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秦邮城隍(第1/2页)
    夜游神直视苏阳,眼睛里面满是敌意。

    “怎么,不让我去?”

    苏阳看着夜游神,说道。

    “我们城隍护佑一方,可并不像您这般闲人。”

    夜游神说道:“您若一定要闹城隍庙,要知道,在我们城隍庙的后面是整个阴曹地府,十殿阎罗,天上诸神,您可要三思而后行。”

    夜游神说话已经带着威胁。

    “问题就在护佑一方上面。”

    苏阳看着夜游神,说道:“我没有看到你们护佑一方,我倒是看到你们为祸一方,能够让秦邮这么富饶的城池夜间不点烛火,只有你们一家吧。”

    ……秦邮,苏阳又想到一事,《伍秋月》篇目的男主王鼎,就是秦邮人,而王鼎之所以会杀阴曹,是因为王鼎的哥哥王鼐被抓入阴间,原因是阴差苦苦向王鼐索贿,王鼐并没有这些钱银,于是王鼎一怒之下斩杀阴曹,带着哥哥从阴间逃了出来,第二次则是因为伍秋月被阴司所抓,王鼎再度杀了阴曹,劫持了牢狱,将伍秋月带入人间还阳。

    王鼎杀的阴曹,想来就是秦邮的阴曹吧。

    篇目的后面,蒲松龄说道:余欲上言定律:‘凡杀公役者,罪减平人三等’,盖此辈无有不可杀者也。故能诛锄蠹役者,即为循良。

    就是说这些差役没有一个是不可杀的,后面还说阴间无定法,人心之快,即为阎罗所善,像是这种差役,就算是杀了,锯了,阴间也不会追责。

    当然,这只是蒲公的一点吐槽,主要映射的应该是当时蒲公所见的差人。

    “上仙,你走你的阳关道,何必插手阴间的事情呢?”

    夜游神说道:“我们阴间的事情,并非一言半语就能说明白……”

    “咯吱……”

    明明是鬼体,此时夜游神却尝试到了筋骨折断,人欲窒息的要命感。

    苏阳单手掐着他的脖子,片刻之后才稍稍放松,将夜游神扔在地上,说道:“带路!”

    “您不怕走夜路啦。”

    黑衣鬼对苏阳问道。

    ……见鬼我都不怕,我还怕走夜路?

    苏阳拍着黑衣鬼正要言语,目光瞥视到了房间里面放着的太师椅,说道:“你们两个抬着我,这样我就不怕走夜路了。”

    夜游神看向黑衣鬼的目光充满了不善。

    就这样,一个夜游神,一个黑衣鬼,两者魂驾阴风,四平八稳的抬着一把太师椅,苏阳坐在上面,看到了城隍庙中阴神排列,各种小鬼进出不绝,成为一州城隍,职权和县城隍已经有差别,管理人间的权限也更多了,像是人间的赏善罚恶,督粮,各城隍庙中巡政等等,和苏阳在青云山大有不同。

    “站住!”

    城隍庙门口的阴差拦住了苏阳。

    苏阳伸手入怀,直接就拿出了阎罗王送出来的阎罗令。

    当初送阎罗令的时候,阎罗告诉苏阳,这东西能够节度城隍,在阳间能够让苏阳很方便,还可以让阴司二十四司主不敢对苏阳有妄想,今夜来到这里,苏阳就是拿着令牌来问罪的。

    秦邮一州之地,让城隍如此搞下去,很不健康,很不正常。

    令牌一亮,城隍庙门口阴差连忙到里面通报城隍,不过片刻,城隍身穿官官服,头戴展翅幞头,背后带着数百的阴差兵马来到了前殿,伸手一指苏阳,喝道:“拿下他!”

    没看到令牌?

    苏阳一脸黑人问号,手中仍旧拿着玉牌。

    伸手看看玉牌,确实是阎罗王送自己的那个,在关圣帝君面前送,这东西应该不假。

    是阎罗的问题?还是城隍的问题?

    苏阳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一切都没问题,自己能摆平现在所有问题。

    “就是他在白天杀了人!快抓住他!”

    日游神对苏阳喝道。

    人在太师椅上猛然一压,正在抬着苏阳的夜游神和黑衣鬼筋骨齐断,承受不住跪在地上,待到苏阳落地的一刹那,一脚踏出,土龙真气让这地动山摇,正在猛然窜过来的阴兵阵型一乱,速度却分毫不减,仍旧勇猛的冲到苏阳跟前。

    步罡踏斗,转进巽位,苏阳脚下生风,肺金之气,护体罡气自然荡开了攻击过来的兵刃,而更有一些长矛刀剑或早或晚,在苏阳身前身后横插而过,却始终不曾对苏阳造就伤害。

    “判官笔!”

    武判官手中持判官笔,飞身上前,挺身阻拦。

    苏阳不退反进,迎面而上,待到判官笔前端刺来,苏阳双手在笔杆上面一撮,武判官手上一松,判官笔在空中回旋两下,落在苏阳手中。

    戳心!

    挑咽喉!

    刺眼……

    判官笔刚一落入手中,苏阳施展的就尽是要命的路数,左