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艮(第1/2页)
    三人一同往青州而去,倒也不会太孤单。

    傍晚若是路经城镇,便找间客栈休整一番。如若没有,那便只能在郊外将就一下了。

    好在路途还算顺利。半个月过去,三人顺利来到了永州城。不出意外,明日就能进入青州境内,再走个三天便能抵达青州城了。

    永州城的条件十分不错,今晚总算是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江裳华与黎珏说了一声,便上街去了。永州盛产一款药材,名叫七星草,恰好她有用处,便准备去药铺买一些来。

    永州城的傍晚颇是繁华,街上也是热闹,好似一点也不担忧东边利州的战况一般,生活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裳华出客栈之前,已经实现与小二哥打探了路,因此十分顺利的买到了七星草。

    就在她心满意足拎着药包往回走之时,一个莫名有些熟悉的身影进入了她的视野。那是一个男子,中等身材,一身寻常布衣,实在没什么特别之处,扔进人群里甚至丝毫不起眼。

    但不知为何,江裳华就是莫名觉得他有些熟悉,明明那张面孔令她陌生。

    好奇心驱使之下,她便不露痕迹地跟着这个男子了,想看看他要去哪里。

    男子脚步轻快,一看就是练家子,江裳华跟了没一小会儿,便来到了城西,眼看着他进了一家客栈。

    江裳华驻足望了一会儿,便作罢了,没有再继续跟进去,担心暴露了自己。

    也就在她转身离去之时,客栈二楼的窗子被推开了,方才那个男子望着江裳华的背影,若有所思。

    江裳华一回去,黎珏正在大堂内等她,“怎的去了那么久?”

    “哦,我找错了路,所以耽误了一下。”江裳华笑了笑,并没有提起那个男子的事情。

    一来她没弄清那男子的身份,二来,江裳华也不确定会不会是自己的错觉,万一是误会一场,横生枝节了也不好,这才选择隐瞒。

    这件事情就只是一个小插曲,她并没有往心里去。今夜一过,他们便也离开了永州城,继续往青州出发。

    而这个叫裳华觉得熟悉的男子,倒是一路疾驰,不过十余日便来到了京城。他快马扬鞭,直奔皇宫。

    使用令牌之后便一路畅通,直达紫极殿。

    踏进大殿,皇帝闲适惬意,正在擦拭着宝剑。他爱不释手,仿佛在爱抚绝世佳人那般,投入至极。

    “属下艮,叩见陛下!”他的话语铿锵有力,双膝跪下行着大礼。

    皇帝这才抬起了眸子,看到了下方的人,语气波澜不惊:“艮,你来了。”

    听到主子的声音,艮语气激动:“属下幸不辱命,在荣王身边潜伏五载,终是取得其信任,配合陛下妙计,与坎合力,终于将其击杀!”

    “辛苦你了。”皇帝的面上带着笑意,好似和善无害一般。

    艮难掩激动:“能为陛下效力,是属下之幸。”

    皇帝放下了手中宝剑,亲自走来将他扶起:“你一路辛苦,先下去休息一下吧。等明日,朕再给你派任务。”

    “是!”艮拱手退下。

    才出了紫极殿,乾和坤便联袂而来。艮见了二人,十分热络地与他们打招呼:“兄弟们,好久不见了。走吧,咱们兄弟几个出去喝个小酒,叙叙旧?”

    “好。”坤爽快应下,木头一样的脸难得露出笑意,又道:“乾,你去与陛下告个假吧。”

    乾颔首,闷声进了紫极殿。

    艮觉得乾有些奇怪,好似闷闷不乐一般,还询问坤道:“乾怎么了?他有些阴沉,怪怪的感觉。”

    “不用管他,也不要问。”坤看了乾的方向一眼,却没有言明。这更让艮觉得奇怪了。

    没一会儿,乾回来了,坤如常地招呼上二人,好似方才他什么也没与艮说。

    三人地位特殊,倒也可以不走宫门,提起气来几个起落,便如鬼魅一般掠出了深深宫墙。

    “这家凌云酒馆的酒十分醇美,在京城可找不到第二家。自他家开业,我就没喝过别家的酒。”坤与艮介绍道。

    艮笑着颔首:“我在青州可不常有机会喝酒,更别提喝这么好的酒了,看来我今日是有口福了。”

    “多喝点,回头陛下另派任务给你,又不知道要离京几年。”一路沉默的乾难得开了一句口。

    艮却是摇摇头,婉拒道:“适量便好,明日陛下还要派任务给我,也不好喝得烂醉。”

    “你还是那么节制和自律。你们几人都被陛下派了出去,难怪唯有你最先完成任务,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坤夸赞道。

    艮谦虚笑了笑:“也是有坎的助攻,我才能如此顺利。不出意外的话,巽、震、离、兑应该也可以很快完成任务,回到京城。”

    “如此,咱们兄弟很快就能齐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