏羲厝有些范凉的身体,只是他就不肯合作,只能外搭在身上,没有把手臂伸进袖口。

    “你就这么不怕冷吗。”我也上了榻,跪行到伏羲厝面前,正要给他拉上胸前的纽扣,这才发现不对劲儿。

    伏羲厝转身不看我,他是不想让我看见他的眼泪!

    我心里一打鼓,只觉得今晚是做得过火了。皇室争锋不比普通人家,不是几亩田地、三块林木的事儿。叶皇后深藏不漏,皇帝伏羲圣恐怕时日无多。对于伏羲厝来说,前面有着三个皇子,多少年努力经营,也未见得能够争取到什么比别的皇子们更优厚的条件。伏羲厝这时候也是心凉的吧,比三更夜色似乎还要凉上几分。

    我默默的伸出双臂,环抱住伏羲厝,相对无语。

    过了很久,久到伏羲厝身上的凉意凉到了我的心里,他还是一动不动,也不回应我。

    “你要我怎么做?”伏羲厝的反应让我无奈又迷茫。

    伏羲厝还是不回答,这一次,就是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眼角的泪已经消失,面对着面,只看见隐隐的痕迹我还是止不住伸手去抹。

    伏羲厝陡然抓住我的手,冰凉冰凉的,而我的手也是冰凉的吧,都分不出彼此了。

    抬眼看着对方的眼睛,两人对视着,只看见对方瞳孔中自己的倒影,眼神纠结。

    只看见伏羲厝的脸越来越近,近到看不清所有。两人冰凉的皮肤相接触,分不出你我,从嘴唇、慢慢的蔓延到舌尖的温度,让彼此更加温暖。

    书房的灯光微弱的在晃动,窗外的风吹进书房,三更的凉意更甚了。

    一下子,我的心陡然一沉。三更半夜的,伏羲厝这家伙到底要折腾个什么劲儿啊。心里一阵不安,利索的起身披上了外衣,想着伏羲厝也没有带身衣裳就出了房门,赶紧也给他捎带上了。

    屋子里没有电灯,不知道伏羲厝有没有下楼,这静楼说大不大,可是要在这里找一个人,三更天的,光线不明,这还不是件容易事儿,到了屋中央,点上琉璃灯,光线稍微好转,四处看了一下,伏羲厝那鬼正端坐在窗边的软榻上,窗户大开。

    伏羲厝并没有搭理我,只是看着窗外黑黑的天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厝——”我轻声唤到。微弱的灯光下,看见伏羲厝警觉的微侧了头,也不转过脸来看我。

    “你——”想到这个时候不是谈话的时机,走过去给他披上了一件外衣。伏羲厝没好气的偏头不理我。

    这人今晚是跟我拧上了,还真是不打算上床睡觉了。

    “大夏天的,三更半夜还是夜深露重,大开着窗户也不怕受凉。”仔细的包裹好伏羲厝有些范凉的身体,只是他就不肯合作,只能外搭在身上,没有把手臂伸进袖口。

    “你就这么不怕冷吗。”我也上了榻,跪行到伏羲厝面前,正要给他拉上胸前的纽扣,这才发现不对劲儿。

    伏羲厝转身不看我,他是不想让我看见他的眼泪!

    我心里一打鼓,只觉得今晚是做得过火了。皇室争锋不比普通人家,不是几亩田地、三块林木的事儿。叶皇后深藏不漏,皇帝伏羲圣恐怕时日无多。对于伏羲厝来说,前面有着三个皇子,多少年努力经营,也未见得能够争取到什么比别的皇子们更优厚的条件。伏羲厝这时候也是心凉的吧,比三更夜色似乎还要凉上几分。

    我默默的伸出双臂,环抱住伏羲厝,相对无语。

    过了很久,久到伏羲厝身上的凉意凉到了我的心里,他还是一动不动,也不回应我。

    “你要我怎么做?”伏羲厝的反应让我无奈又迷茫。

    伏羲厝还是不回答,这一次,就是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眼角的泪已经消失,面对着面,只看见隐隐的痕迹我还是止不住伸手去抹。

    伏羲厝陡然抓住我的手,冰凉冰凉的,而我的手也是冰凉的吧,都分不出彼此了。

    抬眼看着对方的眼睛,两人对视着,只看见对方瞳孔中自己的倒影,眼神纠结。

    只看见伏羲厝的脸越来越近,近到看不清所有。两人冰凉的皮肤相接触,分不出你我,从嘴唇、慢慢的蔓延到舌尖的温度,让彼此更加温暖。

    书房的灯光微弱的在晃动,窗外的风吹进书房,三更的凉意更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