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科里夫学院(十)(第1/3页)
    沐浴着同学们的视线, 萧岚感觉有些新奇。

    他在学校一向都是作为一个学霸甚至学神存在的, 虽然以前也经常受到同学们的注目, 但那时候同学们的眼里都是崇拜或者嫉妒的。

    没想到现在能体验到叛逆学渣的待遇。

    这个时候,同学们看他的眼神却是好奇里夹杂着一点羡慕, 似乎人类天生就会对反叛者产生关注,并且产生某种隐约的期待。

    别说, 偶尔当一把坏学生还……挺爽的。

    就这样,萧岚再一次跟着洛到了他的办公室。

    这里就像是两个人的秘密基地一样, 萧岚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他随意地靠在了桌子边上,桌上还摆着教案, 上面是洛筋骨分明的字迹, 看起来洛作为老师可比他这个当学生的要尽责多了。

    “有什么收获吗?先生。”洛关上了门,转头问萧岚。

    萧岚跟他说了自己在校长办公室看到的东西, 特别描述了一下韦尔德先生的情况,和校长手札里记载的内容。

    “咒偶,这倒是有意思的东西。”洛坐在了椅子上, “之前我们明明近距离接触了韦尔德先生,却都没有发现他居然不是活人。”

    萧岚:“现在我打算等到天黑了再去一次北方塔楼, 这次一定要见到阿德琳。”

    虽然天黑了会有红月夫人的危险, 但是天不黑的话,学校里的学生还是挺多的, 青春期的少年也很喜欢往没人的地方钻,去塔楼的路上就很容易暴露踪迹。

    现在他们是两个人一起行动,就算遇到红月夫人, 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我会和你一起去的。”洛微笑着说。“不过现在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要打发一下时间吗?”

    萧岚有些好奇:“你想做什么?”

    难道两个人真的要在这里打扫卫生吗?

    不需要这么拼的吧?

    只见洛伸手从桌面的一排书籍里拿出了一本让萧岚非常眼熟的书——

    那本萧岚从中选择了“洛”字给他取名的考古记录。

    洛对着萧岚示意了一下手中的书:“我找劳伦斯借了这本书,难得来到这里,要一起看看吗?”

    萧岚:“……”

    说实话,他对于洛阳铲事件还是有点心虚的。

    当年的萧岚少年真是胆子又大路子还野,要是面前的是个脾气不好的,恐怕他早在十五岁那年就已经凉了。

    没想到洛真的接受了这个名字。

    甚至连忘记了自己的一切之后,都还记得。

    洛已经心情不错地翻开了书,他看书的姿态很悠闲,仿佛里面的内容都非常有趣一样。

    傍晚的阳光从窗外撒入,照在他轮廓完美的不似凡人的脸上,勾勒出好看的金色光线,就连鼻梁上架着的金边眼镜也在夕阳下闪烁着温暖而又柔和的光。

    见状,萧岚也忍不住凑过去跟他一起看起来。

    书的内容其实相当的无聊,全是专业性的记录和分析,其中夹杂着不少拗口的专业术语。

    但看书的两人都没有多话,他们看着书上的一个个文字,眼底都是淡淡地怀念神色。

    一室寂静,只有轻微的翻书声响起。

    一个悠然翻书,一个沉默观看,仿佛有种某种难以言说的默契。

    不久后,天终于黑了。

    淡红色的月光再一次笼罩了整个学院。

    洛修长的手指翻书的动作停下。

    他抬眸看着窗外的红月,轻声说:“先生,时候到了。”

    萧岚也抬起头,眼底是明亮的光:“走吧。”

    两人站起身,踏入沐浴着危险的红色领域。

    小心地隐藏着行踪,两人再一次来到了北方塔楼。

    今天的塔楼依然是那副荒芜的样子。

    萧岚仔细地听着里面的动静,但奇怪的是,今天并没有听到鳞片摩擦地面声音,也没有听到类似孩童声音的呢喃。

    一切都非常安静,安静得就像是里面什么也没有。

    两人找到了塔楼下方的大门。

    不出意外地,大门已经被一副沉重的大锁锁住了。

    和整个塔楼的荒芜不同,这把锁上并没有多少锈迹,就连萧岚开锁的时候都感觉到了锁芯的顺畅,就像是这把锁经常会被人打开一样。

    进入塔楼。

    一股潮湿发霉的气息传来,周围的墙壁上都出现了水渍和青苔。

    整个塔楼里非常空旷,虽然建筑依然是哥特风的华丽感觉,但内部几乎看不到什么家具,散发着一股空旷又破败的味道。

    萧岚打开【核能手电筒】观察着周围。

    前方有两条楼梯,越往上,周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