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2 欢庆(第1/3页)
    解决了赛车场加入F1赛程的事情之后,吴前吩咐人从健身房的玻璃展台中取了两辆超级跑车过来,他在赛道上尽情的驰骋了几圈。

    全长在五公里左右的赛道专门为一个人开放,玩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离开赛车场的时候,吴前向齐姳工作室还有德国锡赛公司的全体员工发出邀请,希望到时候他们能够参加圣诞节时候在白培拉举办的揭幕仪式,同时他让田野望和邹天阳两人将这个消息告知给自己公司的全体员工。

    对于这份邀请,齐姳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欣然接受了邀请,赛道的工程圆满结束,也应该稍微放松一下。

    离开了赛车场之后,吴前回到别墅洗了个澡,然后坐在书房打开了电脑。

    离吴前吩咐菲米勒拉升WTI原油市场已经过去了二十个小时,如果伍德沃德和芭芭拉没有懈怠,那么这个时候国际原油价格应该已经有了起色。

    伍德沃德和芭芭拉怎么可能怠慢老板的命令,他们和菲米勒会面之后,立马觉悟出这将是一场持久战,收拾了一些衣物和日用品,然后住到了办公室之中,开始了工作。

    不过原油市场的反应并没有预期之中的那么夸张。

    两人按照吴老板的要求开始平仓空头合同单,虽然在一定时间内形成了小幅波动,带动了涨势,但这一点波动并没有引起外界的注意。

    卡玛·哈里森提前得到吴前授意,当然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大选在即,但她却活跃在能源领域,高调唱好页岩油产业,同时也不停的对当局献策,各种刺激手段层出不穷,试图扭转乾坤。

    很多人觉得卡玛·哈里森简直着魔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如果毛子国和欧佩克组织中产油大国不减产,不停止价格战的行为,想要让页岩油回到春天,已经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为什么一位老成的政客就是看不到这一点呢?

    奈何实际情况就是那么的奇怪,随着卡玛·哈里森推广单位实施的政策,国际原油价格居然出现了小幅上涨,这让许多人都大跌眼镜。

    本来国际油价小幅上涨并没有引发太多关注,但是在卡玛·哈里森参与之后,立刻就有了热度。

    关于这一轮涨势的预测层出不穷,有人看好,有人看衰,甚至有财经人士指出,这是国际原油价格久跌之后的“死猫反弹”,是最后的垂死挣扎,并非某些政客看到的那么光明。

    某些政客指的当然是以卡玛·哈里森为首一些看好原有市场的人,可惜外界的声音根本不会对当事人造成任何影响。

    吴前看了看WTI和布伦特的走势之后,便关掉了电脑,然后吩咐申请航线飞埃塞国。

    晚饭时间,吴前去了人生新起点孤儿院一趟,不管外界充斥多少喧嚣与浮华,这个地方永远是那么的安宁。

    在孤儿院吃过晚餐,吴前本想邀请孤儿院的孩子们过去白培拉玩,但想到那边的情况和孩子们还没有放寒假,便就此作罢,反正以后有得是机会,不急于一时。

    当天晚上,吴前连夜启程离开了京城。

    飞机升空,吴前透过观景厅的窗户俯瞰京城美景,眼中有着点点留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他应该不会再回京城了。

    往常笑脸A380抵达埃塞亚的斯亚贝巴国际机场并不会有什么特殊待遇,但这一次吴前抵达埃塞国之后,居然有专门的礼宾队迎接,这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这可是国宾待遇。

    可以看出,对于邻居索兰成为主权国家,埃塞国也是非常重视的,毕竟两个国家在很早之前就是朋友,而埃塞国高层十分清楚索兰完成蜕变背后的能量来源于谁。

    在亚的斯亚贝巴国际机场,吴前见到了米国军方的人,他心中猜想这恐怕是监视他的人,不过他并不在意,还热情的和远处的车辆挥了挥手。

    吴前的行为让远处迷彩装甲车内的大兵们直撇嘴,这个家伙实在有够嚣张……

    吴前才不会在意大兵们怎么想,他乘坐直升机朝着索兰飞去,这一次他没有选择住在军工厂,而是住到了白培拉的一幢非常高档的酒店之中。

    这幢酒店的主人是拉波·埃尔坎,酒店是按照超五星的规格打造,豪华程度毋庸置疑,内部的各种娱乐设施非常全面,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座豪华酒店。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离着白培拉的揭幕也是越来越近,姚昕璐忙完联手打造航母的合作事宜之后,也赶到了索兰。

    这期间,吴前发出一份份邀请,他的朋友和生意伙伴都接到了邀请,不仅如此,各方面宣传的力度也是非常大。

    在许多国家的媒体上都可以看到相关的新闻报道,一座城市的揭幕,让许多人都感到十分的新奇。

    与此同时,揭幕礼的节目安排也非常的隆重。

    环球唱片作为吴前名下公司,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