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逃婚(第1/2页)
    景中花感到了绝望,心想原来他们早就计划好了的,想把我关在这里,等我举办婚礼时才放我出去。她本想趁借口解手之机偷偷逃走想法已经落空了。

    景中花在房间里很无聊,也很无奈,她打开了安放在书桌上的激光电视盒,坐在椅子上对着墙壁上的屏幕看了一阵子电视,觉得地星国的电视节目很无趣,很多电台千篇一律,用遥控板把上百个电视台找了一个遍,没有找到她喜欢的电视节目。她扔下遥控器,打开书桌的抽屉,抽屉是空的,没有书籍,没有游戏机,目前唯独只有电视可混眼睛,她又耐着性子看了一个多小时。

    景中花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腕上的手圈,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魏真像是泥牛沉大海杳无音信。她实在是坐不住了,既然这个房间里没有希望逃出,她到洗手间去查看一下。

    她按下不显眼的开门按钮,隐藏着的洗手间暗门打开了。进入洗手间,她看见里面的陈设与其他的房间的洗手间的无异,在她的记忆中这是一间暗房,曾经安放了几个保险柜,现在已经改造成了洗手间。洗手间里的所有东西都很新,有洗漱台、坐式马桶、洗澡浴缸,洗漱用具齐,她挨个检查,没有发现有暗门开关。

    景中花借助第三只眼睛,将整个洗手间又扫视了一遍,四周是实实在在的的厚墙,没有发现通往外面的暗门,她不灰心,继续仔细寻找。她抬头往上查探,却意外发现头顶上的天花板有一处方格花纹与其他方格的花纹微微有点不同,她定眼再仔细观察,发现了一个不显眼的隐藏的方格出口。出口隐藏得很巧妙,它与天花板装饰的花方格融为一体,常人很难发现。她想起来了,这个出口是屋顶上的琉璃瓦漏雨时,上屋顶检修的专门通道。

    景中花一跃而起,试探性地用手轻轻托开了盖在四方口上装饰方格的盖板,她落地后,抬头看见一个小方口出现在她的头顶。景中花暗中窃喜,想爹爹,妈咪,你们困不住我啦,今晚我一定要逃出去。

    景中花重新回到了房间,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休息,电视幕墙上正播放着她喜爱的电视节目,也懒得看了,任凭电视开着由它闹,她想让蒙着的摄像头听见声音,让人知道她在看电视。

    深夜12点了,丫鬟常如意借故送夜宵,打开窗户查看了景中花在房间里干什么,看到景中花不吵不闹坐在房间里看电视,见到丫鬟后抱怨了几句,很勉强地吃完了夜宵,然后到洗手间洗漱,关了电视就上床休息了。待小姐入睡之后,常如意向景将军夫妇报告了景中花在房间里表现,夫妇俩误以为女儿被关屈服了,他们吩咐丫鬟继续观察,有事报告,安心睡觉去了。

    坐在门口守候的常如意,听到房间里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感觉得小姐已经睡着了,她困得不行了,在深夜2点时也回到隔壁房间睡觉去了。

    景中花选择了深夜3、4点行动,这是人最困的时辰。她听到门口没有动静了,悄悄地打开洗手间的暗门,进入洗手间,走到小方口下,一个腾空动作,跃上了天花板上,并把出口的盖板复原。她俯着身子,用手掀开了屋顶上的一块琉璃瓦,然后轻轻一跃,上了屋顶。

    景中花在屋顶上将琉璃瓦盖好后,借助轻功在屋顶快速行走,最后她选择了屋后的一块空地,纵身跳了下去。她落地之后,顺着后院的小道,走到了大院的围墙边,腾空一跃跃出了将军府。

    出了将军府,景中花松了一口气,她在大街上拦住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阳公城飞机场,坐上了去曼斯特城的航班。

    景中花坐了近10小时的飞机,在下午的4时,来到了联盟大夏,她径直朝主席办公室走去。她到了主席办公室,看见王守仁主席正在打电话,就坐在沙发上等候。

    王守仁主席打完电话,走了过来,笑容满面地说

    “景队长,你逃婚居然逃到我这里来了,你不怕我把你送回去。”

    “王主席,你不会落井下石吧?”景中花一脸不高兴地说,“我找你是想乘坐到新球的飞船返回新球。”

    王主席府下身子,关切地问“你父母到处找你,你就这样忍心地走,不管他们啦?”

    景中花皱着眉头,说“谁叫他们把我关起来,逼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

    王主席叹口气说“哎,你不能怪你父母,你的父亲是个明事理的人,要怪你自己不早日与魏真成婚,让你的父母着急了。”

    “我何尝不想早日成家,”景中花缓缓地说,“我和魏真已经订婚十几年了,有好几次要举办婚礼,因多种因素,都被所谓的大事给耽误了。”

    王主席点头说“确实,有许多的事不能少不魏真参与,他的能力有目共睹。你们的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在耽误了。我这就给魏总指挥打个打电话,叫他给魏真放假,为你们两个举办婚礼,让你们尽快把婚事办了,以免夜长梦多。”

    说话间,贺德部长走进办公室,他正在起草一份关于地星国各省市之间的自由贸易规则,规则经过反复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