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好的老板,我明白了(第1/2页)
    生活在资本主义世界总是有许多不好的地方。

    但这些跟乔恩都没有什么大关系,从前他的家庭是中产阶级,现在他的家庭是资本家阶级。

    上帝不会保佑工人,但好巧的是,他既不是工人,也不需要上帝保佑。

    任何一个巫师只要出现在麻瓜社会,绝对不会成为被压迫的那群人。

    除非他们自己不上进。

    但是巫师的生存空间,还是在一再的缩小,没有进步的同时,反而还制定了国际保密法来制约自己。

    纵然是有担忧一些特殊武器的原因,可是要说第一步,那还是因为巫师们的自我阉割。

    但是这跟可怜的小乔恩一点关系都没有,巫师为什么愿意自我约束,那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

    总不可能是因为自己魔法的破坏力太大,所以导致他们担忧自己毁灭世界吧。

    这种想法绝对是杞人忧天,一个世界能承担得起神明的存在,根本不用担心几个巫师能把这里毁灭成什么样,无非就是毁灭人类而已啊——世界又不在乎。

    研究历史其实是一个比较好的习惯,它能够保证人从历史之中汲取经验教训。

    但很显然能真正吸取到教训的从来不是那些专职研究历史的人。

    他们往往是政治家或者其他什么工作的人,专职研究历史的人早就已经被历史的虚无和庞大所搞得疲惫不堪了。

    就拿乔恩来说,他之所以研究了这么长时间的神明时代的文化,都没有做出什么太过客观的成果,就是因为除了神明文化的时代断层太多之外,仅存的这一部分也都庞大的令人头疼。

    多且复杂,这两者基本堵死了一个人对这些东西产生兴趣的道路。

    乔恩特殊的地方在于他上辈子就对这些东西进行过一些研究,虽然上辈子生活在那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可是对于西方神话这些东西,他获取的渠道还是比较多的。

    而且以华夏文字博大精深的特点,最擅长的让人理解这些东西是什么。

    一个字能够表达出千百种意思的时候,那么理解力就被相应的锻炼上来了。

    乔恩在笔记纸上写下最后一笔,将这本笔记本装回戒指里面。

    时间已经很晚了,格林德沃还没有回来,那么今天晚上大概他是不一定会回来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不回来乔恩总是会有所担心,提心吊胆的情绪会让人失眠。

    还是喝杯牛奶好了。

    红酒虽说也能助眠,可乔恩现在到底还是个未成年人的身体,不能喝酒。

    牛奶的问题就是需要加热,乔恩将牛奶握在手中,调动体内的魔力,开始对杯子进行加热,他站在窗边,看着外面,那里依旧是一派繁华景象。

    完看不到什么经济萧条的场面。

    但这也是正常的,经济再萧条和富人也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承担后果的,还是这个国家最底层的人民。

    于是乔恩突然想明白了。

    在jk罗琳所营造的那个世界里,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之所以在当时那种国际状态下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完是因为所谓的经济破损,对于巫师社会的打击和影响是非常小的。

    真正能够影响到巫师社会并产生动荡的是外敌的侵入,但以乔恩这个角度来看,现在德国黑巫师那边究竟有没有准备做什么侵入,还不好说。

    伏地魔一定准备了后手,他当初和每周的黑巫师签订的协议里面一定是有一条的,如果去年他成功了,那么美洲的黑巫师就会趁着在他们操控之下的索罗斯攻击英国市场的时候,联合德国的黑巫师,一举侵入英国,这样伏地魔又能回归,又能够在短时间内争取到给自己休养生息的条件,不得不说,的确是个好算盘。

    但一切的前提都是他能成功,而可惜他对自己太过自信,完没有预料到自己不能成功的场面。

    魔法世界的消息是很灵通的,尤其是黑巫师的世界,他们在围追堵截下生活了无数年,如果没有灵通的消息,他们根本无法做到及时的躲避,而伏地魔从霍格沃茨逃窜离开,这个消息肯定在第一时间就被通知给到了当初他联络的那些愿意帮他的“亲密朋友”们。

    那么接下来就是抉择了,究竟是在没有伏地魔的情况下选择挑战西方魔法世界最强大的传奇巫师邓布利多,还是先伺机而动,看看情况再说,这一点只要不傻,一般的正常人都能做得到。

    美洲黑巫师是很识时务的,他们当初既然敢把伏地魔从自己身边赶走,那么就证明他们还是害怕邓布利多的威名。

    唯一值得担忧的就是德国黑巫师。

    乔恩从来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做过什么影响,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逻辑,那么一定是在这场战争还没有开始之前,或者刚刚开始,就被邓布利多掐死在了萌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