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通天之能(第1/3页)
    整个晚饭时间,林牧都有些颓丧,但是他的眼睛却片刻也没从白易身上挪开过,这把白易搞得相当恼火。“我说你小子看啥呢?”

    “白。。。白警官。。。你以后真的就在江南了吗?”林牧的声音有些颤抖,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导致的,总之他现在的状态非常不正常。

    白易叹了口气:“哎,我说小伙子,我比你大十来岁呢,你不会真觉着我们会有可能吧。”

    “嘿,别说,还真有可能。”许鸣昊拿起酒杯和林牧碰了一下,给他壮了壮胆,然后说道:“我和我女朋友就差十来岁呢。不照样好好的么。”

    白易心里暗暗骂道,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这都好意思说,她看了马榆雯一眼,见她有些不开心地低下了头,于是拉着马榆雯的胳膊道:“大小姐,咱别理这两臭男人。”

    “诶?白警官,我是好人。”林牧一听白易一棍子将他也给打死了,立马着急起来。他这一辩解,立马把众人逗乐了。最后这顿晚饭也在欢声笑语中结束了,白易最后跟着许鸣昊和马榆雯到了他的老家,林牧也带着久久不能平复的心情回到了家。

    许鸣昊没想到马榆雯非要把白易带到自己家,并且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许鸣昊无奈,只能同意了,他替白易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听着前面二人阔谈天南海北,心里不禁一阵感慨,这男人啊就是劳碌命啊。等到了家,他还没来得及坐下来休息片刻,就被马榆雯拉去给白易铺床叠被了。这一通忙活把他累的是满头大汗,就在他准备先洗澡的时候,浴室又被马榆雯给占领了。他无奈地开了罐可乐,坐在了沙发上,拿出了手机看起了徐琳发来的那些个买家的信息。

    正当他全神贯注认真看着资料的时候,白易突然坐到了他的身边,此时她换了一身居家服,是件很保守的睡衣,她就这样坐在许鸣昊身边看着他。许鸣昊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慢慢回过了头:“看啥?”

    “你给我装傻是吧。”白易开口就让许鸣昊觉得莫名其妙。

    “什么鬼?”

    “冰清才去了多久,你就找心的妹子了。”白易的眼神冰冷,语气也有些不善。

    许鸣昊心里默念了一句关你屁事后,还是挤出一丝笑脸道:“这爱情来了,是挡也挡不住的。”

    “那这个小姑娘又是怎么回事?”白易这会儿又替马榆雯鸣起了不平:“从她的种种表现来看,她对你情根深种了。”

    “我。。。”许鸣昊也知道这一茬,因此心生愧疚,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把她当妹妹看,我们不可能。”许鸣昊憋了半天,总算又憋出这么一句话。

    “最好如此,若是被我发现你对她图谋不轨,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白易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和马榆雯一见如故,她已经把她当做第二个许冰清看待了,她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

    “你给我记住了,我来这,就是为的许冰清,在我心里,你是害死她的罪魁祸首。”白易这时情绪突然有些激动,并且泪光已经在她眼里闪烁,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许鸣昊心中一痛,没想到许冰清除了他,还有人惦记,这样的话,想来她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了。他看了眼白易,然后拿了张纸巾替她擦去了已经滑落脸庞的热泪:“逝者已矣,早些释怀吧。”说完,他拿着手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白易坐在客厅里,抱着自己的膝盖无声地哭泣了一会儿,直到马榆雯洗好澡出来,她立马冲进了浴室。

    马榆雯似乎瞧见了她脸上的泪光,于是气势汹汹地冲到了许鸣昊的房间,大叫道:“老许!你干嘛欺负她?”

    “我没有。”许鸣昊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他很少用这种语气和马榆雯说话,只不过今天他的心情实在不佳,叶霜还生死未卜呢,他的后院还闹起了感情纠葛,也怪自己这段时间没有和马榆雯保持距离,给了她幻想的机会,这下好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白易又在中间瞎掺和,这日子可真没法过了。

    马榆雯意识到他的不开心,赶忙怯生生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着想着就委屈起来。许鸣昊在房间里都能听到她的啜泣声。“哎,这都什么事啊。”他放下手机,走到了她房间门口,朝里面看去,只见马榆雯正趴在床上,整张脸就埋在了枕头里,身体也在不停地颤抖着,那样子别提多可怜了。“诶,大小姐!”许鸣昊在门口喊了她一声,马榆雯非但没有抬头,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许鸣昊看了眼旁边的浴室,心想要是等会白易出来看到她哭成这样,估计又要来烦我了。想到这,许鸣昊二话不说地走到了马榆雯的床头,用手轻轻点个点她的腰窝,他知道她怕痒,希望这招能把她弄起来。没想到这招效果果然好得不行,他这才戳了一下,马榆雯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猫,从床上猛地跳了起来,直接扑到了许鸣昊的怀里,她的双手牢牢地抓住了许鸣昊的脖子,然后小嘴开始在他身上不停地亲吻着。许鸣昊被她亲的浑身痒痒,自己又不好大力把她甩开,只好半跪在地上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