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审问(第1/2页)
    “过程比较血腥,不建议你看。”

    洛九渊十分诚恳地说道。

    “那我能不能不接受你的建议啊?”

    虞昭华本着商量的语气和洛九渊说道。

    “不可以。”

    洛九渊非常之无情。

    “什么嘛,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给你添乱的。”

    虞昭华恳求道。

    “我不是怕你给我添乱--总而言之,你现在就好好去马车里坐着,等着出发。”

    洛九渊不容置疑的说道。

    其实虞昭华明白,洛九渊是什么意思。

    这个头目又不是洛九渊他大爷,他是他们的敌人,一出现就想要他们的命。按照洛九渊的脑回路,应该会先严刑逼供,然后把这个人给解决了。

    但是这期间必然伴随着流血,疼痛和尖叫。

    “我不愿意。”

    每一个人都不愿意看到自己心爱的人看到自己的残酷一面,洛九渊也不例外。

    但是虞昭华却不愿意退让--简单的来说,她是想让洛九渊不要那么残忍,就算无论如何,也要在内心留一点对这人世间,对这人的怜悯。

    仅此而已。

    洛九渊最终屈服虞昭华。

    “那你想怎么做?”

    “把这个人交给我行吗?我觉得我可以问出来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我问不出来的话,就把人交给你,随便你处置,你觉得怎么样?”

    “好。”

    洛九渊很快点头。

    虞昭华先是饶有兴致的围着那头目看了几圈,然后充满兴趣的蹲在头目面前“那个,你怕痒吗?”

    “啊?”

    头目本来本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慷慨赴死精神,谁知道被虞昭华这么一问,一腔热血差点堵在喉头。

    “问你呢,怕不怕痒?”虞昭华道“你最好是跟我说实话,不然的话,等一会儿可是会吃苦头的。”

    “怕。”头目莫名有些不好意思。

    “好!那就好了!”

    虞昭华非常仿佛松了一口气,拍了拍手道“来人,给我把他绑在凳子上,然后把鞋子给我脱了。”

    很快,头目的脚心便暴露在空气中。

    虞昭华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毛绒绒的两根野鸡毛,笑得一脸得意。

    “你要干什么?”

    洛九渊拉住虞昭华。

    “我当然是审问啊,”虞昭华道“你不是都交给我了吗?放心吧,我会好好弄的。”

    说完,虞昭华就把两个羽毛递给了斩眠“给你,去给我挠他的脚心。”

    斩眠立刻接过羽毛上前。

    “哈哈哈哈哈哈哈--”

    羽毛刚刚触碰到头目的脚心,头目就开始疯狂大笑。

    “我跟你说哦,我知道你现在虽然笑得停不下来,但是我知道你快难受死了。不过如果你不肯老老实实的跟我说你是谁派来的,我就可以暂时放了你。

    不过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让你一直笑到最后,你觉得怎么样,很公平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答虞昭华的是一串放肆的笑声。

    “没事,”虞昭华道“反正我时间多的是,我们可以慢慢熬。”

    说着,虞昭华拉着洛九渊到了一边,上了马车。

    “我觉得审问烦人一点都不累嘛。”虞昭华剥了一颗荔枝,难得好心好意的递给了洛九渊。

    “为什么这么说?”

    洛九渊开口问道。

    “因为我觉得我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让他们开口啊。”

    虞昭华不无得意的说道。

    她可以不用流下一滴血,就能让对面的人跟她说实话,当然得意的不得了了。

    半个时辰以后,头目终于承认,派他来的人是虞相。

    “原来是他。”

    虞昭华并不惊讶。

    毕竟虞相可是时时刻刻都想整死她的,虽然这次是出使楚国节骨眼,但是虞昭华估计也不会顾大局,反正就先把她整死就完事。

    “小姐,小姐,这都是虞相的安排啊,我们也只能是听命行事,求求你,求求你饶了小的一条贱命吧。”

    头目连连磕头,表示自己不想死。

    虞昭华无奈的看了头目一眼,转头征求洛九渊的意见“你觉得应该怎么办?要是把他放了的话,他要是回去通风报信,更糟糕,但是要是直接把他杀了的话,毕竟是一条人命,我有些下不去手。”

    那头目一听,连忙又给虞昭华和洛九渊磕头“小的保证,小的绝对不会再回丞相府--小的没完成丞相大人的叮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