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书屋 > > 手心儿宝贝 > 令月
    我叫伏羲令月,都说女儿俏父,我很荣幸自己的父亲长得确实俊帅,遗传到我身上也是标准的美人胚子一个。

    我不过才五岁,可是父王的脸上却留着胡子。听母妃说,十年前的父王是白白的俊秀小生。母妃还告诫我,不许告诉父王。

    很不幸的是,一次偶然的机会,父王那满嘴的胡子落得我生疼生疼的,我在他怀里哇哇乱叫,他却更是开心的抱紧了我。

    “父王坏蛋,刮胡子刮胡子!”脸上的疼痛让我很生气很生气。

    “父王不刮胡子,父王抱宝宝。”

    “丑死了丑死了。”我很是讨厌的嚷嚷着,跟这胡子是耗上了,确切地说是和父王耗上了。

    “丑?!”

    “我要看父王十年前白白俊秀小生的模样儿!”我大声要求到。

    “谁告诉宝宝父王十年前白白俊秀小生的模样的?”父王停下了逗弄,把我紧紧抱在怀里。

    此时的父王背对着卧房大门,而我把门外的几个人看的清清楚楚。

    母妃震惊的神情,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犯错的小叛徒一样,可这也不是我故意的啊。

    “父王不漂亮吗?”我心中甚是疑惑,不想叫母妃责难我,转移话题,这也是我很关心的事情。都说我长得想父王,当然希望我自己漂亮啦。

    父王察觉到我对着门口说话,抱着我转身看向来人。只见母妃目光闪烁,接过嬷嬷手中的托盘,若无其事的进了门来。那托盘里头有我最喜欢的桂花糕,甜栗子,还有果酒。

    门外的嬷嬷带着仆从退下了,他们是不被允许入内的。即便是随时跟在我身后的小丫鬟,也只能将我送到门口,可遗憾的是,我只能进门,却不能上床。因为父王说,这是他和母妃的床,我若是喜欢,他会送我很舒适很漂亮的床,并且还兑现了。

    看着果酒、甜栗子,口水都出来了。介于母妃说话还是有地位的,我在父王的撑腰,母妃的严加管教下,被允许每十天饮一次果酒。

    我们家就三口人,府邸却很大,也很漂亮。记得我随着父王参加宴会的时候,看见别人家的宅子没走两圈就回到原点了。对我来说,大房子虽然很好,房间也很多。可是我却只喜欢睡在父王和母妃的房间,哪怕是趁人不注意溜进床,蜷缩着身子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醒来还是在自己床上!这让我悲愤。

    此时家人聚在一起,我却感觉气氛明显不对劲儿。嘿嘿——母妃对我严加管教,父王却很怕我,尤其是我的催泪弹,或者雷声大雨点小的假哭。当然啦,欺负人的都得跟我一样也是个被欺负的;被欺负的总得找个欺负的。

    因此,母妃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是做做样子,这种蒙混过关的模样,连小孩子都看得懂,也不想想我父王是谁。父王最讨厌有人说自己白白的俊秀小生了,这是母妃说漏了嘴,警告我不许胡说,叫我忘了这话。你说,我会放过这大好的翻身机会吗。

    所以,我很懂事的做一个乖巧贪吃的小丫头,带上自己的零嘴(分量被母妃严格克扣下了的,我愤然),头也不回的离开父王的冷气场。

    “嬷嬷——”在门口,我边走边吃,很快身子就腾空,被人一把抱起离开父王母妃的屋子。

    “郡主今儿想要干什么呢?”李嬷嬷一边抱着我,一边使唤小丫鬟接过我手中的零嘴。

    “我今天不想去学堂。”那是我心心念念的地方,哪里有好多小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父王不喜欢我去,因为我是郡主,可以学很多刺绣、绘画、书法之类的东西,总之是琴棋书画样样都学,却让我学着学着就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我不喜欢!

    去学堂,也不是为了学知识,教书的先生没有父王请来的好,大家都知道我是小郡主,对我也就避而远之。刚开始我很伤心,还没见过这些人不搭理我的,都低着头。后来,在母妃怜悯的眼神、沉思的神色中,她允许我去学堂上课,但只是文史课,完了就回来。后来父王知道了,也默许了。

    不过今天我不想去了,我喜欢母妃给我讲授的东西。母妃懂好多东西,可又好多东西都不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讨厌母妃的严厉外,也实在是喜欢母妃的学识。

    不过可惜的是,今天注定我见不到母妃了。每当父王要欺负母妃的时候,我会一整天都见不到母妃的面。今天母妃犯错了,也只能明天才看的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