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方(第1/1页)
    缁郡城的景王府规格小,但是精致,亭台楼阁,雕梁画栋,也很有小桥流水的味道。不管到哪里,我似乎都是一个闲人,伏羲厝休息两日之后就被公务缠身,院落空荡荡的,只留我一个人。

    府邸分为东西两院,伏羲厝住在东边院落,我住西边院落,正门进来就是府邸的堂院,整个府邸数堂院的最大气了。

    此时的我百无聊赖的我在西院晒太阳,正是秋季,院中几棵梧桐木早已经开始落叶了,难得今日有个好天气,伏羲厝一大早就出府去了,也没交代我要干些什么事儿。

    “小姐,今儿天气好,怎么不去后院坐坐,那里的菊花可好看了。”小雨这丫头,随着我来到缁郡倒是长了见识,这样的称呼任谁都知道这丫头人小位大。

    “嗯?”我睁开眼,舒适的躺椅让我不想挪动,转头看着小雨一脸的期待。八成这丫头自己想去玩玩,这才在我面前怂恿。

    这是我看见侧门进来了双儿,手中端着托盘。

    “王妃,该喝药了。”李嬷嬷小心翼翼的接过双儿盘中的药碗,递给我。

    “孙先生这药我都吃了一年了,不见得有什么效果啊?”这让我很疑惑,这药都换过几次方子了。

    “王妃还是喝了吧,这药哪能立马见效呢。”李嬷嬷眼中闪过隐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继续说下去。

    我也顺手喝完了这苦不堪言的药,心道,这药肯定有事儿。

    ————————————————————————————————

    “你们下去吧,嬷嬷留下来陪陪我就行了。”在后花园的八角亭,正是小湖中央的小亭子,说是湖,不过是稍大的池子罢了。

    众人识趣的退下了,小雨纳闷的看了看我,我没有理睬,这丫头被我惯坏了,什么事儿都粘着我。

    “嬷嬷请坐。”我坐在亭中木制的小桌边,正想要问孙先生的方子是怎么回事儿。

    “王妃折杀老奴了,老奴不敢。”李嬷嬷躬身回道,这人就是老古板的固执。

    “孙先生的方子是怎么回事儿?”我也不拐弯抹角,这事儿她肯定是知道的。

    “老奴也是按着王爷的意思办事儿。”李嬷嬷倒是爽快。

    “厝——王爷有什么指示不成?”刚开始说是养身子,着身子确实没有好好调理过,正处于青春期,发育不好会有很大的影响。

    “老奴也不识得药性,不甚明白。”李嬷嬷这时候说话模棱两可,只让我疑心更大。

    “哼!不识药性也懂得药方子,嬷嬷在宫中多年,难不成忘记了。”我冷下脸来。

    “王妃——”李嬷嬷犹犹豫豫的启口未言。

    “说吧,王爷想要我这副身子怎么着?”不知就里,我开始胡乱的猜测,心中只觉得摇摆不定。

    “王妃莫生气,这都是为了您好啊。”李嬷嬷赶紧说道,见我胡思乱想,开始着急。

    “王爷繁忙,多少事儿都是吩咐嬷嬷去办,难不成嬷嬷真不知道王爷给我下了什么药?!”我生气的瞪着李嬷嬷,向来敬重她,府中大小事物都是劳烦她操持,平日里我从不摆主子的架子。

    “王妃,可别这样说!”李嬷嬷立马跪了下来,抬头看着我,满脸焦急,“王爷没有下药,王爷起初问过孙先生,王妃身子薄弱生寒,需要调养方可治愈,可不是王爷给您下药啊!”

    “起来吧,嬷嬷也别折杀我了,您是府中的支柱,多少事我还仗着您呢。”我起身扶起李嬷嬷。

    “王妃折杀老奴了。”李嬷嬷缓缓起身。

    “王妃——”李嬷嬷欲言又止,我转身看着她。

    “嬷嬷何事?”我早已无心欣赏满园菊花,心里埋着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