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蜀国汉阳侯(第1/2页)
    “合适的人,我会慢慢的找。但你控制了益都后,这白虎殿可就归我了。

    不过你放心,绝不会占很久让你为难的。”

    “那神君为何会觉得我能够答应你呢?”

    “因为你也同我一样期待着秘密的揭晓,你想要救歆儿,那就一定要打开遗迹的大门,这是最后的机会。

    当然,除此之外,我将再不会插手你与萧锦行二人之间的事情。一切全凭你们二人争个你死我活,而我只等结果就是了。”

    樗里骅微微思索后,轻轻点了点头。

    “要是神君只是想得到这些,那为何要让歆儿昏睡,难道她不知道方才神君所说过的事情吗?”

    “不,她知道,我知道的事情她都知道。但我让她昏睡,是因为我要让你答应我一件事件,这件事情若是歆儿醒来的话决计不会同意的。”

    “什么事?”

    “我要你带我一同进入遗迹中。”

    樗里骅瞪大了眼睛,凝视着神君,许久后他似是想明白了些什么,吃惊的说道:“难道我就是能够进入遗迹中的人吗?”

    神君点了点头说道:“那鸟儿确实是感觉到了你的异样。”

    樗里骅听完话后,忽然想起了那日在刘执府中,虞歆儿离开茅草厅前时突然转头看向了自己的一幕。

    原来,当初是那鸟儿向虞歆儿发出了讯息,所以她才会注意到自己的。

    “歆儿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情,但她不知道我虽然不懂与禽兽 交流,但还是有些手段能够获得我想知道的事情的。”

    樗里骅闻言微微点头,他丝毫不怀疑神君的话,而且他知道虞歆儿是在保护着自己。

    “如果我能进去的话,那就没有丝毫危险。所以神君为何要凑这个热闹,非要让我们二人都陷入危险之中呢?”樗里骅皱起了眉头对神君说道。

    而神君则带着颇为玩味的语气对樗里骅冷冷地说道:“这是多少代神君梦寐以求的结局,我又怎能放心的交给你去做呢。若不能亲眼目睹秘密的揭开,我死都不会瞑目的。”

    说完话后,神君斜眼撇了一下樗里骅坐着的竹椅没好气的说道:“再说了,那遗迹中高上低下,你一个人怎么行动呢?”

    樗里骅闻言后苦笑了一声,虽然他并不明白自己世代居住在原州府又为何能与千里之外的白虎殿扯上关系,但显然他也知道问也是白问,而且神君也并不会知道这期间的答案。

    反倒是与神君一起进入遗迹将要面对的危险,更值得樗里骅好好地思索一番该如何应对。

    不然的话,仅从虞歆儿刻意隐瞒自己能够进入遗迹的事实就看得出,那遗迹中的机关一定厉害无比,甚至在虞歆儿的眼中那是一处毫无回旋的死地,不容自己冒一丝的危险。

    他再次将目光看向了昏睡如同当初初见时少女一般模样的虞歆儿,口中呆呆的说道:

    “你知道我为了她总是会愿意答应你所有的要求,如果我死了,却只求你千万莫要让她受到丁点儿的伤害。”

    说完话后,樗里骅立刻觉得眼前一黑,自己便如同虞歆儿一样昏死了过去。

    昏迷中,一张微带着温热的唇紧紧地贴在了自己的嘴唇上,那熟悉的唇齿之香却令昏迷中的樗里骅感到的只有一丝淡淡的哀伤。

    樗里骅想睁开眼,问问虞歆儿为何哀伤,但他却无论如何努力都丝毫做不到这看似及其简单的事情。

    ......

    当樗里骅被兴冲冲闯入阁中的谢韫、毛彪等人唤醒时,他望着这些满脸血污但却十分兴奋的麾下袍泽们挤出了最后一丝笑意。

    随后他就命令毛彪将蜀公带去白虎殿。

    他要在那里对曾经阻止原州秦军南撤的罪魁祸首发泄自己久积已久的怒火。

    白虎殿,位于益都城的最中央。

    当樗里骅来到这座看似规模十分宏伟的殿宇前时,就立刻看到了白虎殿前的广场变成了一座临时的俘虏营。

    虽未严加看守,俘虏营中的那八万蜀国士兵们也仅仅是被卸下了兵器,但他们却纷纷耷拉着脑袋,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脸上丝毫看不到反抗的斗志与被俘的屈辱。

    望着密密麻麻的人头,樗里骅不禁感慨万千。

    因为他看到了这数万蜀国兵士的旁边,秦国人虽然只有不到万人的数量,但他们皆是虎狼之姿,与一旁数量多出数倍的蜀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在此刻,樗里骅又看到了远处白虎殿门前在等候自己的蜀国国君及公亲大臣们,心中不免微微一叹。

    弹指一挥间,数万蜀国禁军就放下了兵器将性命交给了自己,这难道不应该被视为一国的耻辱吗?

    可当看到蜀国将兵们麻木的模样,樗里骅却哑然无语,而只是呆呆向白虎殿那庄严的正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