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冤有头债有主(第1/2页)
    ()    见萧岚没反应,顾盛安有些担心的问:“你怎么了?”

    萧岚摇摇头,跟他讲述自己这一天遇到的事情。

    顾盛安惊讶道:“你竟然回到了十年前!想不到那五个家伙人模人样的,私底下竟然是这种人。”

    “那是不是顾墨把他们找来的?她想报仇,可是为什么会变成对我们动手?”

    这个问题萧岚也没法解答,只能说:“原因多半是在同学会那伙人身上。现在不管是boss,还是她的过去以及我们现在的情况,都和那群家伙有关,我们要想办法在他们身上找到线索。”

    顾盛安点点头:“我们先去找童清和赵樊吧,四个人总要好办事一些。刘依依就算了……她最近看起来怪怪的,总让人觉得背脊发凉。”

    萧岚也同意,如非必要他也不想跟变得诡秘的刘依依打交道。

    来到赵樊的房门前。

    顾盛安敲门:“赵樊,赵樊你在吗?”

    门内毫无回应。

    顾盛安皱眉,又加大了力道:“赵樊!开门啊!”

    过了好一会,木门从里面打开了一条缝,透出赵樊有气无力的声音:“干嘛啊?”

    顾盛安压低了声音:“我们找到了线索,准备一起跟对面那伙人对质,走吧我们一起。”

    赵樊却荒不迭地关上了房门:“不去,我不去,会死的。”

    顾盛安拍门:“你不去才会死!”

    赵樊根本听不进去:“不去!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顾盛安气结,连着拍了几次门,门后却再也不给他回应了。

    “算了,走吧。”萧岚拦住顾盛安,没再去管赵樊。在降临世界里,前进不见得能生还,但逃避一定会死亡,赵樊自己放弃了生路,他们也没有硬要帮忙的义务。

    萧岚敲了敲童清的房门,突然觉得不对劲。

    房门发出的声音很沉闷,用手指摸上去也有一种湿润的感觉。这让萧岚想起了昨晚房间角落的水渍,顿时觉得要遭。

    萧岚大力拍了拍门:“童清!童清!在的话给我个回应!”

    可是房间里一片死寂。

    萧岚和顾盛安对视一眼,心下都是一沉,童清恐怕是出事了。

    这时,有水渍从童清的房间里一点点蔓延出来,浸湿了门口的一片位置。两人赶忙跳开,在一旁观察着水渍的变化。

    在确认这只是普通的水渍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顾盛安上前一步用力撞门,试图直接暴力打开,门却纹丝不动。他又抬起脚狠狠地朝门上踹了好几下,门板发出沉闷的嘭嘭声,依然毫无动静。

    顾盛安双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转头正想招呼萧岚一起来。

    突然嗖一声,一道黑影猛然从他眼前略过,带起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随后“嘭——”的一声巨响,原本他怎么撞也撞不开的门就这样开了。

    门锁的位置被暴力撞击直接飞出,现在正可怜弱小又无助地躺在旁边的地板上。

    而始作俑者,萧岚身边那只带着头巾的黑猫,此刻正站在房间里,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一只优雅的小猫咪”的样子。

    顾盛安:“……”

    难道他真的太缺乏锻炼?平时是不是不应该整天趴在床上玩手机,不然到时候连一只猫都打不过可就太丢人了。

    萧岚拍了拍他的肩作为安慰,也抬腿进了房间。

    房间湿漉漉的,从天花板到墙面再到地面部都是水。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温泉水特有的气息,跟旅店的温泉一模一样的味道。

    童清穿着外出的衣服躺在床上,长发散开,浑身被水浸透了,床上还有不少积水将她整个人半泡在水里。她眼睛圆睁死死盯着天花板,仿佛上面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萧岚帮她合上眼,一边检查尸体一边问顾盛安:“你上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顾盛安思索了一下:“大概是下午,我们早上起床发现你不在了,之后分开寻找线索,下午我还在楼下跟她见过一面,那时候她看上去很正常。”

    童清泡在水里的右手吸引了萧岚的注意,那只手攥得紧紧的,指尖的边缘露出一点白色的片状痕迹,看起来像是纸质物品。

    他伸手,打开了童清紧握的拳,在里面发现了一张泛黄的照片,浸了水上面的图像有些模糊。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裙子的女生正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一阵风吹起了她的裙摆。拍摄者正好处于一个刁钻的角度,拍下了一些不合适的内容。

    虽然看不见照片里女生的脸,但萧岚看到那头黑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顾墨。他想起了十年前付文博露骨的讨论,想起了杨德高见不得光的爱好,他们对于顾墨的偷拍会不会不止一次?

    顾墨的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