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科里夫学院(六)(第1/4页)
    萧岚保持着安静的状态等了一会, 确定红月夫人已经走远, 并且应该短时间不会回来之后, 他才悄悄地靠近了尸体的方向,借着月光观察起尸体。

    地上的尸体从体型上来看应该是个成年男性。

    他看上去很凄惨, 四肢无力地摊开,躺在血泊里。身体表面的皮肤已经被完全剥离了, 红色的肌肉就这样暴露在空气里,散发出阵阵血腥味。

    致命伤应该是来自喉咙上的那道深深的切口, 几乎要将他的脖子斩断,地上的大片血迹也应证了这一点。

    红月夫人看身形像是个优雅的贵妇人, 但她的攻击却是犀利又残忍的。

    在一地混杂在血泊中的衣物碎片里, 萧岚看到了一个眼熟的徽章。

    这个徽章他在洛的胸口也看到过,是科里夫学院老师身份的代表。

    虽然尸体失去了表皮让人无法看清他的容貌, 但是萧岚记得,玩家里有一个人和洛一样成为了老师,并没有如同成为学生的玩家一样变成少年, 那人的身高体型和地上的尸体确实很相似。

    死的会是那名玩家吗?

    按照学生们的传闻,红月夫人喜欢杀长得好看的人, 然后用对方的皮来使自己更美貌。

    但萧岚清清楚楚的记得, 那位成为老师的玩家外表看起来很普通,就是寻常成年男子的水平, 甚至还胡子拉碴的显得不太精神,这个外表跟美貌两个字好像并没有什么联系啊?

    这跟传闻中的并不一样。

    是传闻有误,还是红月夫人的审美异于常人, 她就喜欢胡子拉碴的类型?

    检查完尸体后,萧岚仔细地消除了自己留下的痕迹便离开了。

    这一次他没有帮助对方收敛尸体,因为目前并不清楚学院和红月夫人是什么样的关系,一旦在尸体上留下什么,被处理尸体的人发现的话,就会暴露出有人见过尸体这件事。

    而作为值夜学生的萧岚肯定会是第一波被注意到的,到时候会多出很多危险。

    玩家之间的互相帮助,都是以不会给自己带来危险为底线的。

    萧岚也没有为了一个陌生人的尸体,就舍生忘死的情怀。

    终于来到了礼堂的位置。

    礼堂里一片漆黑,看上去应该是没有人留守的,之前葬礼时的蜡烛已经全部熄灭,只有窗外淡红的月光作为照明。

    礼堂的门被锁着,但对于萧岚来说这根本不是障碍。

    悄无声息地撬开了门锁后,他闪身进入了礼堂里。

    棺材依然像葬礼时的那样摆放着,萧岚很轻易地靠近了尸体,这一次他终于发现了之前不对劲的地方。

    之前在烛光下他看到尸体的皮肤在反光,那并不像是人类皮肤的光泽。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尸体的皮肤摸起来是一种古怪的手感,既像是蜡,又比蜡更加的柔韧,甚至有些弹性,却远不如皮革结实。

    一时间分辨不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

    萧岚拿出了【这是一把沾满剧毒的匕首】,轻轻地在尸体被衣服遮掩的隐蔽位置割了一道口子,因为目标的尸体,道具的能力自然不会被激活。

    刀尖挑开质感古怪的表皮,他直接看到了里面的肌肉组织。

    没有皮肤。

    这具尸体和之前被红月夫人袭击的那个人一样,失去了皮肤。

    萧岚之前猜测红月夫人的真实身份可能是校长。

    可是校长为什么要一边剥皮,一边又给死者重新制作一层新的皮肤?

    难道是不想引起注意。

    但这也不对,如果不想引人注意的话,直接不要举办葬礼不就好了吗?

    反正科里夫学院的学生都是不被关注的孩子,只要说他们转学或者被家长接走了,学生们也不没法查证。

    对于家长那边,说孩子逃走或者失踪了,那些把孩子扔过来的不负责家长们反而会觉得轻松吧,或许会看在面子上寻找一下,但实际上并不会有多认真。

    明明这样就可以让人悄无声息地失踪了,可是却偏偏要大张旗鼓地举行葬礼。

    如果红月夫人就是校长,这样矛盾的行为又是出于什么原因?

    如果校长不是红月夫人,那红月夫人又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她和校长又是什么关系?

    礼堂里一片寂静,只有红月洒下的些许亮光,将视线所及的一切都披上了红纱。

    表情悲悯的女神像之下,萧岚和不认识的死者相对无言,显然这位已经无法再开口的学生并不能告诉他答案。

    离开礼堂。

    萧岚朝着学院的北方走去,那里是传闻中的怪物所在的地方。按照学生们的传闻,北方的塔楼里关的是两条会学人类说话的巨蛇。

    不过就红月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