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南北媾和(第1/2页)
    北平皇城,摄政王关训召见了大理寺卿文宪。

    “文卿,据说你还有个本家哥哥,在金陵为官?”

    文宪心里一哆嗦,噗通跪倒:“王爷明鉴,臣和伪南朝的官员素无往来。文敬虽然和臣同宗,但是素无往来。”

    在敌对国有同宗同族的人,这在乱世很常见,押宝嘛,总不能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每个势力都放一个俊彦,任何一个势力成功了,家族都屹立不倒。

    但是如果当权者忌讳,这就是一个收拾手下的借口。

    文宪和文敬虽然同族,但是文敬是族长一房的,文宪却是旁支。

    文宪中了进士之后,文敬一系曾力图缓和关系,但是文宪已经将父母接走,远离了文家庄。

    关训和颜悦色道,“文卿,不要紧张。既然文敬和你同族,这有一个差使正适合你去做。”

    “请王爷明示。”

    “本王决定,派出使者,出使南朝。文敬可是南朝的工部尚书,进入内阁的呼声很高。你去了之后,至少有个熟人可以联络。”关训说道。

    文宪吃了一惊,南北两个皇朝都自称是周朝,继承了大周朝的正朔。虽然现在南北已经停战,但是双方依然是敌对的关系。

    派使者,还是第一次。

    文宪问道:“王爷,那如何称呼伪朝皇帝?”

    “既然派使者,本王自然希望互相承认。我们认可南朝是皇帝,希望南朝也认可我们的皇帝。”关训说道。

    之前南北双方互相攻讦,大骂对方是窃国的奸贼,是伪朝,自己才是正朔。

    关训的这个弯转的有些大,文宪伏在地上,半晌无语。

    文宪担心万一事情公开了,被同僚攻击。政治斗争残酷无情,一旦被扣上私通敌国,卖国求荣的帽子,他就彻底完了。

    即使日后平反,他的骨头都该烂了。

    关训见他迟疑,知道他的顾虑,便道:“你以大理寺卿的身份去,并不合适。本王已经奏请皇上,升你为礼部尚书。”

    礼部尚书是一个清贵的位置,是帝国真正的重臣,日后基本上会进入内阁。

    去年,关训重设内阁,礼部尚书已经入阁成了次辅。

    文宪急忙拜谢:“臣谢王爷圣恩!王爷千岁!”

    关训摆摆手:“你做事比较稳妥,也该向上挪一步了。”

    官已经升了,文宪自然要接下出使南朝的重任,不然就是不识抬举,后果很严重。

    文宪立刻摆正心态,问道:“王爷,这次出使,最终目的是什么?”

    “南北联合,夹击海右!”关训阴沉地说道。

    ~

    方鳌打着是方琴的舅舅的旗号,在巨城买了一个院子。

    可是,他却发现,并没有人愿意和他来往。

    帖子撒出去不少,真佛一个没见到。愿意和他见面,都是想巴结燕飞的。就是这样的人,见了方鳌几次,就知道方鳌和燕飞离的很远,也不和她来往了。

    一日,天气炎热,方鳌喝着冰镇的酸梅汁,一点也不想动。

    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汗浸透了他的衣服,脸晒的红彤彤的。

    方鳌陪着笑,急忙让丫鬟给管家上了一杯酸梅汁。

    管家结果酸梅汁,几口喝了下去。

    自进了门,管家的脸色就很难看,方鳌站在一旁陪着小心。

    不知道的还以为方鳌是下人。

    管家将被子交给丫鬟,冷冷地问道:“方鳌,你很会享受啊?也不出去跑跑了。你以为给你钱,真是让你养老来的吗?”

    方鳌打了一个激灵,金陵皇城司的诏狱,他进来一次,就再也不想进了。

    不知道犯了什么错,他就被抓进了皇城司,什么也不审,上来就是一顿毒打。

    好歹也是皇帝的小舅子,被打的鬼哭狼嚎,一条老命差点交代了。

    打完了,才告诉他,他的外甥女在海右嫁给了一个军官,让他来刺探军情。

    方鳌就是一个公子哥,哪遭过这罪,当即就满口答应,只求出了诏狱。

    就这样,皇城司殴打他的千户化名方富贵,充当他的管家,他们一起来了少海。

    对外,方鳌是主子,可是在家里他一点地位都没有,连丫鬟都是皇城司的人。

    方富贵瞥了他一眼:“你说你好歹也是见过市面的,怎么这么废物?这么多天,一点进展都没有!就是一头猪也该有点收获了!”

    方鳌早已经习惯了辱骂,陪着笑解释道:“我那外甥女不见我啊,我真的每天都去她府上。”

    方富贵鄙夷道:“连你亲外甥女都不待见你,你说,你这人品真够烂的啊!”

    方鳌不敢顶嘴,只好转移话题:“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