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难得柔情(第1/2页)
    商贩一边数着钱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哦,那个啊,它胆子可小了,还总是逃跑,我就是教训了它几下而已。”说着,先走了过去,欢泽见了急忙躲到了长髯的身后,藏得结结实实。这时长髯率先走出了牢笼,透过它那浓厚的毛四处打探着周遭的一切,在眼神落到身前那个男人的身上,黑色的瞳孔瞬间张大,一点一点变得血红,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长髯就像发了疯一样朝着他咬了过去。一时间众人都睁大了眼睛。

    商贩更是四处窜逃,竟然把长髯引到了街市上。扶离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心里慌得很,急忙追出去看,桃灵正要跟过去,便被扶离叫住:“你帮我把他们安全送回府里。”还没等桃灵答应与否,扶离便跑了个没影,桃灵急的跺跺脚,心里想着:公主你去趟什么浑水啊,要是出了事......她左瞧瞧又看看,无奈的走过去把笼子关好,推回了世子府。

    长髯明显是有些年迈,跑得有些吃力,却还是硬撑着追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也不是好惹的,跑到了一家卖剑的店铺,想都没想就拔出了剑对着长髯。而长髯却没有丝毫退缩,它在块头上委实比他大上一些,但行动有些迟缓,再加上他有利器,几番打斗下来明显不占上风。

    周遭全是看戏的过客,纷纷叫喊着:砍过去,砍过去!扶离听着,怔在了原地,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呢,竟然没有一个人劝解长髯冷静下来,难不成在他们心里,狗就是畜生吗?

    再或许,这才是正常人的想法吧。

    长髯和他当面对质着,完全没有退缩的意思,随着一声嘶吼,长髯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只见商贩举起了剑,对准了心脏的位置......“长髯!”她脱口而出它的名字,长髯果然停住了,就在剑锋前分毫处。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长髯歪头看向了她,透过它那浓厚的长毛,一双饱含沧桑的眼睛投来了感激的目光,一瞬间,她仿佛悟懂了其中含义。她想都没想的跑了过去,站在长髯的身旁,恶狠狠道:“打狗还要看主人,你今日若是动它一根汗毛,我便跟你没完!”

    商贩也当然是不处下风,挥动着剑情绪激动,“你瞎啊,是它一直追着我!还要咬我!它要敢再靠近一步,我就一剑杀了它!”

    “那还不是因为你经常鞭打他们,怨气积攒了在这会也就释放了!是你活该!”

    “哎我说这位夫人,你怎么帮着一个畜生说话啊!”一旁的看客发出了啧啧的神情,有一个人带头,一众人等都附和了起来,“就是就是!这个畜生明显是得了病,要是咬着人怎么办?”说着,便看向那个商贩,“还不快点杀了它!”

    “对对对,杀了它!”

    “我奉劝夫人,可千万不要成了农夫与蛇,离这畜生远点为好!”

    扶离瞪了他一眼,小声呢喃着,“你们才是畜生!”随后,她走到商贩后面的剑铺,拿了几把剑给他们扔到了地上,“我今天就给你们这个机会,你们谁杀?!”

    霎时间,鸦雀无声,众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互相推搡着,就是没有一个人敢拿起剑去杀长髯,只有商贩开了口,“我来!”

    扶离瞧过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没资格!”

    ?!!商贩瞬间就跟炸了毛的狮子一样,皱着眉头大骂道:“你这女人还不识抬举!我今日还就要杀了它,看看你如何阻拦!”

    “快跑,长髯!”她推了一把长髯,却发现长髯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电光火石之时,她上前去抱住了长髯,剑落,气凝。

    扶离只觉得耳边响起了兵器落地的声音,惊了一瞬......她缓缓睁开眼睛,在众人的惊愕中转身看向了那个人。他手执一根长鞭,足足有三米长,每一米的骨节处都镶有金属骨鞘,仔细看还会看到若隐若现的倒刺,锋利无比,只是看被削成两半的剑就不难看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武器到底是谁想到的.....她缓缓将目光瞥向那人,下意识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竟然会让她有些窒息的感觉。

    她终于理解了欢泽的下意识逃避,因为此刻的自己更是想立即消失。她永远无法忘记那张极其好看的面容下隐藏着的狠厉的心......

    慕容烨也看向了她,相比与她的惊恐无措,他的表情更显轻松。

    扶离站起身来,竟然有些晕眩,她尽量然自己冷静下来,便要拉着长髯离开,一如方才,长髯还是一动不动,急的扶离都要哭了,她绝不能再呆在这里了。只见长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一瞬间铆足了劲朝商贩那跑了过去,硬生生的将他压倒在地,胡乱的撕咬着......

    所有人都愣住了,扶离更是站不住了脚,踉踉跄跄的就要倒了下去,没成想慕容烨一靠近她便立马清醒了过来,朝长髯的方向大叫一声,“长髯,住手!”。

    长髯还在和商贩互打着,围观的人怕伤及自己急忙退了几步,但还是唏嘘着,好一众看客。没过多久,场面渐渐平静了下来,地上都是血渍,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