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谁去接人?(第1/2页)
    “去,先把人接上来。”林克刚一不说话,郭忠明就安排上了。

    这种小事按说都会抢着下去。他都开始思考下面的问题了,猛的一抬头,发现谁也没动地方。

    眼前这些人很多都和沈冰打过交道的,就算没太多接触的刘明义和陈南,也想起来当时她写出了情人滩的长篇报道了。

    眼下沈大名记肯定是被得罪透了。

    毕竟是吃了闭门羹,气的开了公函来的。

    公函什么意思?代表本单位的权威。

    “陈警长,这回准备不充分,你们几个警长得好好反思反思,下次绝对不能出现这种问题。”刘明义很自然的教育、“提醒”起了陈南。

    什么意思?

    分明是忙乎上了别的事,叫你郭副局不能再安排别的事了。

    郭忠明再看李军,李局油盐不进的架势。再说老郭不能轻易安排他干这种活,虽然他级别比自己就低“半级”,这还是在人家地盘上呢。

    “小邵啊……”他随意的喊了句邵帅。

    “沈大小姐肯定雷霆震怒了,就凭着十几个‘未接’,我绝对不去,等等,等戴上大红花的……”眼看着叫着自己了,邵帅狡猾的想着,

    手捂着肚子,面露难色,为难道,“局长,不得劲了,跟抽筋似得。”

    这要是放在平时,一点小事,竟然没人说去,郭忠明肯定拍桌子骂人了。

    这次没有,他自己清楚,这些人都不乐意和名记打交道,人家是对着轰动市大案子来的,一言不慎,容易引火烧身。

    就说周健吧,他目光从邵帅那收回来,转向了方天宇,只见方队长盯着手机,神情投入的看着,暗道,“队长啊,你装的更像,你俩的事至少省略了几千字吧。”

    以前这种事都是周健干,这次多了个心眼,看看方天宇什么态度,就想起了那天他说的海河桥的事。

    说那事时,方天宇重点说的是遇袭的事,周健后来想过几次,他确实在那晚遇到的沈冰,很多事一笔带过了。

    想到这里,他也乖巧的低着头。

    “谁去一趟吧。”沉默了一会,郭忠明又说话了。

    这不过这次带着明显的不满意了。

    或者说强硬的态度。

    没人回答,一点动静都没有。

    方天宇似乎沉浸在什么事中,猛的一抬头,向看看出了什么事呢,只是看了一眼,心里就暗叫不好了:

    众人目光齐刷刷的看着他。

    连林克都目带不满的瞅着他。

    再看这些人,唯有胖子做贼心虚的揉着胸口。

    十有八 九是死胖子用目光提醒郭忠明了,暗示这事得方天宇去。

    他硬着头皮出了门,好在多了个心眼,在门口停了停,就听邵帅在里面悄声道,

    “沈记者业务好,语言思路都挺犀利的,伶牙俐齿,说着说着就容易给人挖坑下套了,这种事就得队长去……”

    方天宇步伐缓慢的走着,却是另外一种想法:

    眼见几个案子看来了无比轰动,无论在临海市还是省,甚至国,都会引起强烈反响,

    对沈冰来说是难见的大新闻,她如果不报道出去,只怕是在新闻界留下很坏的名声;这要是叫别人抢走了,龙头新闻领导不炒她鱿鱼都不可能。

    这种事对于她就像一个重大线索摆在方天宇面前似得,必须处理好了,那是天职。

    “不对,林局那话说的不对劲,他向来注重公共关系的,沈冰名气很大,他竟然叫我负责接待?要是真重视,至少是郭忠明去才对。”

    走着走着,一下子想到了这个问题,他感觉额头上的汗都没了,后背还有些发凉。

    一个奖励的事出了岔头,比方说忽略了他们三个的功劳,但林克也应该拍板了。

    而现在迟迟没决定,反倒是说来说去的,领导只要一停下,李军肯定就汇报工作,不是直来直去的汇报,就是迂回说临阳分局工作干得好。

    “必须打发走她,这种时候要是报出去了,林克很可能就急眼了,和市民合影他都参加,这时候没动静……”

    到了门口,一道刺目的阳光照在脸上,方天宇感觉火|辣辣的,脑子反倒是清醒了不少。

    似乎今天心情非常美丽,沈冰穿着清爽利索的短款套裙,矮跟真皮皮靴,显得优雅、精致。

    她走到方天宇跟前,没伸手,仔细的打量着他。

    几乎把他浑身上下看了个遍,见没什么异样,闪动的眸子变得暧昧起来了,开玩笑道,“你这次没给自己添几道伤疤,表现不错,

    好男人要主要保护自己身上一草一木,毕竟会有‘另一半’一起分享的……”

    “公函?拿来。”方天宇目光一直保持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