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死因(第1/2页)
    ()    顾盛安迈着犹豫的小碎步跟着萧岚出了门。

    门外,戴头巾的黑猫已经等在走廊上了,见到萧岚出来,他直接走在前方开始带路,轻盈的步伐落在地上一点声音也没有。

    洛在一个拐角停下了。

    萧岚借助墙壁遮掩身形,悄悄向外望去。

    只见杨德高正一脸焦虑的来回踱步,整个脊背弓起来,双手神经质的搓着,一边走嘴里一边喃喃:“不会的,不会的,十年了你都没来找我,怎么可能现在来呢……”

    他越走越是焦虑,呼吸都显得困难了起来,豆大的汗珠从他日渐稀疏的头顶滑落,最后甚至开始咚咚地捶着墙。

    突然背后一股大力袭来,直接将杨德高推了个趔趄。

    还不等他站稳,一双手臂便将他制住动弹不得,紧接着一根粗壮的绳子从上而下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而杨德高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怎么就到地上去了?从头至尾他都没有看清过袭击者的模样。

    萧岚顺手三秒开了个房门,直接单手将人拎进去。

    转头对着还在门外呆愣的顾盛安招招手:“进来啊,还在外面干什么?”

    顾盛安这才如梦初醒地从萧岚的一套连招中回过神,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几分敬畏:“萧……萧哥,您这是练过的?”

    萧岚点点头:“多试几次你也行。”

    曾经在酒吧打工的时候,总是会遇到醉酒闹事的客人,跟酒鬼讲道理是没用的,又不能殴打客人,所以还是把人制住了送出去最安。

    所以,这就真是只是熟能生巧而已。

    顾盛安浑身一抖,站姿都恭敬了几分:“萧哥,咱们这是准备用刑吗?”

    萧岚给了他一个你是智障吗的眼神:“法治社会懂不懂?”

    顾盛安:“……”

    您刚刚可不是这么干的,再说了降临世界哪来的法?

    萧岚蹲下来,和地上躺着的杨德高笑着打了个招呼:“杨老师好啊。”

    杨德高看清了眼前的人,明明是斯文俊秀的样子,动起手来却是又快又狠,他声音发颤:“你、你是什么人?再这样我、我就报警了。”

    眼前的青年却是看着他露出一个不屑的眼神:“信不信你根本叫不出半个警察来?”

    游戏世界里恐怕根本就没有警察,他们的电话要么是打不出去,要么就是警察因为种种原因被耽搁在半路。

    杨德高看到萧岚的笑容,心里凉了半截,完了完了,这人肯定是有什么背景的,居然能直接伸手到警察那边去。

    萧岚用绳结拍了拍杨德高的脸:“杨老师,我这里有一点问题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杨德高眼皮颤了下:“你说……”

    萧岚直入主题:“你怎么杀的顾墨?”

    闻言,杨德高的脸色蓦然大变,他的眼睛瞪得极大,一脸的不可置信:“你怎么知道——”

    话一出又觉得自己失言,连忙补救:“不不不,我没有,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

    萧岚脸色一沉:“杨老师,这样就没意思了。您看起来也是个斯文人,可惜不巧我们找到了一点您藏起来的私人爱好,把它们公布出去怎么样?”

    他还提示了一下:“小女生的。”

    杨德高脸色一白:“你们!”

    萧岚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又或者,我们把你扒的只剩个裤衩丢在大马路上直播。然后发给你的学生们?”

    萧岚又放低了声音诱哄道:“别紧张,我们对送你去警察局没兴趣,我们只是感兴趣这件案子而已,一点点私人的小爱好,你可以理解的吧。”

    说着还给顾盛安递了个眼神,顾盛安秒懂,也配合着露出了一个变态的笑容。

    两人现在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喜欢追踪凶案的猎奇爱好者。

    杨德高迟疑着:“真……真的?”

    萧岚对着他笑了,月光下这个笑容显得有些狰狞:“当然,我也不喜欢警察,他们总是破坏我喜欢的艺术。”

    杨德高动摇了,他怕要是他不说,这两个变态会让他就此消失。

    “他们不是说那个叫顾墨的女生是个随便的吗,正好我……我有个群,里面也看到了她的照片。”杨德高声音有些抖。“我就去找她,我给钱还不行吗。可没想到她不愿意,还想跑,这要是让人知道了怎么行?我……我一个激动就、就……把人掐死了。”

    杨德高对上两人鄙视的眼神,觉得嗓子里像塞了刀子:“我……我也没想到她脖子那么细,一个用力就……就断了……”

    十年前杨德高五十来岁,身体强壮,对付一个弱不禁风的高中女生毫不费力。

    萧岚冷了声音:“尸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